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開啟創作自信之旅》一書是為創作者克服創作會遇到的種種困難,那麼Austin  Kleon的《點子就要秀出來》會是作品完成後的「自我品牌」經營指南,藉由「分享」吸引志同道合的潛在觀眾,更是不喜歡主動推銷朋友的優雅替代方案。

點子就要秀出來:10個行銷創意的好撇步,讓人發掘你的才華
Show Your Work: 10 Ways to Share Your Creativity and Get Discovered
作者: Austin Kleon
出版社:遠流

 

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許多生性害羞、才華洋溢的創意人,即使他們的作品出類拔萃,但要他們主動為自己的作品「發聲」簡直比登天還難。喜劇演員Steve Martin用一句為人傳誦的名言,點醒了創作後要「主動推銷」的惱人問題:「做到出類拔萃,別人就不會對你視而不見。」只要你專心自我精進,別人自然會找上你。

在這人人都有舞台的時代,創作者不同於以往,無需在大街吆喝為替自己的作品拉觀眾,而是讓這些想要找到你的觀眾注意到你;一個簡單的方法,可以把自己的作品公諸於世,讓人發掘,同時專注讓自己的能力卓越超群:分享

作者Austin Kleon說:「幾乎現在所有我景仰、會試著偷學的對象,無論職業為何,都會把分享當成例行公事。他們會對於自己現下的工作開誠布公,絕對不會保密到家,並且持續在網路上分享工作內容的點點滴滴,包括點子與學習感想。他們不會浪費時間打關係,而是善用網絡創造關係。透過大方分享點子與知識,他們往往能贏得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觀眾:或許會變成夥伴、會提供回饋或贊助。」

 

這不是自我推銷,而是自我發掘──讓別人參與你的創作過程,然後讓他們來偷你的點子。創作的關鍵在於過程,而非成品,每天分享一點新的東西,時時保持業餘者的心態,你和你的創作就有無限的可能性。

 

現在的人資主管看的不只是你的履歷,還會瀏覽你的facebook、instagram,將你的名字暱稱打在google上搜尋,讓網路與論成為他的面試過濾器;或者你還是學生,但因為把課堂作業放上網公開,有可能接到人生第一個案子。說不定,即使你丟了工作,社群網路上還有一群人熟悉你的作品,隨時能再介紹新的給你。或者你無心插柳的業餘嗜好變成了專業,只因為有死忠粉絲挺你。或者:你可以把大部分時間、力氣、心思都投入琢磨一種技巧、捉摸一門生意,或是經營一項事業,同時你還可以讓你的工作或作品有機會吸引到同好。

別再害怕自己的點子被剽竊,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點子就要秀出來》告訴我們一定要敞開心胸,大方分享,勇敢面對──成為其他創作者會來偷學的創作者。請秀出你的點子!

 

文章試讀

///要想過程,不要想成品///

「很多人很習慣只看工作的成果,他們看不到你為了產出成果經歷的工作另一面。」──美國流行樂天王/ Michael Jackson

 

讓人一窺創作幕後

一個畫家談論「創作」時,她說的可能是兩件不同的東西:作,也就是裱框掛在藝廊裡的成品;以及創,指的是工作室裡每日進行的幕後工作:尋找靈感、構思點子、在帆布上揮灑油畫顏料等等。「畫」可以是名詞,也可以是動詞。就和所有工作一樣,一個畫家創作的過程和創作的成品是不一樣的。

傳統上,畫家受到的訓練是要把創作過程視為自己獨享的祕密,這樣的想法在大衛.貝爾斯(David Bayles)以及泰德.奧蘭德(Ted Orland)合著的《開啟創作自信之旅》(Art &Fear )書中清楚說明:「除了你以外,所有欣賞作品的人在乎的是產品,也就是最終的成品;只有你會在乎過程,也就是創作的經驗。」藝術家理應要閉門造車,用鎖和鑰匙保管自己的想法和作品,等到生出個人的偉大作品之後,才試圖與觀眾連結。貝爾斯與奧蘭德寫道:「觀眾根本沒興趣知道創作的細節,因為從成品來看,幾乎看不到這些細節,或根本不知道有這些細節存在。」

在數位時代之前,這些說法還有道理,因為當時藝術家與觀眾連結唯一的方式,是透過藝廊展覽或者貴氣的藝術雜誌專訪。但如今,藉著善用網路及社群媒體優勢,藝術家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分享,而且成本極低。她可以決定要分享多少作品及個人隱私,想要的話也可以大方公開創作過程──她可以分享素描草稿和未完成的作品、貼出工作室的照片,或者在部落格裡暢談是什麼影響了她、靈感從哪裡來,以及使用什麼工具等等。藉著分享一日日的創作過程──亦即她真正在乎的事物──她可以和觀眾建立獨一無二的連結。

 

對很多藝術家來說,尤其是在無網路時代長大的那一代,分享創作過程隨之而來的這種開放性,以及易招致負評的可能,令人退避三舍。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在1846年寫下:「多數的作家──尤其詩人──都情願別人以為他們創作是憑藉極致的癲狂,一種狂亂的直覺。如果要讓大眾窺探創作幕後,他們可能會嚇出一身冷汗。」

 

但是人類總是對其他人,以及其他人都在做什麼感到好奇。「大家真的想看香腸是怎麼灌的。」美國設計師丹.普羅維斯特(Dan Provost)和湯姆.蓋赫德(Tom Gerhardt)在他們談創業的書《一定很振奮》(It Will Be Exhilarating )裡是這麼說的:「持續把過程公諸於世,你就可以與顧客建立一種關係,讓他們看到產品背後的靈魂人物。」觀眾不只想發現絕佳的作品,他們也渴望有創意,也想成為創作過程的一份子。

透過放下自我、分享創作過程,我們讓其他人有了與我們及我們的作品建立持續連結的可能,也有助於我們精進作品。

 

為了產生連結,我們得讓自己被看見,看得一清二楚。」──美國作家/Brené Brown

///別變成人肉垃圾郵件/// 

「人發現有聽眾的時候,就會說出有用的事了。」──美國作家/Richard Ford

 

閉上嘴,聽人講話

我念大學的時候,每一堂創意寫作工作坊的課堂上,總會有某個同學說:「我熱愛寫作,但我不喜歡閱讀。」顯然,你大概可以馬上把那位同學趕出去了。每位作家都知道,如果你想寫作,就得先閱讀。

 

「寫作圈裡到處是蠢貨,投稿給某間雜誌社,想發表文章,卻連那本雜誌都沒讀過。」作家丹‧ 喬恩(Dan Chaon)說,「這些人一定會被退稿,那是他們活該;他們哀嚎著說都沒有人願意接受他們的故事,也不用為他們感到難過。」我把這些人稱作人肉垃圾郵件。他們無所不在,而且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的蹤影。他們不想先努力付出,而是當下立馬就要得到報酬;他們不想聽你的點子,而是想告訴你他們的點子;他們不想去參觀展覽,卻在人行道上往你手裡塞宣傳單,呼喊著叫你去看他們的秀。你應該同情這些人、同情他們的妄想,有些時候,他們就是不理會人家悄悄遞上來的便條紙:「這個世界不欠任何人任何東西。」

 

當然,不是無名小卒才會變成人肉垃圾郵件,我看過很多風趣、事業有成的人慢慢變成這樣,這個世界變成只繞著他們和他們的成就打轉,他們找不到時間關心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事情。

 

今時今日,有前瞻性的藝術家不管多有名,他們不會只追求粉絲或是被動等著顧客上門,他們會尋找未來有可能合作的對象,或是能夠一起籌備作品的人。這些藝術家很清楚,好的作品不會憑空出現,藝術的經驗一定是雙向道,若是少了回饋便不完整。這些藝術家會在網路上出沒,回答問題,他們會問問有什麼推薦閱讀的好書、跟粉絲聊聊他們喜愛的東西。

 

知名音樂製作人Adrian Younge某天掛在推特上,發了一則推文:「哪個比較好,表演藝術家(TheDramatics) 還是戴方尼克(The Delfonics)?」就在他的追蹤者展開一場激烈的辯論,爭吵著這兩個靈魂樂樂團孰高孰低時,有一位追蹤者提起,戴方尼克的主唱William Hart是他父親的朋友,而哈特正好非常欣賞楊的音樂,這位追蹤者建議兩人應該合作。楊說:「簡單說呢,隔天,我就跟威廉‧ 哈特通上電話了,我們談了大概有兩小時吧⋯⋯我們實在太投緣了,簡直是冥冥中注定好的。」然後楊便和哈特一起製作了一張全新唱片,名為《埃居安‧ 楊呈獻:戴方尼克》(Adrian Younge Presents TheDelfonics )。

 

這個故事之所以精采有兩個原因:第一,這個故事是我唯一知道,有張唱片的誕生可以回溯到一則推文;第二,這個故事展示出,當音樂家把自己放在與粉絲同等的位置上與粉絲互動,會發生什麼事情。

 

如果你想要粉絲,自己就得先當個粉絲;如果你想讓一個社群接受你,就應該先成為社群中的好公民。如果你只是在網路上點出自己的東西,這個方法是不對的。你必須有所連結。作家布雷克‧ 巴特勒(Blake Butler)稱之為「化身開放的節點」,若想有所得,必先付出;如果你希望別人注意到你,你要先付出注意力。偶爾閉上嘴,聽別人說,認真思考,體察別人的心思。不要變成人肉垃圾郵件,而要成為開放的節點。

 

「你想要的是追隨他人,也想要他人的追隨,這些人都關心你關心的議題。我們一起完成這件事,這件事關乎我們的心和意志,而非只是吸引眼球而已。」──美國作家/Jeffrey Zeldman

 

/// 賣出| 出賣///

「賣出……我不是很迷這個詞。我們都是企業家,對我來說,我不管你是開傢俱店還是什麼的,你能掛上最棒的招牌就是『已賣出』。」──美國歌手/Bill Withers

文藝復興的藝術也需要金主

人都是要吃飯、付房租的。美國藝術家班‧ 尚恩(BenShahn)說:「業餘藝術家就是用外頭的工作來養活自己,好讓他繼續畫畫;專職藝術家則是讓太太去工作,好讓他繼續畫畫。」不管藝術家能不能用自己的作品賺錢,總是要想辦法找財源,不管是白天的工作、有錢的配偶、信託基金、藝術獎助金,或是贊助者。

 

我們都必須拋開對「藝術家總是餓著肚子」的浪漫迷思,別再認為碰到錢一定會汙染創造力。有些最具意義、我們最珍視的文化藝術作品,都是為了金錢而作:例如米開朗基羅為西斯汀教堂繪製天花板,便是受教宗委託聘用;作家Mario Puzzo為了賺錢才寫了電影《教父》的劇本,他當時45 歲了,不想再繼續當藝術家,揹了2 萬美金的債務,債主包括親戚、銀行、著作人,還有高利貸等等。披頭四的保羅‧ 麥卡尼說過,曾經有一次披頭四成員坐下來準備寫新歌的時候,他和約翰‧ 藍儂說:「好,今天來寫首歌,賺錢蓋游泳池吧。」

 

大家都說希望藝術家能賺錢,可是當藝術家賺了錢,大家又討厭他們。我們心中最愛挖苦、最小心眼的那個部分,會咬牙切齒吐出「叛徒」這個詞。不要當那種糟糕的粉絲,最喜歡的樂團發行了一張暢銷單曲,就不再聽他們的音樂了;不要在朋友有了一點小成就之後就離棄他們;不要因為你喜歡的人過得很好就心生嫉妒──應該把他們的成功當成自己的一般慶祝。

內容試閱©遠流出版《點子就要秀出來

留言「請秀一件好作品」

請在「下方留言區」寫下「推薦最近看到的一件好作品,或者秀出你的作品與連結

我們就會抽出最甘心的3位留言者,贈送《點子就要秀出來》一書作為鼓勵喔。

(例如說:「我最近在MyDesy上看到這件作品,真的實在是太有趣了,一定要跟大家分享,這是他的連結http://pick.mydesy.com/archives/53355」)

 

留言截止時間:2014/10/30

名單公佈時間:2014/11/01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生活在注重細節、充滿力量的MyDesy 環境中。持續不斷擴充、學習「美與創意」更深層的內涵,並實踐慢慢來比較快的慢活日子;認為美是最大的和諧、創意是來自於分享、靈感是可以被培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