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雙重的目標,雙核心的設計
設計,應該往趨向藝術創作,還是往商業策略靠攏?

這個問題往往撲朔迷離,少有人會真正的表明自己站在哪一邊,有時會要求作品的商業性,但有時又會不由自主的展現出對藝術創作的仰慕,而這之間往往糾結著許多的矛盾與衝突。

這之間的困惑與迷惘,往往心中好像有的底,但卻又從來說不清楚。要往藝術創作走? 還是要往商業策略走? 究竟要投奔哪方? 還是停留在灰色地帶,當個中間選民?

我想絕大多數的人都身處在中間地帶,遊走於兩個極端之間,無法(或者不願)在兩者間斷然取捨。

而站在極端的兩派都擁有各自的擁戴者,表面上相敬如賓,檯面下卻暗潮洶湧,雙方都在爭奪「設計的正統」,並暗指對方是不稱職的設計師。

Peter Zec
德國紅點設計獎的主席
Essen 紅點設計博物館館長
紅點設計獎創始人
《設計的精神 香港設計營商週亞洲論壇》
博客來書訊
德國「紅點設計獎」的主席─Peter Zec,在2009年香港設計營商週中嚴厲的表示:年輕人總是崇拜優秀的設計大師,但如果你看看這些大師的作品,他們沒有什麼重大的設計,他們設計椅子等的作品都只是家具,他們不是真正的設計師,而是技工,設計是很複雜的,如果只是彎曲材料就能出名,雖然用來宣傳還是很有效的,但對於年輕人而言並不是好的榜樣。

摘路自《設計的精神 香港設計營商週亞洲論壇》,P211

同時他在觀察2008年的競賽後也曾表示過,「設計的盡頭,是策略,不只是得獎的產品」。

引述自:《美感經濟與風格社會的對話》http://www.aestheticeconomy.com/blog/?p=52

顯然的他是一個策略的擁戴者,他認為設計應該要依循著策略。並且對於尋求創作表現的設計行為不表認同,但不否認它們擁有很好的話題性,可以拿來當做宣傳造勢。

02

0
0
0
0
0

0

「從設計的角度去看設計」
這句話頗讓人玩味
是增加了看設計的不同角度
還是喪失了原有看設計的角度?
反過來說,趨向藝術創作的設計師,表現得就含蓄多了。
台灣某個知名設計師在他的Facebook上表示(雖然他的Fackbook是開放的,但畢竟是半私人的社交平台,所以就不指名道姓了,其中談到的人物也都不明講)。他認為某個事業很成功的日本設計師A,並不算是設計師,他把A歸類在「藝術指導」並與設計師區隔開來。這位設計師表示:如果以設計能力、創造力、國際知名度、影響力等來看,設計師B(另一個藝術創作型的日本設計師)是超越A許多,如果不是A的一個設計案在紐約開店,我不知道有多少西方設計師會知道A是誰?他也提到:設計師的提案能力很重要,進入業界的設計師絕大多數都會認同,但只有少數的設計師還會從設計的角度去看設計。很明顯的,這段看法就和Peter Zec不太一樣,雖然他表示提案能力很重要,但字裡行間可以看出,他在乎的重點對Peter Zec而言並非核心價值,這種種的行為要圍繞著策略才有意義,而Peter Zec重視的策略,他只是輕描淡寫的用提案能力帶過。

03

Peter Zec用強烈措辭把不認同的人推出設計之外,而這位台灣設計師則是含蓄的畫出界線並表明,我這邊是設計,你那邊不是。選擇藝術創作的設計師會認為自己站在設計的核心,商業策略是延伸、應用,是輔助的工具。選擇商業策略的設計師也會認為自己站在設計的核心,藝術創作是手法、工具,是被灌注進去的元素。然後兩方就把之間的衝突延伸下去。

口頭上認同對方的客套話很容易,心裡認同並確實給對方留個位置很難。因為人總是希望自己熟悉喜歡的東西遍布世界,然後把陌生討厭的東西趕到角落,而且通常每個人都會真誠的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

從自己的立場去解讀對方,總是難免陷入偏頗,並試圖證明彼此的主從關係,而當然自己必定是站在主導的位置,雙方都認為自己才有資格站在主導地位,於是就產生觀點的衝突,或者乾脆迴避忽視對方的存在。

04

艾斯林格(Hartmut Esslinger)

這之間難道沒有任何人試圖跨越這道藩籬嗎?或者這就像理性與感性之間的衝突,沒完沒了永不停歇?雖然說上述所舉的例子都是人性的基本弱點,人要怎麼去認同自己不熟悉的事情呢?而人通常不會想去熟悉自己不認同的事情啊!況且,人之所以能成大器,往往都是朝自己選定的目標頭也不回的前進,如果他們分神去關注自己不認同的事情,說不定他們也無法擁有現在的成就了。

我想我們無法奢望這會有天下太平的標準答案,但我們可以企求更進一步的觀察,以及再開闊一點的論點。
青蛙設計的創辦人,艾斯林格(Hartmut Esslinger),在他的書《一線之間》中論述了他對設計類別的觀點,他是一個商業策略的擁戴者,整本書談論的都是設計與商業策略的結合。
但在他對設計分類的論述中,卻給趨向藝術創作的設計留了很大的空間,把它們放在第一類與第二類,並且給予中肯的分析。他把設計獨立成四個類別,每個類別都擁有自己的特質與重點,而不是以誰為核心誰是附庸的角度去論述。
或許他的觀點能夠帶給我們一些不同的啟發,從「誰必須被矯正,誰必須被教育」的思維中獲得新的視角。
以下摘路自《一線之間》中,艾斯林格對於設計師類別的論述。

05

第一句就點出重點
0
0
0

0

我並不是很贊同翻譯成學派
用類別或許更適合
並非所有的設計師都有相同的目標,他們也不該有相同的目標。
例如,這本書的目標之一,就是說明設計如何與策略目標和戰術執行相結合,為企業創造出更有效、更合用的工具。也就是說,設計可以獨立於策略之外而存在
事實上,設計和策略之間的聯繫強度與設計學派直接相關。想要充分明白設計對企業策略的潛在影響,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可能會與你的組織共事的四大設計學派─以及設計師的類型。

06

經典設計…… 第一大學派的代表是「經典設計」,比如我的朋友拉姆斯(Dieter Rams)和榮久庵憲司(Kenji Ekuan)、已故的索特薩斯(Esttore Sottsass, Jr.)、貝里尼(Mario Bellini)和艾維斯(Jonathan Ives)。
這些設計師可以擁有自己的工作室或成為公司明星。十到十五年前,我會把自己歸在這一組內。這個學派的設計方法既合乎邏輯又發自肺腑。
換句話說,這個學派的設計師創造出能同時訴諸心靈與大腦的個人主義藝術陳述。這個學派的設計滿足了更廣闊的目標,使產品更加實用、安全、令人愉悅。

07

藝術設計……

0
0
0

0

洛夫格羅夫
(Ross Lovegrove)
義大利狗屎老兄….
ㄟ..這不是我講的
第二派設計的代表是「藝術設計師」,這些設計師依靠放任心靈的方式,創造出有突出視覺吸引力的產品。這一派包括史塔克(Philippe Starck)、洛許(Karin Rashid)和洛夫格羅夫(Ross Lovegrove)等設計師。

洛夫格羅夫多年前是青蛙設計第十八號員工,一直是我的好朋友。(他還非常感謝我鼓勵他設計我們戲稱為「義大利狗屎」的東西。)
這些設計師的作品廣受大眾媒體的注意(例如紐約時報的風格版),但它往往不適合對擴展性感興趣的大組織。這個學派的藝術設計可能是難以複製和應用的。

藝術設計師的作品往往不容易複製,而且要面對工業界所著重的實用性、技術和物流等複雜挑戰(例如,軟體和消費性科技業),這個學派的設計作品很難被運用。

然而,這些設計師啟迪了廣大的世界,而且他們的作品提供了一個原形的典範,藉此得以讓其他人用來創作需要較低技術複雜度的衍生產品。

08

匿名設計……
就是在設計中的芸芸眾生

0
0
0
olivetti-valentine
第三個學派是那些在企業設計部門匿名工作的人,包括今天大多數的設計師。有些公司能非常有效地運用他們的內部設計團隊。奧利維蒂(Olivetti, 1908年成立於義大利,其系列打字機幾乎片及20世紀前半期的歐洲地區辦公室。)四十五年前安排內部設計師如克列爾(Hans von Klier)與包括貝里尼和索特薩斯在內的外部顧問合作時,就立下良好的典範。這個合作結果相當令人驚艷,並帶來至今仍能啟迪人心的產品。

但是,更經常發生的是,公司的設計部門淪為公司內部缺乏策略與認同的犧牲品。這類故事常見的令人悲哀:內部設計人員往往被不當管理,也不受重視。他們任職的組織沒有一致的方式能將設計納入他們的策略計畫或程序裡,設計人員向行銷或工程經理提出報告,但這些人對於設計的潛力了解有限。

09

策略設計……
他還是稍微吹捧了一下
畢竟是自己的類別
第四個設計學派,這是由具有高度創意的策略設計師所組成,這些設計師擅長將技術、社會和生態需求以及企業經營各領域流暢的整合在一起。這個設計學派就是我們在青蛙設計發展沿用至今的學派,也是我希望我所在的奧地利維也納應用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Applied Arts)的學生,進入勞力市場時,都能代表的學派。身為全方位的設計師,我們的使命是創造出在實用性、美觀、社會/環境責任等方面都能啟迪人心的真實與虛擬物體,同時也支持企業的策略目標─而這也應該是所有企業領導人為組織設計工作所設定的使命。

這個使命構成組織創意策略的基礎,並驅動策略戰術的執行。對於追求創新導向企業模式的企業領導人來說,策略設計師是不可缺少的合作夥伴。

摘路自《一線之間》,P107
10

一線之間 a fine line
(老實說…它的中文版內頁編排有點糟)
艾斯林格(Hartmut Esslinger)的觀點也未必完整,但這是他多年觀察的心得(而且也比我先前試圖建立的分類更完整),而且可以感受到他比別人多用一份心思去理解和自己走不同道路的人,並試著去建立一個較為中立、包容的設計世界觀。他並非是一個中立超然的學者,他是一個在業界長達將近50年的設計師,他是一個商業策略的擁戴者,但是他願意用更多的心思去看其他的設計類別,而且他還把廣大的芸芸眾生都涵蓋到思考的範疇當中了。

或許…或者說必然,這不會有個標準答案供我們去依循。兩個極端的擁護者各自往期望的方向努力,然後把設計的範疇越拉越大,於是在兩個極端之間,我們就擁有更大的空間能夠自在遊走。只是這之間似乎無可避免會產生不愉快的衝突。

就好像拉麵團做麵條一樣,雙手都要使勁,朝著各自的方向頭也不回的前進,才能把麵團拉成麵條,但是一個不小心麵條就從中間斷裂了(也就是衝突),於是必須要用更多的手勁去穩定拉麵條的動作。

如果前兩個例子代表拉著麵團的兩隻手,那所有遊走在其間的人都提供了穩定的力量,使得設計中的創作與策略不至於斷裂,而艾斯林格的論點或許就提供了一種圓融、穩定的思考角度。

11

如果你想要長篇大論,歡迎使用mail交流。
designobservation@gmail.com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設計觀察」是由數個專欄所組成,每個專欄都有一個主題,隨著時間有的專欄會結束,也會有新的專欄誕生,不同時期將可能會有不同的風貌,期許用多元的角度觀看不同的世界。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