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畫伯 Bob Dylan,兩張封面自畫像與畫展心聲

每當自在無拘的 Bob Dylan 執起畫筆,他總擾亂一池春水,故事從 2011 年說起,當時他在紐約上東區畫廊 Gagosian Gallery 舉辦名為「The Asia Series」(亞洲系列)的個人畫展,內容紀錄狄倫遊歷日本、中國、越南、韓國的所見所聞,以油畫重塑視覺之旅。然而,此展部分作品畫面元素、構圖、色彩配置,被指出幾乎仿效其他攝影師的影像作品,引發藝術界譁然。 (繼續閱讀…)...

蒐集台日超過 150 本最美教科書,暑假就到「世界最美的教科書展」溫書吧!

由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與經濟部工業局指導,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執行,都市酵母策展的「世界最美的教科書展 從日本看見」昨(20)日在台灣設計館 06 展區舉行展覽記者會。展覽以日本小學到高中教科書為基礎,延伸到不分年齡教科書、防災計畫等教材,以及臺灣現行教科書與美感教科書教材,共展出日本與臺灣超過 150 本的教科書籍,以日本教科書借鏡,啟發更多創新的思考! (繼續閱讀…)...

懶也是種哲學?原來我們生活中充滿「因為懶而設計」的東西!

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第 29 屆畢業展-「指控」(FinCon),於 3/18(日)在新光三越 A11 信義劇場正式落幕。畢展主要分為,畢展籌備組、產學合作組、論文組、個人創作組。其中,本屆個人創作組-「懶哲學」,主要為創作者運用過去四年所學,結合自身的專長及熱情,打造個人品牌,以不同的觀點及創作手法展現個人魅力,更在展期三天內吸引大量人潮一探究竟。 (繼續閱讀…)...

2018 年,世界上最值得期待的 10 個「質感大展」(下)

畢加索 1932,愛、名望、悲劇 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 Pablo Picasso The Dream (Le Rêve) 1932, Private Collection © Succession Picasso/DACS, London 2017 1932 年被稱為畢加索藝術生涯中的「奇蹟之年」,在這一年裡,他的繪畫水平達到了新的高度,創作量驚人。 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的 2018 年新展...

2018 年,世界上最值得期待的 10 個「質感大展」(上)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看展這件事被賦予了越來越多的「社交屬性」——地點最好在時尚之都,藝術家要如雷貫耳,最重要的是,能拍出美美的照片。 然而,真正的好展覽,會為我們提供一個抽離現實的機會。在那些名為博物館、美術館的特殊空間裡,我們不趕時間、不提效率、不問結果、不帶任何功利心地、全身心沉浸其中。 (繼續閱讀…)...

Lucie Koldova 燈飾設計亮相 2018 科隆展

捷克設計師 lucie koldova 為今年科隆展的「das haus」裝置設計了一套燈光結構。該項目利用感覺論與極簡主義方式開發了新的家具、燈飾以及新的視角,同樣地,通過不同的情感狀態為遊客們提供了不同的旅程體驗,這裡的燈光、情緒、幻燈、材料以及色彩都是他們的運輸工具。 (繼續閱讀…)...

用火藥也能作畫,蔡國強邀您見證

位於西班牙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正在展示蔡國強的展覽「繪畫精神(spirit of painting)」,本次展覽主要把關注點聚焦於他的繪畫作品,藝術家用火藥在博物館創作了許多大型繪畫。該展覽表現了蔡國強對西班牙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雕塑師兼建築師 el greco 的喜愛,見證了他和普拉多博物館裡那些偉大的大師之間建立起聯繫。 (繼續閱讀…)...

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在「草原」裡!用攝影讓你看見沙漠化危機

「即使是虛假的事物,一旦被拍成照片,它將無限地接近真實。」 杉本博司曾做過一個長達 40 年的黑白攝影項目,拍攝博物館展台上的標本動物。「動物製成的標本一旦放上舞台,怎樣都讓人感覺不再是真的。但閉上一隻眼睛、遠近感消失的瞬間,它們又突然看來如此活生生。」用一隻眼來看,即是用相機的單鏡頭來拍攝。 (繼續閱讀…)...

安藤忠雄大展現場報導,在東京相遇「光之教堂」

當今建築界,沒有人不知道安藤忠雄的名字。不管是生平經歷還是作品風格都太過於特別:作品幾乎全由混凝土構築,成為建築家前是個為了能吃飽飯而站上拳擊台的拳擊手。自學建築後開了個人工作室,卻幾乎沒有生意,天天在大阪喝酒澆愁,結果酒友是當年三得利啤酒的董事長,邀請他設計了大阪的三得利美術館……世界上大抵不會有第二個這樣走「非精英路線」的建築家。 (繼續閱讀…)...

想像一下如果博物館不開空調會是什麼樣

畫廊和博物館的環境往往是受到嚴格控制的,必須要符合所收藏藝術品的收藏條件,但是如果畫廊和博物館裡的空調都被關掉了呢,那世界上最著名的那些藝術品會怎樣?來自維也納的設計師 Alper dostal 製作了一個叫做「炎熱的展覽(hot exhibition)」數碼系列作品,展示了世界名畫《吶喊》、《星月夜》、《格爾尼卡》等受到高溫的洗禮,導致油墨融化滴到地面上的情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