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紅磚房、大樹、阿公阿嬤的背影,這些畫面,應該是許多在鄉下生活過的孩子心中無法取代的美好記憶。

前陣子在募資平台出現了一個名為「紙船的冒險」的繪本出版計劃,作者蔡馥榕 (T. Jane) 透過一幅幅親手繪製的畫來重現兒時記憶。樸實的鄉下景觀,搭配上溫潤的色彩,彷彿時光瞬間倒流回去與自然為伍的簡單生活。

目前繪本已經順利完成募款,贊助者在七月底也將陸續收到熱騰騰的書囉!作者為了表達對每一位支持者的感謝,除了親筆簽名之外還附上了小插畫,聽說每一本都不一樣,真是期待呀~

紙船的冒險

「巨大而腫胖的孩子們」,紙船在被水流捲入更深的溝渠時這麼想著。

「好輕好快的紙船」,孩子們追著看著紙船一排排地駛向遠方,大聲叫著。紙船被水流帶著,速度越來越快,一個轉彎,就不見了。

一邊折下一艘紙船的孩子們一邊幻想著,想著如果自己縮小了,小的跟紙船一樣大,就可以乘著紙船,到隔壁的村落去、或到更遙遠的城市去,這該會是個多麼偉大的冒險。而與孩子分道揚鑣的紙船,在水的帶領之下,開始了它在鄉野田間水圳的冒險。

九重葛

紅磚圍牆上,被艷麗濃密的九重葛覆蓋了,甚至爬過圍牆,垂落在,在風中搖曳、在水面映照。九重葛很普遍,常常看到九重葛作為庭院造景的裝飾,呈現茂盛且密集的花海,喜好陽光、色彩多樣,尤其是桃紅色是最常見,所以他有熱情的含意。

然而那色彩鮮艷的並非花或花瓣,而是花苞,真正的花是花苞中一叢聚生的三朵小白花。多麼奇妙的花呀,薄的跟紙片一般,彷彿是脆弱的,卻又生長著尖銳的刺,然而叢聚生長的九重葛,在陽光下紛紛齊放,卻又像紅色棉花般鬆軟。

一朵九重葛飄落紙船上,於是紙船載著花,在被花瓣點綴的水中繼續前行。

秘密基地與紅蜻蜓

紙船順著水流,經過漆黑的地道、幾波顛簸的漩渦,一個豁然開朗,來到一處狹小的水道。

這條水道蜿蜒曲折,還有好多條岔路,岔路裡還有另外的岔路,好像是為了讓人找不到出口似的,不一會兒紙船已經暈頭轉向,迷路了。遠處有個泥巴房子,房子有開窗,暗暗的,看來是間空屋。紙船想接近看看,卻越繞越遠,好像在原地踏步,仔細一看水道兩旁,散落了鏟子、桶子、耙子、模型汽車、髒兮兮的布偶、只剩一隻腳的粉紅小拖鞋,紙船越加的困惑了。

這時天空飛來一隻紅蜻蜓,來到水面尋找休息的地方,紙船急忙問路,在空中的紅蜻蜓早就看清這片迷宮般的地方,原來是不知哪來的孩子玩泥巴,另闢了新的一條小水溝,還不是簡單的一條水溝,竟然又調皮的畫出分岔的道路,剛好困住了可憐的小紙船。紅蜻蜓帶著小紙船,離開了這片迷宮。看到出口時,紙船回頭看迷宮最後一眼,遠處那間用泥巴做的房子,好像開了燈,窗戶亮了起來。

失蹤?

在這田間水圳中會遇到什麼怪物呢?齜牙裂嘴的狗、大田螺,還是神秘的黑貓?

話說這裡以前跟貓村沒有兩樣。那時滿村都是野生的貓咪,在樹叢與你捉迷藏的貓、藏在牆縫夾角與你對峙的貓、被留在車庫裡的幼貓、與人搶食的貓,有的睡在圍牆上、有的忽地跑起不見蹤影,他們占據馬路、屋頂、庭院─所謂的人類的地盤,人們還不能靠近,一有人進入他們的視線範圍,他們就盯著入侵者。

人往右,他們的頭也緩緩轉左,人往前,他們全身繃緊準備要逃,忍耐到了極限便四散奔逃,但不一會兒又懶散的聚集,等待下一次的突擊遊戲;只有在人拿出食物時,他們才允許人類的靠近,但還是那麼全神戒備的。而就那隻黑貓不怕人,還會主動討食物,讓人摸頭,那時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好像他願意等待你出現似的。

現在一路上居然沒看到什麼貓咪了,倒是有一群大田螺過街,把紙船擋在半路上。

生命之屋

繞過小小的土地公廟,紙船沿著田邊水圳走,經過養豬人家,迎面是一整片的竹林,穿越這片竹林後,紙船看見一幢紅磚瓦的殘破老屋,感覺很久沒人居住了,斑駁的牆、破爛的屋頂、腐朽的窗與門,好像是凋零的,卻有很多小生命在這裡萌發,牆角長出了野草小花,青苔爬上殘破的窗,屋頂被藤蔓植物覆蓋。

屋與植物被自然大地陽光雨水滋養,漸漸的融為一體,慢慢地植物破窗而出,或從牆角的裂縫掙脫出來,看起來是屋子長出了臉與手與腳,充滿了生命力。

紙船好奇地想,若是屋子的主人回來了,看到被植物進住的屋,會有什麼樣的心情呢?

大樹神

紙船看到一棵巨大的樹,這棵大樹好像是長到天際一般,鬱鬱蒼蒼。

大樹與水田比鄰而居,鄉人偶而樹下乘涼,與土地公作伴。一位老人帶著一個小孩來到樹下,老人說,這棵大樹已有一百多年了,看以前還長的這麼小小的,如今……,老人絮絮叨叨地,顫抖的手指著大樹,好像在看著回憶,而小孩兀自驚嘆老樹的高大,開心地玩耍著;想它百年來守著這片水田,看著稻田的成長與豐收、人們的歡聚與離別、風景的變化與消逝,像是無形的神明,包容著人們與大地。

若是能依附這大樹與這片土地生存,並在這凋零,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紙船這麼想著,來到水圳的更深處。

終於紙船吸了太多的水,在一趟急流中捲入了溝底。

另一頭的孩子又折了紙船,紅的、綠的、黃的、彩色的,排起了隊伍,浩浩蕩蕩向河的另一邊流去。

 


關於蔡馥榕

外表看似冷靜沉著,看見喜愛的創作品時內心其實燃燒著熊熊烈火。

畢業於國立臺中教育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小時候曾經短暫的在鄉下生活,那時候的片段記憶是,被稻田所圍繞的紅磚房,印象中阿公總是一大早便不見人影,只要在門口眺望,就可以看見他遠遠的身影在一大片綠海中緩緩移動著,小孩子在稻田旁的溝渠玩耍,看麻雀低空掠過水面、野貓打盹、螞蟻上樹,看阿嬤彎腰背著的厚實背影;種種景象,就是一幅單純平靜的鄉村寫照,然而它不經意的,啟動記憶的開關,也觸動了創作的靈感,然而記憶會隨著時間模糊淡化,也可能在想像中被扭曲,或許就是這種遙遠而模糊的情緒,關於喜樂的、悲傷的情緒,在我的「童年意識」中成為創造的動力,轉變為藝術生命的昇華。

現在仍然繼續在回憶中摸索,拼湊、構築並創造童年再現的世界。

 

圖片來源/ 蔡馥榕

About The Author

長期經營台灣的設計媒體,關心年輕設計人的發展和未來。希望透過持續的努力,結合各地的能量和資源,讓生活變得更美麗、更便利、更有趣味。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