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到舊金山,去到一個很有趣的社區 –  Mission District教會區。這裡不是你印象中的舊金山,有被雲霧籠罩的紅色大橋、漁人碼頭、有機市場、cable car 、山頭上美麗的小房子。教會區像是拉丁版的布魯克林區。這裡有拉丁糕餅店和Deli,放著拉丁搖滾樂的家庭美容院、傳統肉販店,同時又有舊金山最好吃的冰淇淋店,數家獨立咖啡店、還有數不盡的壁畫!

走在Mission 和24th Street交叉口,隨處便可見到壁畫的蹤跡,小從一扇窗戶、一個變電箱,大到一個停車場,或是整棟建築,壁畫像是無限制地蔓延叢生。 1960年代,大量的拉丁族裔湧入此區,許多的墨西哥及中南美洲移民來到這裡,也帶來了拉丁民族的壁畫文化。

壁畫一向是拉丁社群的傳統文化,早期壁畫的主題跟移民生活、拉丁精神信仰和社會運動都息息相關。比如60 年代的民權運動對當時的壁畫創作者有很深的影響,很多拉丁裔的藝術家都利用壁畫來表達對當時美國對中美洲國家政策的立場。

今天這些曾標誌著時代精神的壁畫仍有少數還在原來的牆上,而新一代的壁畫創作者仍持續用壁畫來為民間甚至是國際議題發聲。主題從全球化、農民、反戰、勞工剝削到族群關係都有,當然也少不了拉丁南美洲壁畫常見的和平、希望與革命和神祇的主題。

統籌這些壁畫創作的是位在Mission正中央的「Precita Eyes」壁畫推廣組織。作為美國早期成立的少數幾個壁畫非營利組織, 普是社區藝術行動的先驅之一。 壁畫除了本身的藝術性,參與製作壁畫的過程就是行動主義的在地擴張。


Mission也不全都是這種嚴肅的創作,偶爾可以見到像「野獸國的故事」,很有朝氣的卡通化植物寫生、好萊塢電影明星的拼貼、純文字(像是藝術家Lawrence Weiner的作品)等等,提醒你新血和新觀點已經滲入這個社區。而與這些新類型壁畫相得益彰的,便是滿街跑的獨立咖啡館了。

乍看之下,拉丁美容院和肉鋪與hipster咖啡館?衝突卻又有趣的對比,在一個移民城市中卻似乎又是理所當然。這背後的故事跟所有大城市一樣,藝術家和年輕人為尋求低廉的房租,往城市外圍發展,而Mission區就在舊金山的邊角,原本是勞工階層的移民居住之所,年輕人和藝術創作者慢慢遷進,indie 小店、咖啡館和書店也就應運而生。

Mission有舊金山最好的咖啡館如Four Barrel、Rituals、Coffee Bar和Philz。整個Mission區是一大塊平地,三邊則都是山,靠近東邊的Potrero Hill聽說是很多舊金山的Startup工作的人喜歡住的地方。而新的咖啡館Summit就被許多正要創業的人暱稱為他們的行動辦公室。

位在Precita Eyes斜對角的Humphry Slocombe則是號稱舊金山最好吃的冰淇淋店之一。這家店的以口味古怪出名,黑胡椒和鹽,咖喱+花生醬、Jalapeno、鵝肝醬、開心果加bacon等等,還有一堆以酒為底的冰淇淋。店主立志要製作成人口味冰淇淋,  也因此打響名號。我吃的Secret Breakfast號稱是許多舊金山人早晨要一解酒癮的選擇。這款冰淇淋是用 Bourbon酒和早餐玉米片做的,酒精之濃真的就像在喝酒呢!

走在Mission區,咀嚼著新文化與舊文化的對比、新移民(hipster)與老移民 ( 拉丁社群 ) 的mashup、咖啡館與常民小店的融合等多元又複雜的意義,是一種體驗的興味。眼前的不只是一片單純的街景,而是隨著時間的擴散,走出自己獨特風格的文化混種呢!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