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山修司說,「人生在什麼時候會結束,但海是不會結束的。」

在 2015 年夏天快結束時,一個人去湘南海岸看海。兩年前,去往異國的熱帶島嶼工作生活。看完這片海,延續了兩年的夏天就畫下了休止符。

在新宿站乘坐小田急線,去往江ノ島。遠離了都市擁擠的風景,車窗裡閃過的先是發光的綠意。突然,綠意被一片無邊無際的藍所取代,「是大海」人們紛紛用不同的語言驚呼、感嘆著。

陽光很耀眼,大海依舊寬廣,水面是波光粼粼的。近岸的海水是湛藍的,遠些的是深藍,接近天際的海水則是幽幽的墨色。遠遠望去,海面上泛起了白色的浪花,這朵朵「白花」不知疲倦地連綿著,起起伏伏。

列車轉了個彎兒,拐進了狹窄的居民區,海就短暫地消失了。等一會兒,車再拐個彎兒,碧海藍天又佔據了人們的視線。列車行行停停一路,大海若隱若現,直至完全消失,人們始終沒有窺見海的全貌。

沿著極樂寺朝藤澤方向的鐵道散步,周圍的民居大都是白色之類乾淨的色調。炎熱的午後,街上沒什麼人,路過的估計是家書店,門口的樓梯上擺些藍色封面的書籍。常有電車突然經過,然後融化在一片耀眼的光芒裡。鐵道一側的坡上嬉戲的孩子們,看到拍照的我,「o ha you!hello!hi!」熱情地揮著手,笑容燦爛得可以打敗太陽。

橫穿過一條鐵道,筆直走下坡道,是七里ヶ浜一片野生的大海。它與別的海相同,一樣的無邊無際;卻又不同,躁動的潮湧分明年輕又充滿了活力。陽光好的不像話,裹著深海咸腥味道的海風吹得用力,層疊的浪花漲了又退,戲水的衝浪男孩別泊岸。

沿著海岸線繼續走,面朝大海的房子都被刷成了亮眼的顏色。路很長,經過了歇腳的咖啡店,在 7-11 門口遇見了散步的柴犬一家。終於到了鎌倉高校前,櫻木和晴子相遇的路口還在,只是放課後回家的少女不再是籃球部的經理人。

一輛電車呼嘯而過,等待你的是否還是晴子的笑顏和人生的征途是無邊的大海。

 

圖文出處/ 膠片的味道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