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在美國, 夏季節令在九月一日勞動節劃下官方句點, 我們一家則在八月三十一日殺到舊金山的Slow Food Nation市集,在滿坑谷的有機好食, 摩肩擦踵的同好陪伴下,精彩的度過今年最後倒數夏天, 同時元氣飽滿的秋收冬藏的季節。

慢食Slow Food, 在強力發聲人士,媒體和一群不可否認的搶搭便車促銷產品之投機人士的推波助瀾下,漸漸有了風起雲湧之勢。

理當覺得開心的,畢竟是自己認同且一點一滴在實行的食飲生活哲學,可是當我和周遭朋友提及要去Slow Food喜年華會趕集時,此起彼落的「哦! Slow Food? 是指細火慢燉的食物嗎?」,「慢食, 嗯, 是慢慢吃飯嗎? 」之類的回應時, 心裡那個慢食愈來愈深植人心的瑰麗泡泡,就這麼一個一個爆裂幻滅,慢食之路,顯然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

其實大凡這種需要在生活裡將積習連根拔起, 對抗全球沛然莫之能禦的一致化霸權化的力量,重新植入種子新芽的事, 除了和時間拚搏,潛移默化的帶動實行,也沒有速成捷徑,不過,就某方面而言, 這倒也符合慢食的精神便是,比較擔心的是, 一窩瘋炒造慢食,造成似是而非的誤解,眾人慢食語彙朗朗上口, 但卻只知表象不明內涵,橫豎就是,完全徹底消費到涓滴不剩,最後,始亂終棄。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雖然無法扭轉, 至少還是可以在這裡為一己發聲,聊表心意 多一個認同是一個,以前常覺得自己是悲觀主義者,可是慢慢發現, 骨子裡其實又有種不輕易屈服的堅韌(我想那應該可以歸功於魔羯座之力量吧!)。總會在某些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樂觀的悲觀主義者,或者是比較貼切的標籤,對於認同的信仰,無論如何不會輕易妥協放棄。

慢食生活是其一,對我而言,慢食的生活況味,並非一朝一夕脫胎換骨似的改換,是在時間流裡因為一些事一些人一些體悟,逐漸匯聚而成的堅持,如果我可以,當然任何人也都可以,自覺是第一步,再來是點點滴滴汰舊換新的恒常執行,我不太喜歡強調實踐度百分比,在自己覺得寬裕自在的範疇裡去做, 就值得給自己掌聲了。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就我自己的認知來說,這個由義大利人佩屈尼(Carlo Petrini)於一九八六年所發起的慢食運動,並非速食的反義詞,重點不是在打擊全球速食化的趨勢,而在鼓動人們覺醒並悍衛自己與生俱來享受生活的權利,同時肩負起保護這些能為我們帶來生活至樂的飲食傳統文化之責任。

慢食奠基在生產食材產地與餐盤之間強而有力的連結,慢食是美味的、乾淨且公平的, 在取悅味蕾的同時,地球不會因此受到傷害,而食材提供者足以得到公平的回收對待,我很喜歡慢食運動裡,將位在食物鍊裡最末端的品嚐者,視為共同生產者, 而非單純消費人的觀點,因為藉由認識食物的源頭,如何生產,並因而全心全意的支持那些養孕種植出這些帶給我們無上元氣和絕美滋味的生產者。

我們正扮演著積極主動的互助生產之角色,這所傳達的思維是, 我們有責任,對自己也對整個生存環境,而藉由集體消費參與,我們有足以改變世界的力量。而對我而言,慢食最奇妙的地方在於,當我以一種全新的思維來看待食物時,慢慢的連帶也鬆動我對生活其他事物的看法,慢食,絕不只是潮流,它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值得體現的新的舊生活風格。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我的好友J說我有好說教傾向, 真是一點也沒錯,說著說著就立正站好起來了。 總之,我是慢食生活的食踐者,也希望有更多人一起加入,但這並不表示我會熱烈地支持響應所有慢食活動市集。誠如我之前所說,去參加慢食活動不代表你就很慢食,慢食不需要曇花一現的熱情,慢食需要日日生活的實踐。

所以在美國第一屆由美國美食界天后Alice Waters掛名籌辦的舊金山慢食市集剛開始起跑時,我猶豫著要不要買票,活動演說品賞參訪農場等排得很是多姿多彩,不消說,價格也是頂級的,我打著算盤想到底划不划算,因為我自個兒去挺無聊,但攜家帶眷又很傷荷包,而且我對慢食食材品牌算熟絡,總覺去了不會值回票價,顯然比我更樂意掏錢的人不少, 票很快售罄,也好,省下我猶豫煩惱的時間,最後,我考慮著去位在舊金山市民廣場前的Marketplace和有機蔬果園圃湊熱鬧,免費入場當然是關鍵,但現場規劃起來挺有意思也是原因。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位在舊金山Civic Center廣場的Slow Food Nation區域總共劃分成三個部份,一側邀請各地農場來參售(看來是加州尤以灣區為主),算了一下,大約有六十多家, 遊戲規則是每家只能限售自家嚴選蔬果一種,也就是不能打人海戰術,只能推派實力最堅強的品項上場,現場供大家研究品賞試吃採購,中間廣場則動用為數眾多的人力物力,打造出一座臨時有機蔬果園圃,供大夥欣賞認識, 至於這期間種植的收成則捐給食品銀行(Food Bank),立意是不錯,對我這常下鄉跑農場的人吸引力不大,另一區則是所謂慢食速食, Slow on the Go,邀請了十家舊金山地區享有盛名的餐廳店家,像是Blue Bottle CoffeeBi-Rite CreameryFatted Calf等,推出幾個以慢食為本,烹調製作的簡單美味街食,嗯, 我承認,我大半是衝著這區而去的,在美國難得有市集小吃的機會,而且還是打著慢食烹調的主張呢!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當日陽光大好,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我們決定搭Bart進城,Civic Center是其中一站,走丁點路就到,雖然費用偏高,但省了找停車位之苦,也符合慢食精神也算值得。

到了現場 果然不出所料現場人海洶湧,痛恨人擠人的我,滿想當場掉頭回家,可是就在擠進門,品嚐到Farmhouse CultureHoly Smokes Sauerkraut, 貪吃本性大獲全勝,一般來說,我挺喜歡古法醃漬的食品,可是對口味極挑剔。

而這款Sauerkraut出乎意料的對我味,有機蔬菜和海鹽加上以橡木煙燻出來的墨西哥辣椒、用傳統方式醃漬出令人驚喜的迷人風味, 入口是純粹的清鮮,然後是一股強悍的酸勁襲來,紅蘿蔔高麗菜小蘿蔔被海鹽馴服之後的脆口,和淡淡的鮮辣後勁,非常完美的演出,感覺神似泡菜,但不像中式偏甜、韓式太人工味,買了一盒回家,成了我最愛佐食小菜。

Sauerkraut振奮了我的士氣,頂著近午時分的豔陽,我們像逆流而上的鮭魚一樣,撥開迎面而來的人群,繼續美食探索,買了Live Earth Farm的金黃莓當佐路零食, 一顆顆咬將下去汁液四濺的甜美 真是天賜美味。

跳過我一向熟悉的農場,一路續嚐了剽悍的Elixir初榨橄欖油,J&P美味到難以置信的有機草莓, Lagier Farm清新甜美的葡萄、 Apple Farm的香脆蘋果、 Cowgirl Creamery的秋冬新品起司Pierce PT,口感軟滑奶香適中, Ancient Organics以印度古法提鍊出來的奶油中的菁華,美味且營養的Ghee, 神馳美味,可惜代價非凡。

遠遠就看見一條人龍,原來是之前在Min Picks裡介紹過的有機冰淇淋新品牌Three Twins, 機會難得,遂加入排隊陣容,這回試了用Cowgirl Creamery 的Cream Fraiche製成的品味, 喜歡濃濃奶香者必定傾心,大約走過一圈,決定先祭祭咕嚕作響的五臟廟。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Slow on the Go這區,一長排店家完全開放,各家之間只以簡單鐵架區隔,感覺有點像小時候的廟會。餐牌上除了明列品項之外,更細述餐廳店家簡介, 食材來源簡介和地圖。當然, 絕大多是灣區取材,廚師和助手外場等人手,在簡單一目了然的空間揮汗煮食。

大約因為時值午膳光景,幾乎所有攤位皆大排長龍,為了選擇餐點,內心又是一番掙扎, 最後,我們選了Imperial Tea Court的家傳手工牛肉麵,Fatted Calf的茴香香腸三明治, Out the Door的自然豬越南米粉, 來自喬治亞大廚Scott Peacock烤製南方風味料理–火腿比斯吉佐莓醬,其實若行有餘”胃”,我真想每攤都嚐一嚐,就我們選的品項來說,牛肉麵的麵條有點小糊,不過燉牛肉調味完美軟軔適中,好吃極了。

Fatted Calf現烤茴香香腸噴香多汁,配上彩椒洋蔥和手工麵包,非常完美,舊金山越南名廚Charles Phan的副牌餐廳Out the door涼拌越南米粉, 盛夏吃來透心涼,上頭的自然豬五花肉丁微焦香甜是一絕,可我必需承認, 最讓人驚豔的, 是那道平常不容易吃到的南方料理火腿比斯吉,據說比斯吉是用Fatted Calf提煉出品的豬油製作, 配上精燻火腿和有機奶油,再沾彩莓醬食之, 光從這描述想像也知道, 肯定是極品。真的, 以我們已分吃完三道餐,大約七分飽之勢,嚐了第一口比吉司, 還是有怦然心動感,就知道美味威力力道驚人。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滿足胃囊, 想著該以什麼來畫下午餐的句點好呢? 答案是一杯鮮西瓜汁與兩杯Blue Bottle Coffee的冰紐奧良咖啡,Blue Bottle是我的舊金山咖啡愛牌之一,可我是個拿鐵迷, 無論到哪兒都點拿鐵,不過,今天Blue Bottle只賣紐奧良冰咖啡, 配這樣的天氣和心情正好,這冰咖啡的神秘香氣來自菊苣, 出乎意料毫無甜度,拿音樂來形容, 就是一首以咖啡和些許鮮奶交織而成的悅耳旋律,濃郁到位,堪稱在美國喝到最正點的冰咖啡了。

拿著咖啡逛了一下有機園圃,栽種的都是我向來熟悉的青蔬,所以就沒多逗留。繞到農夫市集採買了,Farmhouse Culture的Holy Smokes Sauerkraut, Fiscalini Cheese Company的得獎起司San Joaquin Gold Cheese和 Happy Girl Kitchen Co.的經典漬小黃瓜之後,決定移師到Slow on the Go烹煮區後頭的油綠草皮上坐下小憩再返家,這樣一個夏末秋初的時節,在心儀的城市裡,啖著安心美味的好食,啊!真是美好的一天!我心裡這麼想。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除了味蕾的享受。一天下來的慢食活動也帶來一些思考的面向。Slow Food Nation就媒體曝光和知名度這點而言。應該是成功的。只是長遠效果如何 實有待觀察。

在六萬人的訪潮裡,扣除如我一般早就信仰慢食的人士, 和週末趕集湊熱鬧去的蜻蜓點水散客,真正能成功影響的人又有多少? 倒是九月初去上了Happy Girl Kitchen Co.畢生第一堂有機蕃茄罐頭廚藝課,聽到同班同學,剛好也在慢食市集裡當義工的Holly說,以Fort Mason為中心的付費活動,不如預期成功,尤其是品嚐會,人擠人,心情和氣氛都不是太愉悅, 倒是Civic Center的農夫市集, 她讚不絕口。

我聽了有些小竊喜, 覺得自己的判斷正確,Holly在Victory Garden有機園圃義務服務,我們一致同意,花圃的立意甚佳, 但是那好像荷蘭填地, 憑空在廣場上變造出一座有機園圃, 一土一石都是銀兩換來的,園圃是獲得極大回響沒錯,舊金山市長也決定延長其壽命至十一月再拆除,雖然明知永久存續不太可能,可不免還是覺得花下巨資,只為數個月的存活光景,感覺很噱頭很不「慢食」的啊! 這, 算是我的舊金山慢食日的小抱怨吧!

Slow Food Nation San Francisco

All images by Min |  文章出處mindestyle.com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蔡惠民 a.k.a. Min 住在舊金山灣,一手拿鏟子,一手爬格子,說設計只懂皮毛,看時尚略知一二,煮料理小有天份,買好物身手過人,譯過幾本都會愛情小說,寫過幾個專欄,主持兩個部落格。 >http://www.minpicks.com >http://www.mindestyle.com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