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看過很多關於街頭攝影的文章,它們可能更多的是討論關於技術,關於構圖,關於如何坦率的面對行人拍照等等這些問題。但是不要忘了,街頭攝影還有一個重要的元素,那就是故事。

其實街頭攝影在技術上和其他主題的攝影並沒有什麼兩樣,不論是構圖還是對光影的運用。只是街頭攝影缺少了固定的模特,因為全世界都會是你的模特。你敏銳的觀察來抓住拍攝的最佳時機,有的時候,還需要一點點運氣。

街頭攝影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它有著擺拍攝影(抱歉,我一時想不到別的合適的詞)和風景攝影所不能有的特質,那就是用一張照片來說故事。

故事有的時候是很微妙的,並且會被其他照片中更加突出的特徵所覆蓋掉,像光影,像色彩。但是有的時候也是很強烈的,像著名的由 Alfred Eisenstaedt 所拍攝的時代廣場的勝利之吻。

姑且不論這張照片背後的爭議,但這張照片在說故事上面卻是一個極佳的例子,我們看這張照片的時候並不會去刻意深究它的構圖原則和美學構成,我們更多關注的是它背後的故事。很多街頭攝影作品的成名,並非它們非常好看非常完美,而是因為他們背後有個強有力的故事在支撐。

當然並非所有的故事都需要誇張的肢體語言來表現,更多的是一種平靜的展開,好的照片可以讓觀眾展開聯想,想像照片中的人物下一秒鐘會做什麼事,從而展開這個人物在他們自己心中的故事。

很多時候,紀實攝影、新聞攝影、和普通街頭的 snapshot 是三個很容易混淆的概念。它們雖然是三種不同的概念,但是它們之間並不總是矛盾的。

紀實攝影可以看做是攝影的一種風格,它總是帶有一些主觀批判性,能夠反映出一定的攝影師的價值觀。它也可以是泛指記錄性質的影像,通常是有留存價值的社會影像,作為讓人重溫歷史的影像依據,但是這個歷史只是反應出歷史的一個側面,是攝影師眼中的歷史,是局部的,片面的。

而新聞攝影則泛指報導攝影,關鍵詞是出版,嚴格意義上來說不是以出版為目的的影像就不能算是新聞攝影。到了現代,出版這個定義其實被模糊化了,尤其是大量自媒體的湧現,很多獨立的攝影師本身也是自己的出版人,他們拍攝的照片經過自己的社交平台發表,也構成了自己的新聞端的出版。

新聞攝影更多是一種影像的應用而非表現,由於新聞攝影必須是沒有經過事先導演的寫實影像,所以廣義上來說,新聞攝影也能算是紀實攝影的一種。

Snapshot 指的是一種快速捕捉影像的拍攝方法,既不是風格,也不是應用。但很多紀實攝影師喜歡上街尋找拍攝對象,他們的作品大多來自街頭以 Snapshot 形式捕捉的人物,所以就出現了街頭攝影— 以snapshot 為主要風格的紀實攝影。

但是不管是紀實攝影、新聞攝影還是街頭攝影,三者的共通點都應該是講故事,通過一個畫面的定格將觀眾代入到相片中的世界,將相片作為影片的一個鏡頭,從攝影師的視角去思考接下來會發生的故事。讓畫面在自己的幻想中延展開來。

表現故事的方式有很多種,可以是一個框架,可以是一個動作,甚至可以是眼神,但這一切都需要有一條清晰的主線來描繪,或者是攝影師希望觀眾可以幻想到什麼樣的主線。

你需要在你的畫面中捕捉到對立,強有力的反差是訴說故事的一個很好的途徑,觀眾可以在同一個畫面中的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中腦補自己的小劇場。有時候,獨立的畫面中可能會缺少某樣看起來必不可少的元素,而這種「缺席」也是反差的一種表現。

表現故事的方式是無窮止境的,當然這個故事並不一定真實發生,但是通過攝影師鏡頭捕捉到的這一瞬間可以讓觀眾聯想到可能會發生的事也是街頭攝影的一種勝利。街頭攝影的靈魂是情緒,情緒由故事來表達,由人來展現。

走上街頭,拍下你心中的故事吧。

文章出處/ 膠片的味道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