在我說再見之前,讓我給你拍張照吧

「在我說再見之前,讓我……」 這樣偶像劇感​​覺的句式,最近在我腦中不停循環。對於拿著照相機的我而言,就讓我給你拍照吧。 攝影師 Angelo Merendino 與大多數人一樣,雖然不與父母住在一起,但每週都會去看望他們。每次準備離開的時候,父母都會送他到門口,這樣的場景幾乎在每個家庭都會出現,而 Merendino 卻十分珍惜每一次的送別,於是我們就看到了這一幅幅感人的畫面。 Merendino 之...

看短片 | 循找

我們都有那些潛意識裡存在的記憶,關於親人,關於朋友,關於夢想,關於我們的很多很多……只是有時候我們忘記把它放​​在上面地方了。 對於爺爺奶奶輩,我們了解的有多少?他們的情感世界我們是否可以進駐;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我們是否明白。那我們是尋找還是循找呢?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解讀吧。 AT:你好,先向大家介紹下你們團隊吧? 《循》:我們都來自09級中央美術學院數碼媒體工...

Grandpa’s Photos 外公的相片

點進這個叫做 Grandpa's Photos 的網站,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復古的照片。畫面左上角透進來幾縷焦黃色的斜陽,暮光陰影裡的建築泛著紫羅蘭的色調。中央那方沉靜的墨色水面上泊著幾隻貢多拉,彼此親密地挨著,不聲不響。行人穿著深色大 ​​衣從水邊路過,三三兩兩,不多不少。一切都帶著年歲的粗糲,並不張揚,卻讓人過目難忘。畫面中央是兩行精緻漂亮的字:Grandpa's Photo。 滑動鼠標,有別的照片...

William Hereford 來自日本旅行的記憶

善於拍攝人像、時尚、美食等相關作品的 William Hereford,在他的作品中能夠感受到他於拍攝的主題中所捕捉的溫度,同時感受到其中人與服飾間、食物或僅單純人像攝影中攝影師與被攝影者間彼此互動所產生的故事。 (繼續閱讀…)...

關於童年 – Anna Hurtig 攝影

我開始在想過去的那段童年,有些隱藏有些刻意的記憶,關於童年,我們好像都會在某個時期戴上面具開始喬裝自己,彷彿一切都很好,一切都跟所有人一樣。因為太害怕突出,寧願將自己放置在後方,悄悄的看,悄悄的聽,悄悄的戴上面具。 Anna Hurtig,瑞典攝影師,她的作品有種魔力,能夠穿透孩子的面孔,讓人看見不安全感的心靈。其實我們都知道那不是過去,而是屬於心底最深的記憶。 ...

瞬逝留影 – Rui Palha 攝影

當走過越來越多的路,才發現想看的一輩子也看不完。站在街角看著人龍魚貫地不同往來,就連最平凡熟悉的場景也跟著有趣,夫妻鬥嘴、情侶甜蜜或是孩子嬉戲,一個表情一個動作,都有可能是今天記憶中最深刻的畫面。原來旅行求的不一定是風景,而是他人事的瞬逝留影。 Rui Palha,葡萄牙街頭攝影師,現居里斯本,14歲開始便對攝影擁有無止境般的熱情,作品受 Henri Cartier-Bresson、Elliott Er...

未來生活進行時:腦機接口技術的未來之駁——數位時代的記憶與遺忘

因為看了《黑鏡》,所以想說說這個話題。我們目前所擁有的大腦本該是最適合人類自身進化需要的大腦,該記住什麼,遺忘什麼,能記住多久,多久才能忘卻⋯⋯幾千幾萬年以來,人們已經適應了這樣的運轉機製而生存。任何強化後的記憶,或者遺忘機制,從某種程度上都會給人們帶來痛苦和挑戰,至少,目前來說真的如此。 (繼續閱讀…)...

日本智能性販賣機:自動記憶顧客每一張臉!

喜歡去日本的朋友,應該對日本隨時可見、形形色色的販賣機印象深刻吧!每台販賣機都有他不同的地方特色,更早早就有了觸碰式螢幕的販賣機;一種文化要懂得創新才能有發展的力量, 「販賣機」也不例外。 (繼續閱讀…)...

永恆的記憶 – Horacio Guzman 攝影作品

  Horacio Guzman,西班牙攝影師,尋找在巴塞羅那城中的老人們,拍攝他們一張又一張衰老的雙手與年輕時的照片,並且詢問曾經美好時光的記憶。一雙手,一個故事,有時候我們會想念,想念曾經的過去,這組名為《Timeless Memories》(永恆的記憶)的作品,就讓我們看見了屬於每一個人的快樂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