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MiNe (sfmine79)

黃色小鴨事件越演越烈,藝術家霍夫曼帶著舉世聞名的黃色小鴨在台灣停留了兩個地方,所到之處受到台灣民眾熱烈的歡迎,第三站基隆港,卻因為策展單位的行為並未受到藝術家本人的授權,而產生了衝突。

如果你還對新聞不是很清楚,可以看「基隆黃小鴨變商業馬戲團霍夫曼指范可欽要負責」、「霍夫曼版看見台灣」,與「為小鴨互槓范可欽:小鴨是全人類的,非霍夫曼個人的」這幾篇報導,或者「這裡」可以看更多。

不管事件的真相為何,究竟於法律上誰對誰錯(因為基於保密原則,合約無法公開),但是在道義和格調上,相信大家心中都自有定見。

最大的輸家 – 台灣

不過,我反而在意的不是事件到最後的結果,主辦單位是否有任何違法侵權的責任。而是,台灣在這次,又站上了全世界的舞台,成為藝術界領域中的輸家。而台灣輸了什麼呢?

我們前幾年地方政府努力爭取世界性的設計和藝術展會活動,未來,也將成為2016年「唯一」的設計之都,台灣也許很有機會成為全世界華人地區中設計藝術的匯集點。要成為這樣的地方,首先重要的是對於藝術家和設計師的尊重,除了豐沛的資源和便利的環境之外,對藝術和設計的包容和尊重是最最重要的。如果,我們連最基本的尊重都還沒有建立起來,那要怎麼能夠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創意呢?

陪了夫人又折兵

台灣政府習慣進行地方事務,活絡「地方經濟」,反正,轉外匯的事情就交給那些科技業。地方政府就常常舉辦一些譁眾取寵的活動,量化績效的思維之下,很難真正做出什麼有長遠價值的政策。我們從一年到頭各地方政府的XX節就可以看出,大家輪流到不同縣市去消費,民眾把口袋裡的錢再交給地方店家,店家再把錢繳稅給政府,政府在把錢撥給主辦和承包單位,我們就一直在這種搬錢的循環下空轉了好幾年。

這一次,好不容易有一個機會可以製造話題的活動,可惜,政府卻沒有完整的策略思維,還是用地方文化展演的概念來經營。結果,政府付錢給國外藝術家,民眾到地方店家消費,民眾和政府的資金進了商家和策展單位的口袋,而藝術家把授權金帶出台灣,之後他可以選擇不要再來台灣,繼續到願意尊重他藝術的地方去創作。而台灣,留下的就剩下現在的內耗,以及全世界對於台灣的印象。

可惜,錢沒賺到,名聲沒賺到,Knowhow沒學到,卻輸了一屁股!!

停止投機和政治導向思維

造成這一切的現況,有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台灣政治和商業界的投機心態和政治思維。這幾年來,似乎我們永遠都只能看到「已經發生的事」,卻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未來的願景」。整個社會缺少提出對台灣真實有幫助的想法,只想著「我要怎麼利用這個機會來獲得自己的利益」。而這次黃色小鴨事件,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大家都想要「利用」黃色小鴨來增加政績,或者賺取機會財。有誰真的會去思考,要怎麼透過黃色小鴨的展覽,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環境對藝術家友善,我們能夠歡迎並擁抱來自全世界的創意。

拜託,請停止投機和政治導向的思維,讓台灣能夠從現在的格局提高,已經輸好久了,不要再耽誤我們的未來!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長期關注設計環境,提出獨到看法,以期提升整體設計環境。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