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的美麗Savage Beauty—大都會博物館用這來總結Alexander McQueen的作品真是貼切。

這位2010年自殺的天才設計師,作品充滿戲劇性,就跟他的人生一樣,敢於挑戰世俗、充滿視覺張力和自我主張,永遠有意想不到的創新。他,是時尚界的搖滾巨星。

浪漫化的死亡、性、腐朽和黑暗。McQueen似乎老是在跟死亡調情。他用了很多奇怪的元素,有些甚至可以被歸為「醜陋」。他擁抱凡人視為「醜陋」的樣貌和構造,然後用他的剪裁和設計轉化為美地離經叛道卻又讓人震撼甚至動容的作品。

策展人 Andrew Bolton 說:「McQueen 的作品,最令人驚艷的是那種過分奢華、大膽嘗試的『浪漫』,他將作品賦予戲劇性的場景,以及和敘事性的結構,宛如藝術界的前衛裝置和行為藝術。」

McQueen「野蠻的美麗」,「醜陋的優雅」的作品,很容易直接聯想到Lady Gaga。的確,McQueen為Gaga設計過太多秀服了,最有名的就是Bad Romance裡面的服裝,還有MTV頒獎典禮上的蒙臉血紅蕾絲裝,以及Gaga會見英國女王時穿的維多利亞誇張袖剪裁的火紅皮衣。 除了Lady Gaga身上那些奇異的時尚宣言,McQueen也可以創作出優雅的晚禮服。擔任法國品牌紀梵希創意總監的經驗讓他能在兩種風格中來去自如,但走出大名牌的陰影成立自己的品牌後,McQueen開始完全釋放自己。

我很喜歡他的「N0.13」—有人說靈感來自垂死的天鵝,但其實McQueen真正的繆思是德國藝術家Rebecca Horn。這一襲由名模Shalom Harlow穿著的裙子,原來是畫布的米白色調,她站在旋轉舞台上讓兩具機械人將綠、黑墨水直接噴射在她身上,裙子上的墨色隨機落位,成為一幅狂野的山水潑墨。

這一件灰紫色絨布上的精密刺繡全由人手把真絲一針一針刺出圖案,McQueen靈感來自非洲婦女把物件頂在頭上攜帶的日常生活動作,衣服袖子和圖案則明顯取材自日本和服。重點是他的袖子看起來像是交叉在腰際與衣服縫合,彷彿是將人束縛囚禁在衣服裡。數個衝突的概念讓我雞皮疙瘩,但又無法將視線抽離。這在當年已被肯定是McQueen傳世之作。

「野蠻的美麗」也點出McQueen設計裡對身體政治性的探討。McQueen在2001 Voss系列的秀場中,設計了一個讓人五味雜陳的Ending。秀場上一個用四面鏡子架起的大箱子,映照著兩邊成列的時尚雜誌編輯,然後鏡子慢慢向外打開,快落地時直接打碎在地板上。在飛濺的玻璃碎片和從箱子飛出的蝴蝶中,觀眾赫然看到一個被主流社會定義為肥胖的女子,全身赤裸地側躺在台上,頭戴著讓人毛骨悚然的罩子,緩慢沈重地呼吸。

這個作品完全是啟發自詭奇攝影師Joel-Peter Witkin的知名作品—他用古典繪畫裡的構圖概念,呈現他稱為「帶有基督的傷痕」,具有「肉體的奇蹟」的畸形人,他的畫面滿溢著痛苦,死亡,指向人類的病態。McQueen的女主角身體完好,但在紙片人盛行的時尚圈裡,肥胖恐怕也與醜陋畫上等號。McQueen用非主流美的標準的女體來為VOSS系列做結語,非常具有膽識。

而這樣一個設計天才、叛逆卻反抗有理的藝術家卻輕易地結束了他的生命。與其跟隨媒體的流言流語說,McQueen在其摯友與母親相繼離世後,太沉迷死亡的感覺,所以他自然就選擇了這種對生命的極端解決方式。我願意樂觀地相信,這是因為上帝需要新裁縫師,McQueen只是到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去。

文章出處 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