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2009 年的中國,智能手機還沒有現在這樣流行,但是 UNIQLO 這個服裝品牌已經不斷成為中國大街小巷的話題,而這一年,《佐藤可士和的超級整理術》的中文版已經完成第一次印刷。

次年的 2010 年,當整理術第七次再版時,在中國的創意圈中,幾乎已經沒有人不知道佐藤可士和這個名字了。

佐藤可士和的「士」字訓讀 SAMURAI,在日語中有「武士」的意思,在中文中關於士的詞語的有國士無雙、士大夫等等。取其意思共同的地方,被稱作士的人,不僅指代能力亦有兼濟天下的社會責任…從可士和的工作中,我們可以看到關於這樣的精神,而他之所以能常成為話題,想必也並非偶然。

佐藤可士和,1965 年出生於東京,1989 年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 Graphic Design 學科,同年進入博報堂,2000 設立創意機構「SAMURAI」,作為品牌戰略統合的製作人,以強有力的姿態,從理念構築到溝通策略,視覺開發,企業品牌諮詢(consulting)等,一氣呵成展開工作,獲得多方面的高度評價。

他為全球化社會提供新視點,是日本相當具代表的創意人之一。曾獲,東京 ADC 大賞、朝日廣告賞、JAGDA 新人獎、JAGDA 亀倉雄策獎、東京 TDC 獎,日本包裝設計大賞金獎等等。

什麼是 Art Director?

TOPYS:您的職業是?

佐藤:藝術指導(Art Director)

TOPYS:時常聽說這個詞,但是所謂的藝術指導到底是什麼呢?您又是怎樣的藝術指導呢?

佐藤:我想藝術指導(Art Director)本來的意思是做廣告、雜誌整體管理統籌的人。但我想在更廣義的範圍上進行嘗試,在 Art Director 的概念上能夠進一步擴展,如同職人,在一件事上一心專研的人(art director)是存在的,但我願意嘗試更多新的類型,我想不單是廣告、雜誌,對空間、商品乃至企業全部的呈現得以把控,是我所認為的藝術指導(Art Director)。

TOPYS:新的嘗試,比如說?

佐藤:雖然說有各種各樣的工作,但最初當然也是跟傳統的工作方式一樣從企業的商品廣告到商品開發,但是我會不斷向新的方向邁進嘗試,比如說有幼稚園、醫院的總體策劃,優衣庫、樂天等等企業整體的品牌戰略從交流(communication)的領域來進行再次構築。

最近的一項工作是一個名為「集合住宅區域的未來計劃」(団地の未來プロジェクト)這樣一個激發日本全體區域活力的項目——現在日本有著希望更進一步激發日本地方活力的方針。

因為老齡少子化現象的影響,地方或者都市近郊一些建築時間 40 年左右的集合住宅地中空巢現像很明顯,漸漸失去活力。因此是否可以用創造的方式來集中力量重新審視「住」的價值,喚回活力這樣一個項目。


TOPYS:激發地域活力這樣的項目跟以往工作比起來,差異是什麼呢?

佐藤:我想本質上並沒有多少差異,這次做法是非常新的形式。

首先,雖然在這個項目裡我和建築家隈研吾是搭檔,但是採用了開放式創意的方式(Open innovation),眾多領域的人們都可以參加進來的架構。不是以我一個人來做全部的事情,而是集合眾人的智慧來對新的住宅方式與地域等應有姿態來提案的這樣一個形式

我以項目指導的角色,讓在住的人們也參與進來,大家一起提出創意,然後用這樣的方式展開。在其他工作中,這樣開方式的展開是很困難的。

TOPYS:其他領域的人是如何參與進來的,比如建築等等…

佐藤:建築方面有隈研吾先生,其他的比如要去做一個圖書館,關於集合什麼樣的書好,則有專門的書籍指導者也參與進來。

然後是防災,日本像地震之類的災害非常多,對於防災的面向,我也和很多的專家進行談話。這次我還聽取了機器人設計師的意見!

TOPYS:人工智能開發也能融入進來?

佐藤:是這樣,對於溝通(communication)人工智能、機器人在今後可以怎樣活用,都是我想探索的可能性。

TOPYS:這麼龐大的團隊一起合作,重點是什麼呢?

佐藤:明確項目的理念是我所重視的,並且不要發生偏差是最重要的一點。因此「集合住宅區域的未來」命名的我,也是出於這樣的考慮,而就是住宅地的大家一起來思考、集合住宅地的未來等,這樣一個使命就很自然形成了!

有這樣的設定,所以項目至今仍然可以順利進行,做起來相當順手、流暢。另外,因為是集合住宅區域的主題,關於一些集合住宅地的改建工程也在著手。

同時,正好在此期間有關再建設集合地的建築和創意比賽,讓年輕人都一同參與其中,而我擔任評審的角色,基於決定出來的方案亦會真正投入實施,目標在 2020 奧運到來這 4 年左右完成。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KASHIWA SATO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