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很多人都會說:「我有兩個胃,一個是正餐,一個裝甜點。」甜甜的東西,總是讓難以抗拒。有時候,只是一張照片,也會讓人啟動有種食指大動的食慾。

把甜點拍的像風景,也是一派特殊的好功力。攝影師Robert Clark把幾種原本就很受大家歡迎的甜食,拍得更是出色。讓視覺享受了一場驚豔的饗宴。

Website

甜甜圈。

來自荷蘭的油炸麵團是甜甜圈在16世紀前的前身,後來才有中間的洞。攝影師把糖霜拍得像雪花般落下,有如一座位於高緯地區的岩言高山正在下雪。

 

汽水。

曾經有陣子水療的熱愛者認為,有氣泡比較好,於是經常喝氣泡水,當做療程的一部分。而18世紀,就發明人把二氧化碳打進水里,可以產生氣泡。於是有了蘇打水的生產系統。接著是沙士、可樂等帶有甜味、氣泡的飲料。

棉花糖。

一絲絲甜蜜的糖。那是園遊會中必出現的攤販。也幾乎讓小孩們無所不愛的甜品之一。「棉花糖」,在西方的遊樂園裡,又被稱作「仙子的牙線」。白白粉粉的顏色,每每看著小販熟練的加入有色糖粒後,從機器裡飄出一絲一絲的糖線,轉著轉著越來越蓬鬆。軟軟、綿綿的,好似天空的雲朵。阿!的確是童年回憶阿!

聽說這個甜滋滋容易讓人蛀牙的棉花糖是牙醫與人共同發明的(這是某種商人手法的意思嗎XD)。前身則是拔絲糖,在15世紀的威尼斯可以算是一種藝術形式,當時製糖師傅會把拔絲糖做成鳥、動物、建築等造型。

 

穀片。

西方人的早餐經常是一碗牛奶加上榖片。香香脆脆又甜甜的榖片,一樣是深得小孩的喜愛。1800年代晚期,榖片還有著全麥健康的形象,到1920年代以後開始推陳出新,變出各式各樣裹著糖衣、調味、香料的食品。

攝影師把同種的榖片排在一起,排列以後像是一張具有原始部落風格的圖騰,榖片都不榖片了!

糖漿。

不管是砂糖煮出的糖漿,抑或是玉米糖漿,已經跟生活中的大多數食品有無法分割的關係。《華盛頓郵報》前健康專欄作家莎莉‧斯奎爾斯把玉米糖漿比喻成「糖品世界的豪放女」,它的價格比甘蔗、甜菜做成的砂糖還便宜,而且更甜。可想而知,這樣的加工食品,還是要少吃微妙。

剔透的糖漿,用局部捕捉,呈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高級感。

 


糖果。

糖果的英文「candy」源自於阿拉伯文的「qandi」。以前,糖果是有錢人才能享受的奢侈品。但隨著糖價在19世紀下跌,大量生產興起後,糖果也變得評價。現在,糖果是一種好物,對美國人尤其如此。2011年時,一共花了320億美元在糖果上,而每個人平均的消耗量大約是11公斤。

糖果組成的七彩色,繽紛美麗。看起來很漂亮,但是想到色素含量,就讓人望之卻步阿!

優格。

加熱以後的牛奶,某些物質會被釋放出來,於是開始發酵而有了酸味。也就是所謂的酸奶。後來在1919年被食品公司Danone商業化生產販售。起初是在藥店裡販賣,以確保新鮮度。後來又加入了糖與水果,以增加它的銷售量。1970年之後,開始有冷凍酸奶。美國人一開始較難接受這樣的酸味,於是開始加很多糖在其中。

這是一支像冰淇淋的優格。攝影師把明亮對比拍得相當清晰。細緻到裡頭的紋路、質感都呈現的很真實。有種唯我獨「優」的氣勢!

 

 杯子蛋糕

有著各式各樣裝飾的杯子蛋糕。是一個外型討喜的甜食。就算不吃,擺放著也有一股療癒的作用。在美國的12月15日還有「全國杯子蛋糕日」,但紐約市的學校除外。看來杯子蛋糕對他們而言,有著一定程度的魅力!

白色、紅色、橘色、銀色有種集難拍色彩於一身的杯子蛋糕。彼此和諧卻又各自出色。美味程度相當加分!真的是所謂甜蜜的誘惑阿!

 

繽紛的色彩,讓食品看起來的美味程度高出許多。因此人們習慣了東西要很香、顏色要很漂亮、外觀要很完整,才覺得那是品質好的產品。實際上,顏色越是顯眼、香氣越是足夠、外觀越是漂亮的東西,也許有裹著糖衣的毒藥般的面向需要思索考慮。但是無論如何甜食、加工食品還是少吃微妙!

 

All Photo © Robert Clark

圖片來源:National Geography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長期經營台灣的設計媒體,關心年輕設計人的發展和未來。希望透過持續的努力,結合各地的能量和資源,讓生活變得更美麗、更便利、更有趣味。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