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舊有的建築物

星期日的早上, 荷蘭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裡已經有著大排長龍的隊伍等著進入美術館看展覽。Stedelijk美術館因為重新整修, 封館幾年後, 今年重新開幕。整體建築是在舊有建築的骨架上, 增加新的空間量體, 並在新量體設置出入口以因應眾多的參觀人潮。因此建築立面一側傳統, 一側新穎現代。其大幅度挑高的跨距, 由室內兩個柱子撐起, 是非常驚人的結構。

Stedelijk美術館的收藏從現代到當代, 在展覽上分設計與藝術。設計展的部份, 以編年史的方式, 從二十世紀開始, 一個展間一個年代一個運動, 並從館藏七萬多件收藏中選出兩千件, 都是最具代表性的傢俱、工業產品、海報或視覺等設計相關物件。展覽最後結束在上個世紀九〇年代的荷蘭設計,最具代表性的還是昨日巧遇的Droog設計。

藝術主題的展覽也是以編年史的方式, 從19世紀末印象派開始到今年過世的美國藝術家Mike Kelly特展。歐洲各國對藝術史的論述頗有不同, 除了民情美感經驗不同, 歷史的不同也讓藝術史的展覽內容著重點不同。在荷蘭市立美術館, 表現主義、俄羅斯藝術家引領的絕對主義、CoBrA(台灣翻為cobra眼鏡蛇畫派, 其實Co來自哥本哈根, Br來自布魯塞爾, A是阿姆司特丹)等, 有著完整的收藏, 許多是巴黎見不到的重要畫作, 像馬勒維奇Kasimir Malevitch的作品。

舊有建築物背面新完工的部份, 建築師為阿姆司特丹在地的Benthem Crouwel事務所

 


設計展中20年代的法國海報, 此一時期的法國海報顏色對比強烈。在兩次世界大戰中, 它的線條與用色對荷蘭人來說是可以暫時忘卻戰爭而浪漫的。

 


荷蘭現代建築師最重要的人物李特維德Rietveld在20年代設計的空間,這樣的極簡現在看來實在沒什麼, 但是在當時是非常前衛的概念。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從建築、設計與時尚重新認識蒙德里安這篇文章”http://salonho.blogspot.nl/2010/12/mondrian-de-stijl.html 

 

這次回台灣看到很多了法國鑄鐵鍋Le Creuset或是月兔印、野田琺瑯的咖啡壺, 這裡是北歐版的琺瑯咖啡壺與鑄鐵鍋, 都是芬蘭設計師Antti Nurmesniemi在五〇年代末、六〇年代初的設計

 


八〇年代荷蘭的設計極簡風出現,從工業設計、飾品配件到平面設計

 


織品也是設計的一部份,展間雖小, 但都是重要作品。這是柯比意的織品作品。

 


飾品設計展間也不大,小小的空間裡還是有著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20、30年代的藝術專刊, 由荷蘭平面設計師Paul Schuitema設計, 風格以當時眼光看來非常地前衛

 


CoBrA藝術家之一Jan Schoonhoven的畫作。這個我們稱之為眼鏡蛇畫派的北歐藝術家, 作品多以單一色系為主。

 


白南準的路像裝置,古老的電視至今還能運作, 可以說是real time影像之先驅

 


美國藝術家Larry Bell 1969年的雕塑作品, 遠看像飄在半空中, 其反射的環境與光線非常地柔美, 許多人對著它猛拍照

 


義大利藝術家編舞家Simone Forti 上個世紀七〇年代的作品Angel, 我們從全像影片(holography)中看到舞者跳舞的效果。藝術家將全像影片作成筒狀, 再由鎢絲燈泡照亮。這件在七〇年代中的作品, 到現在看來還是非常前衛, 因為當代全像藝術創作很少有好的作品, 而全像又常被商業化的“假全像”模糊

 


美國當代藝術家Mike Kelly的聲像作品, 用螢幕做相框。可惜的是, Mike Kelly還來不及看到自己個展開幕, 就在今年初過世了。

 


地下展廳與夾層間的手扶電梯, 非常戲劇化, 有科幻小說場景的感覺

另一個荷蘭的當代藝術中心是在離火車站不遠的De Appel, 蘋果藝術中心(它和蘋果電腦沒有關係, 早在1975年, 它就以蘋果之姿存在這個世界上了)。這個當代藝術中心規模不大, 但是從創辦至今, 已經展出過當代各個藝術大師的作品了, 例如我最喜歡的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現在展出的是比利時攝影師Dirk Braeckman的作品, Dirk Braeckman以黑白攝影做創作, 其作品極致的黑在三個展間中展露無疑, 就算在光線十足的展廳, 作品還是表達了它本身極度的黑。

 


荷蘭藝術家Allard van Hoorn為De Appel做的LED燈光裝置, 顏色在變化時非常地溫和柔美。這件作品發想於法國科幻冒險作家Jules Verne、美國太空總署NASA和庫伯力克的科幻電影, 它是冰島火山Snaefell的上空, 所有網路上Snaefell的照片都被軟體轉換為LED的彩色天空。

 


Dirk Braeckman的黑白攝影作品在燈火通明的展間中還是非常有黑的力量

 


藝術中心一樓的吊燈, 上面還有標示購票方向

 


藝術中心的樓梯間有著非常柔和的光線, 全白的空間充滿北國的風格。簡單的樓梯間其實有Corian做成的扶手, 低色溫的螢光燈管, 不需要做間接光也能如此溫和, 將設計隱藏於細節中

 


晚上回旅館的路上, 看到運河上的燈光裝置藝術作品。這個層次的光網, 其實是懸吊在半空中, 再由兩岸投射燈照明

 

文章出處:巴黎不打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