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哲學家丹納曾在《藝術哲學》中指出「尼德蘭人的眼睛和嘴巴一樣貪饞,繪畫是他們供養眼睛的珍餚美味。他們有一種我們最缺乏的天賦,是明哲;他們得到一種我們已經不配得到的報酬,是滿足」。

的確,荷蘭畫派在藝術史的漫漫長河中有著十分獨特的位置,尤其是那些反映俗世生活、普通人情感與願望的荷蘭風俗畫,淳樸自然引人入勝。

受到17 世紀荷蘭風俗畫的啟發,美國藝術家 Ron Isaacs 用樺木膠合板和丙烯顏料通過自己擅長的雕塑裝置藝術,創造了一系列讓人驚豔的木雕衣裙作品。這些有著真實衣料光澤質感和細膩褶皺紋路的複古衣衫,很難讓人將它們和堅硬厚實的木頭聯繫起來。

而當那些生機盎然的樹藤,花朵從看似柔軟輕盈的衣衫中生長、綻放而出,這些木雕彷彿被施了魔法,給人一種驚豔的錯視之美。這就是 Ron 為大家創造的視覺幻象。這不華麗,不嬌豔的木雕作品如同 Ron 迷戀的荷蘭風俗畫一樣,那淡淡的優雅似乎在低訴著她們與自然的故事,有一種莫名的打動人心的美。

 

文章出處/topys
圖片出處/Snyderman Works Gallerie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