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棒的工作」女孩回來了!南島探索新計畫:小島大歌(上)

小島大歌」於澳洲沙漠部落錄音
SIBS recording with aboriginal children / Photo credit: Tim Cole

「小島大歌」計畫的靈魂人物,莫過於是資深音樂製作人暨電影導演 Tim Cole 了。他對於「聲音」特別敏銳,打鍵盤的聲音、電視的聲音,這些日常生活中的聲音都可以是他說故事的靈感來源,當他開始接觸原住民文化後,他發現自己對於聲音的深刻感受,更值得付諸於文化紀錄,因此十五年來投身於澳洲內陸及太平洋島國,製作世界音樂的紀錄片。

Tim 和 Kiwwikurra 原住民小朋友合影
Tim at Kiwwikurra aboriginal community / Photo credit: Tim Cole

網羅全球頂尖原住民音樂人

光是看他和 BaoBao 籌備的音樂家名單,就足以令人期待:包括在 2014 年獲得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的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Anu Kaliting Sadipongan);在台東都蘭成立了愛人錄音室的王繼三老師;曾獲英國伊麗莎白女王頒發榮譽獎章、來自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創作型歌手 Telek;來自鼓鼓村(Gaba Gaba)擔任太平洋奧運(Pacific Games 2015)藝術總監的鼓手兼音樂製作人 Airileke……,「小島大歌」將從台灣啟程,一路到巴布亞新幾內亞、馬達加斯加、智利復活節島、印尼峇里島、關島亞加納城、索羅門群島,期間還要參加六月的關島太平洋藝術季。除了影音記錄,他們還會請益學術單位,包括台東大學、夏威夷檀香山大學等等,都有專門研究太平洋語系音樂或南島語系的學者。

訪談過程中,雖然 BaoBao 和 Tim 兩人一直告訴我們:世界音樂不算小眾,坐在對面的我們其實還是一頭霧水,直到 Tim 播放他製作的影片,我們才算是進入狀況:

影片中你有看見那些穿著葉片的婦女嗎?我們完全無法想像那是個怎樣的環境,Tim 接著告訴我們一些更超乎想像的故事。

「我們錄製的影音必須妥善處理與正確詮釋,才能發揮真正的影響力。」

在各地旅行期間,很多地方的音樂家都不見得會說英文,所以他們都會在當地找個可以信任的地陪,Tim 嚴肅地說,「我們必須找到真正能代表在地文化發聲的人來協助我們。我們錄製的影音必須妥善處理與正確詮釋,才能發揮真正的影響力。」

Tim 於澳洲沙漠為賓土比的 Kiwwikurra 部落錄音
Tim recording with the Pintupi Kiwwikurra Songwoman / Photo credit: Tim Cole

有時地陪會告訴他們,有些部落音樂不能公諸於世、不能上傳網路,因為這些歌曲可說是部落專屬的「知識庫」!有些歌曲其實具有「地圖」的功用,幫助部落的人找到水源、橫越沙漠,例如歌詞會告訴你有一條蛇沿著河岸前行、躲在某塊岩石下脫皮、接著又爬向某顆老樹。透過描述動物橫越大地的歌詞,來記錄與傳承野外生存指南,自然不能隨意外流給外人知曉。

再舉個例子,英國人移民到澳洲兩百多年間,佔領很多原住民的地,五十年前原住民為了要爭取回他們的地,其中一方式就是「到法院上唱歌」(這些歌不是三五分鐘,全部唱完要花上好幾天!),那是證明原住民身份以及地權的憑據,因為只有當地的人知道這個地方的過去是長什麼樣子,外人一旦知道他們的歌,就像是資產被偷走一樣。

當然,還是有一些歌很歡樂,作為節慶之用,Tim 和我們分享了一首「男人的褲子掉下來」之歌,歌詞中不斷重複唱誦:有一個男人太瘦,褲子一直滑下來。他樂道:「許多部落音樂已經失傳,我們曾為澳洲最後一批遊牧民族錄音,也曾記錄下一種全世界只剩下三個人會說的語言。」

BaoBao Chen & Tim Cole in Taipei

與時俱進的「文化保存」概念

可別以為 Tim 只是做「紀錄」而已,他的製作最可貴的地方在於,他會嘗試不同的手法,例如從原本的部落歌曲中,抓出和弦,同時在腦海中創作編曲,將腦中浮現出來的旋律哼唱出來,然後趕緊錄下,再找專業音樂家寫譜、演奏出來,甚至交由各種現代樂器的專業音樂人合奏,如此一來,原住民音樂就不再只是我們傳統印象中的「原汁原味」,而是混上一點現代流行感,再配上 Tim 拍攝的紀實影像,「雖然還是以忠於原味為原則,但會變得比較當代、比較大眾!」畢竟「世界音樂」不是文史工作者的參考文獻,而是商業市場中的一種風格,太像世界探險頻道反而會扼殺和市場親近的機會。

我們從他身上也讀到了不一樣的「文化保存」概念。他為我們播放的短片《打水音樂》(影片如上)獲得了 2015 年「澳洲亞太電影獎」(Asia Pacific Screen Awards),是一支為南太平洋上一個島國「萬那杜」的部落所拍攝的傳統婦女舞蹈,只見當地皮膚健康黝黑的婦女們,穿上葉子做的衣服,邊唱著悠揚的旋律邊拍打水面作為伴奏,濺起白色的水花,強烈的視覺讓你看了永生難忘,只是,這支影片其實是當地部落特地邀請 Tim 來拍攝,以做成 DVD 販售給觀光客用的。

我們直覺詫異,難道文化保存的背後是龐大的商業意圖嗎?Tim 倒有不一樣的看法,他認為,全球化的時代推演,原始部落終究會跟著時代腳步前進、改變,當他第一次到巴布亞新幾內亞,發現當地人都在看美劇、踢足球,「我才理解到,『文化保存』終究是在地人的選擇,不論得失與否,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外來的人沒有權利規範他們是否需要,或是該如何保持原狀。」也因此,就像他用融合的手法製作不同以往的世界音樂,不完全忠於「原始」,其實也是與時俱進的一種文化保存方式。

「小島大歌」於萬那杜 Leweton 村拍攝打水音樂電影
SIBS filming the “Water Music” in Leweton, Vanuatu / Photo credit: Tim Cole

有世界各地的音樂家共襄盛舉的「小島大歌」計畫,一聽就知道是五年,甚至十年的長期旅程,Tim 興奮地說:「就是這樣我們才要做啊!因為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但這就是我們想做的!」BaoBao 豆大的眼睛閃爍地望著我們,講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話:「我發現,如果我們不做,還有誰要做?」

 

Tim Cole

出生於澳洲墨爾本,維多利亞大學音樂製作學士學位。十五年來在澳洲內陸及南太平洋島國錄製音樂及製作影像,他對音樂的熱情,帶著他到過世界上最偏遠的角落,也到最頂尖的舞台,包括紐約百老匯、雪梨歌劇院、倫敦南岸等,Tim 這三年來造訪台灣八次,並將由台灣開始串連兩大洋的「小島大歌」計畫。

 

BaoBao Chen 陳玟臻

BaoBao 來自花蓮的有機農場家庭,大學畢業之後,因為愛上異國文化交流,曾獨自一人至蒙古旅行,在中國北京 798 藝術區策展,在澳洲雪梨歌劇院擔任導播助理、大堡礁導遊、烏魯魯渡假村主題曲製作、澳洲中部沙漠 MV 拍攝、跟隨澳洲歌手 Archie Roach 演唱會巡迴澳洲等,並在 2013 年從全球60 萬份申請中,入圍澳洲旅遊局舉辦的「世界最棒工作」,是兩位台灣入圍者的其中之一,並建立了「BaoBao 的世界最棒工作」Facebook 專頁。

 

圖文出處/ Beyonder Time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