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同事,有點曖昧的詞彙。但它不像「朋友」那麼籠統(ex:可以是朋友,幾年見一次的人是朋友,甚至髮型師都可以)。它字面意思更明確——你和那人曾經共處的地點是工作室,一起做的事叫辦公——但,這個詞也暗示了後續的萬種可能性。隨你想像。

©Jun Cen

而對三宅一生來說,最寶貴的前同事之一或許就是吉岡徳仁。提到這位男士,你或許會想到一個玻璃與光陰的痴迷者。可實際上,他涉獵極廣,小到眼藥水,大至奧運會場館(儘管他並沒有參與競標)。

△ 為參天製藥設計的眼藥水瓶身,似香水

△ 彷彿「融解」於周圍環境的光之茶室

△ 奧運場館靈感源自「泉水」,點燃後將化身為聖火本身

從三宅一生「離職」後,吉岡徳仁仍與他的伯樂合作不斷。除了去年終於實現生產的 Glass Watch 外,2000 年至今已設計了約 150 間的 ISSEY MIYAKE 店面。噢,吉岡君曾經主攻室內設計。而他最新設計的店面裡,衣服都浮在半空。

© ISSEY MIYAKE

ISSEY MIYAKE STORE At Mayfair district, London

△ 三宅一生 x 吉岡徳仁 2018 首次合作

隱於倫敦最昂貴的商業區之一 Mayfair,16 世紀建築外立面下,是另一個世界——吉岡徳仁在產品陳列上加入「浮」之理念——12 米長、尖端的三角形造型精鋼吊軌。視錯覺下,懸掛的服裝宛如浮空。

△ 燈光設計沿用幾何建築元素;鏡面壁櫃拓展空間

△ 入口簡潔,讓服裝與品牌成為關注點

△ 不規則裁切的玻璃展架,讓 Bao Bao 「懸浮」

他為何如此執著於「浮」?

有兩點,一點關於三宅一生; 而另一點,源自吉岡徳仁的過去… 媒體眼中的吉岡徳仁,他的每個創作都伴隨著新材料的誕生,「他以新材料來表達自然界的無形能量——光、聲、時空關係…」。這都沒錯。

△ 意外輕盈的 Glass Watch ,以特製玻璃捕捉「時」與「光」

但在這間店裡,卻沒有新材料。吉岡徳仁用最常見的金屬與玻璃結構,通過巧妙的切割與組合,讓服飾「懸浮」——其靈感來自三宅一生服裝特有的結構——比如,當下正在 Mayfair 店展示的兩個支線,HOMME PLISSÉ(男裝) 與 PLEATS PLEASE(女裝)。

△ PLEATS PLEASE:以「皺褶」革新日常服裝

△ HOMME PLISSÉ:自由動感的服裝結構

△ 為 Mayfair 店特製的三角造型吊軌

而吉岡徳仁的 ISSEY MIYAKE 店面設計,是對三宅一生服裝特性的最大致敬。從一根線開始,三宅團隊採用特殊的「產品褶皺」工藝加工,賦予服裝一種渾然天成的柔和與飄逸。吉岡君為 Mayfair 店設計的「浮游吊軌」,便是對這點的回應。類似的手法,也出現在他負責的 ISSEY MIYAKE 東京丸之內店。

△ 三角鋁塊的邊緣遮擋了掛鉤,讓服飾看似「浮起」

曾經,有個讓他改變的男人

長話短說,這個男人不僅讓在作為其學生的吉岡徳仁脫胎換骨,還懟英國人 John Pawson 趕緊回國學建築…他叫倉俁史朗。

△ 設計界著名貓奴倉俁史朗(大誤)

△ 倉俁史朗之後的玻璃椅,都是「追隨者」

「倉俁的作品巧妙的詮釋了漂浮因重力而表現出的短暫、轟動,光影的構築、建設與釋放等。雖然他使用了許許多多的主題以及素材,但他設計上最主要的方面是在於對重力的「消除」或「反對」。」

△ 努力抵抗重力的傘架,發表於 1986 年

倉俁史朗善於利用材質、光影,將日本文化之美融入設計之中,雖然吉岡德仁在其門下只待了約兩年,但倉俁史朗算是影響吉岡君最重要的設計師之一,日後在他的作品「TOFU」、「在雨中消失的椅子」裡,都可以看到倉俁史朗的影子。但吉岡德仁絕非倉俁史朗的殘光,他不只繼承了倉俁史朗對創新材料的應用、創造性的追求,還為自己選了條難路——更加關注如何將無形的能量通過設計來表達——「我不斷追求,將無形的事物轉化為造型材料,比如我們對光線、空間、聲音、甚至風的感知。」

△ 至少,吉岡德仁讓我看見了呼吸。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