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人需要往回走一小段路
才更明白怎麼繼續往前走

一盞燈,透出的不會只是一抹光,有時,它更是點亮傳統與未來、過去及現在、你我和空間等彼此間對話的重要橋樑。

Screen Light 一盞由對「紙」材相當熟悉的樹火紀念紙博物館,與相當喜歡在傳統的東西中挖掘出更多有趣元素的柒木設計,所一同合作進行的產品設計。

這盞源自於「扇子」為靈感所進一步設計、誕生的產品,正是一以東方文化為底蘊,不只有搧涼解熱之意象上的連結,更富含著精神上寄情託志的灌注。在這 Screen Light 中,燈光透出的,是富含手工智慧與自然美好的層次美,而那猶如屏風的呈現,也使光多了一絲柔合與溫潤。

樹火柒木

略帶神秘氛圍的黑是採以 100% 木漿纖維之紙捻,後加入棉線與聚酯纖維等強化其韌度後所加以編織而成的,其質地輕盈又以天然純粹的素材所設計而成的 Screen Light,正讓傳統與現代間的界線,就這麼自然而然地消逝了…

米白色的純粹也將設計與生活做了最為直接也最樸實的連結,在這盞由無一相同的紙張製成的產品中,我們也很開心於有機會與樹火及柒木有對 Screen Light 進一步的認識,以下,就來聽聽他們的分享:

在這次的雙品牌設計中,是以什麼樣的精神核心為主軸,進而一同完成這一項設計?而在這核心理念之下,有什麼故事能和我們分享,讓我們更貼近產品的核心精神?

SUHO:「我將不與你談及紙的美,如果它離生活太遠」,在設計和美學的基礎上,樹火更重視生活經驗與情感的細節,並很欣賞在柒木設計的作品中那種無厘頭的趣味性和驚喜!

一面紙門、一把小扇,都是在東方文化中很重要的標誌,利用直覺的設計,解構了燈的概念,不用包裹住光,一面紙與一盞燈即能直觀表達。透過光的紙,赤裸自然的質地能被淋漓盡致;透過紙的光,也更能篩落充滿層次的曖昧光影。

在眾多的「紙」項目中,為什麼最後是用此兩款素材作為呈現?和我們再多說說這兩項材質的特色吧!

SUHO:紙張與布料的製程過程非常不同,當纖維在水中自由漂浮,透過抄製的一瞬間,纖維自然又均勻的重新交織,因此透過微觀的角度,便能夠欣賞到植物纖維自由不拘、隨機排列的自在,這是紙張最為獨特的精彩。

米色款的手工紙扇面每一張都擁有獨一無二的面貌,讓光線的灑落更有層次;黑色款是以紙蓆為扇面,紙蓆是採用 100% 的木漿纖維揉製成細長的紙捻,加入棉線及聚酯纖維強化韌度後交叉編織而成,尊貴神祕,充滿設計感。

KIMU:我們喜歡米色的紙呈現出紙真實的樣子。相反的,黑色的則不像紙,也讓紙有了更多的想像。

此 Screen Light 的設計、生產的過程中,是否有遇到什麼是顛覆於您們過去所想或印象較為深刻的環節?在其中學習、收穫到了些什麼?

SUHO:組織一張扇面,其實有很多細節,考量到設計的實用性與工藝的精緻度,當結合起不同質地的素材,扇面各環節點的串接都必須手工一面一面糊出,透過手感的經驗拿捏,才能達到紙纖維最完美的張力平衡。

KIMU:其實扇燈的原型是扇子,我們都認為「糊紙」是一件簡單的事,但發現做起來竟然這麼難,而且經過了這麼久,卻還是手工?

「紙」對您們而言的代表的意義是?

SUHO:紙,是從大自然所孕育的生命而來,再經由文明的創發和文化的薰陶而有了各種不同的面貌。

紙的本質因傳承感情和溫度而生,我們所有紙上的經驗都跟生活息息相關,因此樹火向來給予紙最開放的空間,讓所有的可能性在其上滋生。

KIMU:對柒木而言的意義,是溫度以及一種熟悉的記憶。

「傳統」與「現代」,對您們來說各自有著什麼含意?

SUHO:樹火老家 ─ 埔里的長春棉紙廠是台灣現存最古老的手工紙廠,造紙的老師傅們日復一日的抄製紙張,承襲傳統匠人的工藝精神,安定而專注的對待每一張紙。

東西對了,用一百年都不過時;方法對了,花一百倍的時間都值得做。」透過歲月梳理出來的智慧和情感,也讓樹火持續去思考,在傳統工藝和當代設計間拉一條線,讓生活經驗裡的細節,自己長出來。

KIMU:因為傳統而有了現代, 柒木人以前一直幻想當考古學家,所以對於傳統有點迷戀,希望在設計裡還是可以保有傳統的身影。

未來,還會朝哪一個類別為我們帶來更多以「紙」為出發的精彩們?

SUHO:紙不一定是一直進化的,或許回歸到最原始的紙張,貼近生活與人;或許不去限制任何可能,在藝術、科技等不同面向,挑戰紙的極致之美。

 

樹火 X 柒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