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ucka Pants

也許,欣賞一個藝術家最有意思的部份,是他的藝術在走向成熟的道路,或是說,在走向「藝術家」的過程中的蛻變,都能在他的作品裡看到軌跡。布魯克林藝術家Swoon就是這樣一個例子。身為一個國際公認的藝術家,Swoon不斷地在成長和自我突破。這幾年,她的作品越來越大,對於同輩藝術家的影響也越來越深刻。

一開始,她因為社會與公共議題色彩強烈的塗鴉作品而受到矚目,2006年,她利用資源回收物件組成的船行經密西西比河(2006)、紐約哈德遜河(2008)和威尼斯雙年展(2009)等比擬全球遷移行為等的社會性計畫「Swimming Cities」。

海地大地震後,她開始「Konbit Shelter」計畫,在海地為人們搭建家園以及社區空間。近期她又前往非洲肯亞,要以藝術介入非洲婦女女權等議題。

 

Swoon充滿社會關懷的計畫走在藝術、次文化和社會運動的邊緣。我想像這樣一個人,可能是穿著我行我素、眼神銳利、有一點社會運動者的凶悍和霸氣。但照片上看來,Swoon就像是一個鄰家女孩,穿著短褲,赤足,金色微卷的中長髮落在耳後,有點難想像他會創作塗鴉以及近幾年她那些和社會議題環環相扣的作品。不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平易近人,Swoon的作品雖然充滿社會行動力,卻沒有菁英色彩,反而開放性、草根性強,所有人都可以參與。

Swoon一開始是以塗鴉都到媒體關注。她的大型貼紙塗鴉(wheat paste)多見於紐約街頭,表現現代都市內,中、下階層人們的生活狀況。面帶苦悶表情的人物,玩耍的兒童、匆匆行路的上班族、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清掃人員等等,呈現大都會內各式各樣的人物群像與城市街景。

Swoon的塗鴉沒有義憤填膺的標語,描繪城市枝微末節的筆觸,看似平淡卻充滿濃厚的社會關懷氣息。2008年,紐約知名的Deitch藝廊(現已關門)邀請Swoon把她的塗鴉搬進藝廊空間內,整個空間被轉化為城市迷宮,在一個廢墟般的裝置裡,Swoon延續了塗鴉游擊精神,塗鴉、模板、人形貼紙、城市剪影在混亂的空間裡交錯出現。

 

塗鴉進到藝廊展覽總有藝術被主流體制收編的疑慮。對Swoon來說,Deitch的經驗是打開了Swoon這個名字的知名度,但她之後便又回到街頭,更精確來說,她從「街頭」旅行到河上、海上。

2006年,Swoon和其他30個藝術家,包括音樂創作人、演員或視覺藝術工作者一起在密西西比河上造船,稱為 Miss Rockaway Armada計畫。他們蒐集廢棄的木頭、資源回收物品等等,在沒有任何行船或造船的經驗下,建造出「廢墟」一般的浮台。Swoon和其他的藝術家便住在這個木筏上,從密西西比河一路下行。

Why? 他們說,Miss Rockaway Armada是要「創造出一種可持續性、對環境友善的旅行和遷移方式」。原本是一群藝術家的冒險,受到藝術圈注意後,Armada規模就越來越大。

2008年,Swoon又號召一群朋友,Armada改名為Swimming Cities of Switchback Sea,彷彿漂浮的城市,從紐約哈德遜河上由向下航行,作為Deitch展覽的一部分。2009年,Swoon再號召40個藝術家,一起製作Swimming Cities of Serenissimat-一支由三艘手工小船組成的艦隊, 看上去就像魔幻的烏托邦。藝術家沿途收集紀念品,放進一個個「好奇箱(Boxes of Curiosities)」放在船上展示。

Swoon的「艦隊」其實是不請自來地駛入威尼斯,他們正好趕上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但因為沒有被官方邀請,他們只好在半夜悄悄駛入威尼斯港口,然後碼頭邊瘋狂的音樂表演之後,凌晨3點就駛離。

這一系列的漂浮城市(Swimming cities)系列碰觸到全球化下的遷移行為,到了「Konbit Shelter」計畫,Swoon關注的從周遭的環境、地景擴展到對整個社會結構和對人的生存的討論。她的合作對象從藝術圈和建築師,擴展到社區的市井小民。Swoon的「Konbit Shelter」和建築師合作,為海地地震災民搭建家園以及社區活動空間。Swoon說他們的行動力比NGO更有效率,因為他們沒有官僚體系和包袱,直接進到社區和居民接觸,反而能讓這些建築快速地落實。

Swoon這些有機的、草根的、幾近廢墟的拼湊建築已經啟發美國許多其他的藝術家。這樣社群性強的建築遍地開花,比如現在她和一群藝術家在紐奧良搭建「音樂盒」(Dithyrambalina):他們利用颶風後破物殘骸中找到的物件組成一棟棟小屋,每個小屋都搭配特製的樂器,就像是一個個音樂盒,同時打開可以合奏出又迷幻又熱鬧的音樂。音樂家希望藉由這個音樂村,能夠振興紐奧良的活力、幫助居民找回對家鄉土地的認同。

Swoon的創作展現藝術社會行動力的無所不在。 沒有堂而皇之的理論,只有誠實看待社會與自我反饋。Swoon說故事的方式已經走出她同輩藝術家的框架。她用這種看似戲謔的烏托邦廢墟城市反映世界上上正在發生、在快速的社會脈動下被忽略的議題。這也是我之所以喜歡她的原因。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