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建立在好奇心、勇氣和智慧之上的生意。
不過話說回來,任何酷的生意,哪個不需要這些呢?

與書相比,雜誌是一種「可持續的性感」。單本書很難做成一個系列,雜誌卻可以。它們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有節奏地貫徹編輯理念,將同類型的人匯集在一起。

但人們的雜誌事業往往有個雄壯的開頭,後續卻不盡如人意。「我需要某樣東西,市場上沒有,那我自己來創造一個」——許多雜誌都源起於這個想法,然而​​三個月後,它們卻因選題和資金匱乏難以維持。

做獨立雜誌真的那麼難嗎?確實挺難的,找廣告的話得先有足夠多或者足夠好的讀者,要找到讀者的話,就得想好渠道——如果要談傳統媒體和新媒體最大的分野,就是後者相對擁有渠道上的優勢。好不好是另一回事,但即便不做什麼,多多少少也能傳播出去。而關於傳統雜誌的不行,其一有賣雜誌的人都越來越少了,那麼看雜誌的人應該去哪裡買呢?

可你要做的是獨立雜誌啊,你不僅要有勇氣,還得下一盤大棋——從一開始,就要考慮到它的可持續性。

「如何做一本小眾雜誌」這個話題浩瀚無比,光是平面設計就可以談上好幾本書(說起來,非常推荐一本叫做 Turning Pages 的大書,裡面談論各種紙媒的美學和創新) 。所以,我們先看看幾則國外的成功例子吧。畢竟,這個日趨小眾的行業裡,誰還活得不錯,它們的經驗便可以給那些有熱情做事的人一些借鑒。

最近,倫敦的 Stack 網站評選出了「 2015 年度獨立雜誌」,倫敦的美食雜誌 The Gourmand 獲得了「年度最佳雜誌」獎,Weapons of Reason 則獲得了「年度最佳新雜誌」和「年度最佳插畫獎」。

Stack 網站是做什麼的?為什麼要做這個評選?它是英國人 Steven Watson 異想天開的創意。Steven 是一個來自倫敦的瘋狂雜誌愛好者,每個月,他會在眾多獨立出版物中篩選一本最優秀的,將它郵遞給訂戶。如果你訂閱了 Stack 網站並繳了費,坐在家裡就能收到全球各地的獨立雜誌了,每年總共能收到 12 本。

在書店裡,這些雜誌大概 10 歐元一本,通過 Stack 訂閱價格會降低60%,對於雜誌愛好者來說,這是接觸新雜誌的好方式。

以上是 2015 年 Stack 推薦的雜誌

Stack 的雜誌訂閱頁面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獲得「最佳雜誌獎」的 The Gourmand

自 2011 年成立以來,這本美食雜誌獲得了不少關注,它關於「吃」,卻不限於吃。它一年只發行兩期,每期涵蓋 120 頁圖文,介紹美食文化背後的方方面面。我們推薦你看看他們為食物拍攝的大片兒,如果想看看它是否符合你的口味,可以先關注它們的 instagram 帳號。

WebsiteInstagram

美食雜誌 The Gourmand 封面

The Gourmand 喜歡把食物擺在純色背景下拍攝,像是時尚大片

The Gourmand 雜誌內頁

 

同樣創刊於倫敦的 Weapons of Reason 則獲選「年度最佳新雜誌」,是本萌萌的科普雜誌,文章主要圍繞人口增長、環境變暖等全球議題,策劃者共計劃發行 8 本雜誌,目前已出版了 2 本。雜誌裡有著漂亮的插圖和發人深省的寫作。

Weapons of Reason 封面

Weapons of Reason 內頁

以上兩本雜誌有挺多共同點——它們都誕生在倫敦,背後都有集團和基金的支持。Weapons of Reason 背後的機構是 D&AD,這是一個教育慈善機構;The Gourmand 則倚靠著 Lane & Associates Ltd 出版社。在國外,大企業和基金支持雜誌的情況並不少見,比如紐約的 Printed Matter,它背後就有著龐大的基金會和藝術機構。

成功的獨立雜誌還有另外兩個關鍵詞,一個是「outside the mainstream」,也就是廣義的非主流,另一個關鍵詞,是青年…這與獨立雜誌的發展史密切相關。

1980年代,美國年輕人自己動手做雜誌,那些充滿了個人風格的出版物開始在酒吧、精品店、小書店等各種小圈子裡流傳。1980年,Terry Jones 用訂書機訂裝了一本《i – D》,後來它成為了最經典的獨立雜誌之一,現被 VICE 收購。如今被奉為大神的 Terr y當時完全白手起家:攝影師找的是那些有熱情又不收錢的,模特找的是太太的學生,大家拍完照就在家里高高興興吃點隨便做的東西。我們曾經問過 Terry Jones 最初走下去的動力到底在哪裡,他說:「就是想捕捉那些年輕人在街頭做的事情,他們很酷。」

獨立雜誌發展到現在,創辦人主要是攝影師、媒體人、藝術家、作家或設計師,他們不喜歡被流行文化束縛,希望將個人品味發展到最大化。讀者們可以通過優秀的獨立雜誌,獲得主流之外的閱讀快感和審美體驗。

好的雜誌能將相同愛好的人炸出來,這幫人一旦出現,再想做什麼都不難了,不信看看 Kinfolk 吧。但是請注意,紙質出版的利潤極低,如果你想靠它養家糊口,不妨先考慮下面的問題。

 

1 、你的定位準確嗎?

準確的定位才能找到精準的讀者。雜誌是媒體,它要傳遞價值和信息,如果你做雜誌的初衷只是自我陶醉,這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畢竟只有一個人自己真正熱愛的東西才可以吸引其他人。但是,光自己愛可不行,你必須找到同好,而且還要考慮他們的需求和口味。

以下是幾個「準確定位」的例子:

貓奴雜誌《Cat People

這是一本成立於 2013 年的英日雙語雜誌,每期有 146 頁。在每期雜誌中,主編會採訪幾位愛貓至深的作家、設計師、音樂家,請他們分享貓的故事。這本雜誌最早出現於 Tokyo Art Book Fair ,每兩年才出版一期。

 

旅行雜誌《Cereal

你能在不少時裝店、買手店裡看到這本高冷的旅行雜誌。雜誌採用了極細的字體,介紹的目的地既飄渺又鮮為人知,格調格外的高冷。這本雜誌一個季度出版一次。

 

給實習生看的雜誌《Intern

《Intern》 創辦於 2013 年,是專為實習生們而辦的。撇開如何寫簡歷、與無薪加班作抗爭等實用信息,光是設計、排版、攝影、插畫就很值得一看。

 

給素食者看的雜誌《Chickpea

這本獨立雜誌的創辦者是兩位紐約客,他們聽夠了「吃素是有錢的蠢人幹的事」,決定做一本雜誌來反擊。在他們新穎的編輯下,這本素食雜誌看上去挺美,行文幽默,讓吃素變成了一件很潮的事

 

2 ,你看起來和別人足夠不一樣嗎?

圍繞著選好的主題,你的雜誌要有鮮明的個性和編輯風格。得非正統、多角度、耳目一新。在如今每個人都很忙的時代中,如果你再一味重複別人說過的話,那沒人會關注你做的東西——你要用自己的智力和審美,去創造上游內容。

以 The Gourmand 為例,他們曾刊載過一個「香蕉」專題,作者從「香蕉富含維生素B」延展開去,介紹了香蕉背後的文化現象,甚至連結到了時尚和秀場。

The Gourmand 「香蕉專題」中的圖片, Chloé Spring Summer 2004

Jean Paul Gaultier, Spring Summer 2010 Couture,它也出現在「香蕉專題」內

Prada, Spring Summer 2011,依舊位於香蕉專題內

KENZO Autumn Winter 2013

要做到如此的融會貫通,你需要瞭解食物、文化和時尚。它考驗了雜誌編輯強大的知識儲備和想像力。很多人認為編輯是相對閒散的工作,畢竟,那種半年甚至一年出一本的雜誌,工作又能忙到哪裡去呢?

這種想法可能忽視了一件事:好東西都是需要時間的,那些想顛覆人們預設和成見的傳統媒體更是如此。

 

3、你用的是什麼紙?

人們有著不同的閱讀需求——有人在地鐵上用手機看小​​說,有人在咖啡廳用 kindle 看傳記,還有一部分人,他們喜歡紙質雜誌,並享受那份手持雜誌的儀式感。因此你一定要發揮紙的特長,搞清楚紙優於電子屏幕的地方,並將它的特點發揮到最大化。

 

Plethora Magazine

看看丹麥雜誌《Plethora Magazine》吧,這是一本零廣告、零標識的雜誌,它的開本和海報一樣大,沒有固定的出版節奏,由印度寺廟的僧侶印刷。

無論是概念還是實體,它都向傳統雜誌發出了挑戰。當然了,你的雜誌沒必要讓僧侶去印刷,但它們必須在品相上與眾不同。

 

Cereal

好的雜誌在用紙上毫不吝嗇。前文提到的《Cereal》也很注意紙的選擇,他們在雜誌上很驕傲地寫著「printed in England」,當讀者的指尖輕輕劃過紙面,就像是在觸摸一件藝術品。

除了 ​​雜誌,《Cereal》還設計和生產一些紙質品,可見他們對紙研究頗深。

《Cereal》禮品包,包含2 本雜誌和禮品明信片

Cereal 推出的筆記本,是由環保紙做的

Cereal 與藝術家合作推出的斜格紋紙

 

4、誰來給錢?

雜誌要持續地準時出版,否則一切都沒有意義。具體到操作層面:雜誌是內部撰寫還是外部供稿?如果是外部供稿,如何保持風格的統一?你從何處賺得資金?是請大企業贊助、請慈善機構贊助呢,還是自立更生?

很多人可能只記住了雜誌美好的文化屬性,而忘了它還是一門生意,組稿、印刷、物流、推廣都需要錢。要記住,紙質出版的利潤永遠很低(除非能做出百萬級銷量的產品),因此不要抱著紙書這一顆大樹,還要從其他地方盈利。

以德國的《Mono.Kultur 》雜誌​​為例。《Mono.Kultur 》是一本獨立季刊雜誌,主編 Kai Von Rabenau 之前是個攝影師,初衷是做一本純粹的、簡單的訪談雜誌。雜誌團隊來自各個創意領域,有藝術家、設計師、策展人、記者、作家、攝影師,這本雜誌已經有了十年的歷史。

與很多獨立雜誌一樣,《Mono.Kultur》並不是只抱著出版一棵大樹,它尋求著其他的生存之道。從 2009 年開始,主編 Kai 與女友共同創辦了女裝品牌「Mono.Gramm」,至今已發布了好幾季,他們的服裝品牌支撐著雜誌的出版運營。

《Mono.Kultur》

《Mono.Kultur》

《Mono.Kultur》的最新一期

 

5、如何才能找到那些可能喜歡你的雜誌的人?

如何為自己的雜誌找到前 300 位讀者,又如何找到前 30000 個讀者呢?途徑有挺多,比如經營好社交網絡賬號、經營好微信公眾號、比如先從小圈子開始做起。

再來看看兩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是瑞典極簡的平民雜誌《Acne Paper》。瑞典的《Acne Paper》其實不算獨立,它的背後有一個大集團支撐——以瘦腿牛仔褲聞名的品牌 Acne。

2004 年創立後,《Acne Paper》承載了北歐的平民設計,在歐洲的許多城市發行,報刊亭和買手店都有出售。很多人是先知道了這個牌子的牛仔褲,關注了這個公司的文化,隨後才知道的這本雜誌。當然,反向路徑的例子也有!

第二個例子是荷蘭攝影雜誌《Foam》。《Foam》背後也有一個強有力的組織支持,是阿姆斯特丹攝影博物館(Foam-Fotografiemuseum Amsterdam)。

從 2001年創刊以來,《Foam》保持著平穩發展,它在展示攝影師作品的同時,還配有評論家的解讀文章。因為定位準確,這本雜誌最初是在攝影圈傳播的。

以上兩本雜誌都是在有限的人群裡積攢了一定的名氣後,再輻射到更廣的人群。其實 Kinfolk 也是這種做法,Kinfolk 的創辦者是個重度飯局愛好者,他最初經常通過博客召集朋友、作家們來家中聚餐,慢慢衍生出做 Kinfolk 的想法。

 

6、你需要一個網站或者 App 嗎,為什麼?

雜誌是前 APP 時代的產物了,現在,雜誌的許多功能都能被 APP 取代,更有野心的年輕人可能會選擇去做一個 APP 。如果你真的選擇做雜誌,那就得充分考慮紙優於電子屏幕的地方。什麼是電子屏幕不能取代的?紙未來在哪裡?眼下,大部分獨立雜誌都會創建一個網站,只用於產品展示和訂購,並不展示紙質版全文。

以紙質雜誌界耳熟能詳的 Monocle 來做個說明:Monocle 每年發行10本雜誌,夏季和冬季會發行報紙(是的,他們的報紙不是尋常意義上的日報,之所以做成報紙的樣子,據說是更方便讀者在海灘曬太陽的時候閱讀),他們運營著5家實體店鋪(出售編輯部青睞的各類產品,其中有很多是和 Monocle 的合作款),經營著1家雜誌咖啡館,同時還經營一個網站和一個24小時電台。

Monocle 咖啡店

在所有這些內容裡面,網站的角色是最弱的,連電商功能也做得隨隨便便。主編 Tyler Bruler 表示對新媒體渠道毫無興趣,他的用意很簡單——一切有質感的體驗都發生在線下。在這一點上,倒是和很多奢侈品的戰略不謀而合。

值得一提的是,這不代表線上版本就沒有價值,只是很少有人能很好的運作線上兩者。想要更好地平衡線上和線下,你還可以有更多新的創意。在新媒體界,真正優秀的產品還有很大很大的市場,從內容到形式都是如此。

最後附上 Stack 「年度獨立雜誌」榜單,它們一定可以讓你大開眼界。除了​​Stack,你還可以去雜誌官網或者亞馬遜上購買,平日也可以去 itsnicethat 上搜尋雜誌資訊,或是去書店裡瀏覽雜誌新品。除非想讀雜誌的太過小眾,大部分雜誌也能在淘寶上買到(加不加價就難說了)。

 

年度最佳雜誌
獲獎者:The Gourmand
候選者:Flaneur(德國柏林)
The Outpost(黎巴嫩貝魯特)
最佳新晉雜誌
獲獎者: Weapons of Reason(英國倫敦)
候選者: American Chordata(美國紐約)
Benji Knewman(拉脫維亞里加)
年度最佳封面
獲獎者: Guts(愛爾蘭都柏林)
候選者:Avaunt(英國倫敦)
Cercle(法國斯特拉斯堡)
年度最佳攝影
獲獎者: Victory(美國紐約)
候選者: Four & Sons(澳大利亞墨爾本)
Gather Journal(美國紐約)
年度最佳插圖
獲獎者: Weapons of Reason(英國倫敦)
候選者: Little White Lies(英國倫敦)
The Ride Journal(英國倫敦)
年度最佳虛構類作品
American Chordata(美國紐約)
年度最佳非虛構作品
The Lifted Brow(澳大利亞墨爾本)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各雜誌刊物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