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的陰冷天氣,就算待在室內也讓人猛搓著手直喊好冷,一聲朝氣十足的「Hi!」讓空氣瞬間溫暖了起來,只見 Aaron 笑得燦爛,雀躍地向屋內所有人打招呼,完全沒有剛下飛機的疲態。

來自美國的 Aaron,一路上又蹦又跳,猶如大男孩般,充滿源源不絕的活力,我們一邊聊天一邊走到咖啡廳,途中還不小心走錯了路,在 Aaron 眼中卻顯得好玩。

眼前的大男孩是社會企業 Sproutel 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Sproutel 以設計智能陪伴機器人「Jerry the Bear」改善病童生活而聞名。 今年,他們最新設計的產品「My Special Aflac Duck」才剛獲得消費電子展(CES)「Tech for a Better World」創新獎。

身為備受矚目的社會企業家,Aaron 從產品設計走向社會創業,始於對病童的同理心。

(Aaron 從產品設計走向社會創業,始於對病童的同理心。來源:Aflac

最療癒的泰迪熊!Jerry the Bear 與孩子一起控制飲食、注射胰島素

「我小的時候患有『生長激素缺乏症』(human hormone deficiency),身高矮了同年齡的朋友們一大截,每天都必須注射才能幫助生長。當時我真的覺得很痛苦又無助,也不知道該怎麼對其他人說。」受疾病所苦的童年記憶,在 Aaron 心中埋下引子,大學期間,他與同學 Hannah 共同參加了一場設計比賽「Diabetes Mine」,開始將心力投注於能改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生活的點子。

「患有糖尿病的孩子讓我想到小時候的自己,我們都必須常常注射、持續看診,我知道這有多不好受。」

要為糖尿病童而設計,第一步,必須真正設身處地了解病童面臨的狀況,並找出他們需要什麼樣的協助。Aaron 與 Hannah 花了很多時間走訪糖尿病組織及患者的家庭,發現多數的病童都有一隻泰迪熊,

「他們把絨毛玩偶當成朋友,將食物分給它吃、為它測量血糖並注射胰島素,照顧它就像它也患有糖尿病一樣。」

於是,一隻為了病童而設計的升級版泰迪熊「Jerry the Bear」誕生,除了擁有討喜的外表,Aaron 更以科技結合了教育和遊戲的功能,一方面能夠安撫疾病帶來的負面情緒,另一方面則提升病童對自我疾病的認識。

(Jerry the Bear 除了擁有討喜的外表,還結合了教育和遊戲的功能。來源:Jerry the Bear

Aaron 認為,每一次的胰島素注射或是飲食控制雖為治療糖尿病的必要手段,對孩子來說卻伴隨著壓力及害怕,於是,透過與 Jerry 一起「玩」的過程,讓孩子認識到,當他餵 Jerry 吃太多食物時,血糖值可能會過高;當他為 Jerry 注射胰島素,則是為了 Jerry 的身體狀況著想。藉由照顧 Jerry 的過程,孩子們也一邊認識自己的健康狀態,「他們開始問父母『我剛剛吃的東西含有多少碳水化合物?』、『你為我注射了多少胰島素?』這些原本充滿不安的時刻,都變成了遊戲的一部分。」

(孩子透過與 Jerry 一起「玩」的過程,將充滿不安的時刻,都變成了遊戲的一部分。來源:Jerry the Bear

「曾有父母告訴我,他的孩子在與 Jerry 相處之後開始把糖尿病視為自己的超能力,這就是我們希望帶給所有病童的感受。」說到這裡,Aaron 的眼中閃著光。

Jerry 經歷了無數次的測試與改良,過程中 Aaron 與 Hannah 最重視的就是病童的回饋,「我們帶著 Jerry 的原型與病童一起玩,接收他們的反應與建議,並不斷重複這個過程直到研發出我們最滿意的版本。」Aaron 笑著說:「我們甚至把自己把打扮成一隻熊,這樣小朋友會更願意跟我們互動、告訴我們他心裡的想法。」

(Aaron 與 Hannah 最重視的就是病童的回饋,至把自己把打扮成一隻熊,讓小朋友會更願意與他們互動並分享心裡的想法。來源:Jerry the Bear

最後,Aaron 與 Hannah 將那個「最滿意的版本」做出 10 隻,分別給 10 位小朋友,請他們與家人每天記錄與 Jerry 相處的情形,為期一週。最後得到的結果是,剛被診斷出患有糖尿病的孩子幾乎每天都跟 Jerry 一起玩,並感到非常開心;而已經接受治療一陣子的糖尿病童則玩了兩天就沒興趣了。

(Jerry 經歷了無數次的測試與改良,自一開始研發到正式生產有好幾種版本。來源:Jerry the Bear

「於是我們發現,必須為 Jerry 想出一些故事,讓孩子能與 Jerry 產生更多連結,不是只能照顧他而已。因此我們在 Jerry 的肚子上裝設螢幕,搭配故事書,最終版的 Jerry 就定案了。」

把熱忱變事業,發揮更大影響力

當初僅憑著一股熱忱將 Jerry 設計出來,Aaron 與 Hannah 其實從未想過 Jerry 能成為自己的事業,直到看見 Jerry 為孩子們帶來的笑容與影響,才決定將 Jerry 量產、變成商品,於是他們在 2012 年共同成立了公司「Sproutel」,在 2013 年 Jerry 正式於市場上亮相。

(中間兩位分別為 Sproutel 共同創辦人 Aaron 與 Hannah。來源:Sproutel

2017 年,Sproutel 為 Jerry 做了一些調整,將原本肚子上的螢幕拿掉,並在手腳加上特殊的 QR code 可供掃描,搭配免費下載的 app,Jerry 有了更多可以跟小朋友互動的方式。「其實現在 Jerry 就在我們身邊!」Aaron 興奮地拿出手機說道,「就算你手上沒有一隻 Jerry,也可以向螢幕裡的 Jerry 打招呼、跟他當朋友!」接著他對著螢幕,笑嘻嘻地將一塊蛋糕移動到 Jerry 口中。

新版的 Jerry 帶來最大的改變,就是得以將原本 300 美元的售價降至 55 美元,以更親民的價格觸及更多更廣的消費者,如今全球的孩子們都有機會能將 Jerry 帶回家。

(新版的 Jerry 少了肚子上的螢幕,而手腳多了特殊的 QR code 可供掃描,搭配免費下載的 app,有了更多可以跟小朋友互動的方式。來源:Jerry the Bear

 

(Jerry the Bear 的 app 提供免費下載,讓病童除了可以搭配實體 Jerry 操作之外, app 中也內建虛擬版的 Jerry。來源:Apple Store

My Special Aflac Duck 讓癌症病童再也不孤單

Jerry 對病童的影響力,讓全美知名的保險公司 Aflac 找上 Sproutel ,希望 Sproutel 能為癌症病童設計出一款如同 Jerry 一般的產品。Aflac 長期致力於癌症病童的照護,旗下設有一間癌症中心(Aflac Cancer Center)。

這次,Aaron 與團隊夥伴要將 Aflac 家喻戶曉的吉祥物——鴨子,帶入病童的生活中。「有了開發 Jerry 的經驗,這一次設計『My Special Aflac Duck』只花了一年左右。」Aaron 表示 ,Aflac 癌症中心擁有一切設計產品所需的資源,包括醫療團隊、病童及家屬,比起開發 Jerry 的過程需要到處奔波找人脈與資訊,此次與 Aflac 的合作相對省時省力。

(Aaron 表示 ,比起開發 Jerry 的過程需要到處奔波找人脈與資訊,此次與 Aflac 的合作相對省時省力。來源:Aflac

然而,癌症有很多種類,單一的 My Special Aflac Duck 如何能符合所有癌症病童的需要?Aaron 分享,在去探望病童之前,他想像癌症中心的孩子應該是籠罩在低潮之中、失去活力,出乎意料地,孩子們卻十分興奮地想要跟他們玩,「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無論生了什麼病,他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玩』。」於是,他們將產品核心專注於兩個層面,一是要能帶給孩子快樂,二是要能撫慰病童對於治療過程的不安。

面對漫長而孤獨的治療過程,Aflac Duck 成了陪伴癌症病童一起哭、一起笑的最佳夥伴,Sproutel 在 Aflac Duck 胸前設計一片感應板,並搭配畫有不同心情的圖片,比如將笑臉圖片放在 Aflac Duck 胸上,Aflac Duck 即會做出開心的反應,如此一來有助於病童表達自己的情緒。最特別的是,Sproutel 比照真正的鴨子,讓 Aflac Duck 的動作和聲音都栩栩如生,當孩子將 Aflac Duck 抱在懷裡,還可以感受到它心跳般的震動,幫助孩子舒緩緊繃的情緒。

(Aflac Duck 胸前有一塊感應板,可配上不同心情的圖片,助病童表達自己的情緒。來源:Aflac

(若將 Aflac Duck 抱在懷裡,可以感受到它心跳般的震動,幫助孩子舒緩緊繃的情緒。來源:Aflac

Aflac Duck 不僅是擔任陪伴病童的角色,更讓病童成為 Aflac Duck 的 「照顧者」,藉由照顧它的飲食日常、帶著它一起接受癌症治療,讓病童能重獲自主權,藉此賦予(empower)他們自信與力量。

「我記得很清楚,一個叫做 Eli 的小男孩在治療過程中,因為害怕而大聲尖叫,當我們拿出 Aflac Duck 插上與 Eli 身上一樣的器材,告訴他『鴨子也跟你一樣哦!』他便馬上露出笑容,並且說他也想試試(幫鴨子插器材)。」每每談到病童的反應,Aaron 總笑瞇了眼。

Aaron 興奮地說:「My Special Aflac Duck 預計在今年冬天亮相,並由 Aflac 捐助給全美的癌症病童。」

與 Aflac 愉快的合作經驗,讓 Aaron 十分期待未來也能繼續與不同的企業合作,「和企業合作的好處是,我們不需要擔心後續生產的問題,能更專注於產品設計。」至於更長遠的目標, Aaron 計畫要研發出成人也能受用的產品,擴大產品的影響力。

回顧創業歷程,Aaron 表示:「社會創業就像一場馬拉松,最重要的是把目光放遠,不能期待成果和影響力能夠立即顯現。」如今,Aaron 多年來辛勤耕耘的成果,在病童的笑靨裡表露無遺。期待未來在台灣的病房裡,也能看見 Jerry 或 Aflac Duck 為孩子帶來更多笑容。

文章出處/ 社企流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希望傳遞「用商業力量改變社會問題」的知識與智慧,並連結各地社會企業。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