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一屆的哈蘇大師賽前些日子公佈了年度獲獎攝影師。

作為業界最負盛名的專業攝影比賽之一,今年哈蘇分設 11 種類別獎項,共收到了三萬有餘份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作品。攝影師們若要參賽,需向哈蘇提交三張最能展現自己攝影水準的作品。而由專業攝影師與往屆哈蘇大師組成的評審團,則嚴厲地萬里挑一。

獲獎者可以獲得榮譽獎杯與一台中畫幅的哈蘇相機,並擔任為期兩年的哈蘇品牌大使,作品也將編入兩年一刊的《哈蘇大師畫冊》。

接下來出場的十一位攝影師,風格不一,驚喜卻不少,也許對你的攝影能有所啟發。

航拍類

Jorge de la Torriente

邁阿密,美國

「我將攝影視為我進一步探索藝術與設計的方式。在康奈爾大學學習建築的時候我發現,工作可以幫助往深裡摸索你之所見與所經歷的種種。於是我試著將同樣的道理帶進攝影,不斷地發現新的方法並使之取代舊的。」

建築類

Kamilla Hanapova

聖彼得堡,俄羅斯

「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但又能和他人分享的世界,我們通過這個世界去從不同角度展現慣性的既定的圖像,在這之後這個世界就能以完全不同的色彩面貌呈現。我相信不論是攝影師、藝術家、雕塑家還是音樂家……這些名頭並不重要,這只是一種表達方式,重要的是我們有話要說。」

藝術類

Maria Svarbova

布拉迪斯拉發,斯洛伐克

「我盡可能描繪一個消毒過的世界,人物像機械人一樣,沒有表現任何情感、個性,就像游泳池的水面一樣平靜。」

時尚類

Michal Baran

特利姆,愛爾蘭

「2005 年,我搬到愛爾蘭,終於成了一位專業攝影師。我不斷學習著發現自然界的美感、事件的獨特性與人臉的高級感,飽含尊敬與欽佩的心情、用眼也用心地捕捉動靜之間的這些所有。」

風景類

Benjamin Everett

洛佩茲島,美國

「當你因為喜歡你的工作而賣力干活時,人們往往容易將好的結果與你的努力工作聯繫起來,但大多時候是你的喜歡讓你堅持到了最後。」

BeJamin(BenJamin的眾多綽號之一)既不是一位現實主義者,也非超現實主義者,他只是不斷探尋著經驗物質性與精神性的結合,因此你偶遇他的作品,會發現這一切取材於現實卻又蒙著一層不太真實的朦朧感,這很浪漫。

肖像類

Tina Signesdottir Hult

托爾瓦斯塔,挪威

「人像攝影這件事吧,揣摩心理比揣摩技術更重要。如果心中少了熱情,你就無法看到內在的動機,任何昂貴的器材或是技術都沒法拯救你的作品。能不能拍出好照片與你有沒有砸錢買最貴的器材沒啥關係,只和你看到啥、感受到啥以及你能夠表達出啥有關係。你的眼睛和你的想像力是你永遠擁有的最好的工具。」

產品類

Marcin Gizycki

華沙,波蘭

「品牌 Pajka Design 是做木質配件、珠寶與手工藝品的牌子,我以 logo 設計和物件交流的概念去呈現它的視覺。」

婚禮類

Victor Hamke

萊比錫,德國

「相機是我的工具。但至於它是否會決定攝影效果我沒啥信心,你用 i​​Phone 一樣可以創造出很美好的東西。但對於一個攝影師而言,擁有能夠讓你工作變得輕鬆的功能性工具是很棒的體驗。我用的是富士相機,只用定焦頭(大多都是 35mm、52mm、85mm 的),也很喜歡微單。說到底用啥相機和品位有關,我也絕對尊敬攝影師們,無關他們用的是啥。作為藝術工作者,我可能只會跟著我的感覺走,但作為專業攝影師,使用合適的相機工作其實是對客戶負責任。」

野生動物類

Karim Iliya

夏威夷,美國

「與鯨魚擦肩而過時,我從謙遜、恐懼、愛、驚奇與興奮的心情中感受到了一切。每一次互動都大不相同,言語並不能完全描述我的心情。

在我看來,保護海洋生態系統與水生生物這件事重要得要命。我試圖在照片中展現人類與動物的親密時刻——它們如何與我們互動,它們又是何種表情,想藉此讓人類意識到這些溫柔的龐然大物並非危險野獸,我們不能失去它們。」

青年項目//21

*旨在挖掘不超過二十一歲的青少年攝影師

Nabil Rosman

哥打巴魯,馬來西亞

「我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攝影師。不是隨隨便便一位擁有相機的人就能夠成為攝影師,攝影師應該是有能力通過自己的作品創造故事的人。我?我只是一個愛好者。但我想成為攝影師。」

Nabil 的 ins 簡介是:一個話少的男孩。但是他的 ins 配文都很可愛。

街景/城市類

Ben Thomas

凱恩頓,澳大利亞

「計劃性和偶然性在我的作品裡並存。安靜的時候,我會經常仔細琢磨著特定的鏡頭,在按下快門前後找到被攝物最好的組合方式。我也真的很喜歡戴著耳機只是在街上亂晃,你也不知道在街道拐角後頭會出現什麼驚喜。這些圖像對我來說似乎更加地有組織性,也更特別。」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