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HAY

Hay 的優勢並非營銷,而是好設計

TOPYS:Hay 的市場經營很厲害,遍地都有 Hay 的店。你們之後有什麼新的市場舉措或策略嗎?

HAY:你們會覺得我們對市場營銷投入很多心思,其實不是,好設計才是我們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我們堅信你的產品要有趣並且足夠吸引,人們就會找到你的產品。我們沒有在任何雜誌上做廣告,但是喜歡我們設計的人會拍照上傳到 instagram 一起分享。

我們這代人是相對自由的,主動去找自己需要的東西,而不是等別人來告訴我我需要什麼。

Image © HAY

TOPYS:整個北歐的設計都提到重視用戶的使用需求,你用什麼方法去獲得用戶需求?另外是否感覺到市場需求正在發生變化?

HAY:這是個很好的問題,如何平衡形態和功能,以及如何知道用戶的期望?事實上,我們為哥本哈根大學做的項目就是一個超級棒的平衡用戶需求與功能的例子。

如果回顧家具設計的歷史,很多好的家具都是為建築而生、為明確的目的而生,一些大師在設計房子的時候會為了這個房子而設計凳子。這個做法對於現在來說是不正確的,但是我卻想重返。哥本哈根大學的這個項目,我們去和學生直接交流,去和管理層了解需求,我們和大樓的建築師聊,了解這個建築本身的意義,我們把所有得到的信息書面化,然後轉達給我們的設計師。

我希望和我們的客戶保持緊密的聯繫,我喜歡週六來我們的門店和顧客面對面交流,聽他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Image © HAY

TOPYS:HAY 在國內也有分店,我們一看就會覺得這個是北歐的設計。但是在北歐這個大環境下,可以說到處都是北歐設計風格,HAY 是如何在這個環境中突出自己呢?

HAY:一般來說北歐風格的家居都以其高昂的價格而聞名,但是我們想要設計出在人們接受範圍內的東西。和五六十年代的家具品牌相比,或許 Hay 更接近於時尚品牌而不是傳統品牌。

我們是個年輕團隊,當然也很嚴肅認真,同時也盡量不那麼嚴肅認真。所以你會覺得我們的家具相比起其他會更有趣,有很多顏色、很多圖案,我們不會害怕設計一些違背傳統的東西。

Image © HAY

TOPYS:未來 Hay 會更為傾向於哪個方向,家具(furniture)還是家居(decorate),因為現在你們好像也做很多配件?

HAY:家具比配件重要,家具佔七成,配件佔三成。我希望在未來幾年也是注重於家具,但是我妻子比較喜歡配件。事實上配件真的是發展得太快了,但因為我們有固定的企業客戶,所以家具會是主流。

TOPYS:Hay 有很多海外商店,從你的觀察來看,不同區域間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不同消費習慣。

HAY:許多國家和地區有不同的興趣和模式,例如他們喜歡的、他們認為重要的,但我們沒有追踪這些。

TOPYS:您怎樣定義可以買得起的設計?

HAY:在 HAY 我們用質量和可持續性來定義買得起的設計。

Image © HAY

期待有一天 Hay 的產品也能成為 vintage

TOPYS:你和 Mette 是工作搭檔也是夫妻,你們是怎樣平衡工作和生活的?

HAY:我們用簡單清晰的方式去劃分事情,我負責家具,Mette 做其他所有的,重心在配件。並且我們在成立 HAY 之前共事過兩年,所以這對我們來說很自然,非常流暢。

TOPYS:全世界的時尚和家居都有一股復古風潮,您怎麼看待?

HAY:對環境而言,創造長久持續的產品非常重要,我們也期待有一天人們會把我們的產品也當成 vintage 使用。

TOPYS:你會推薦什麼餐廳、酒店、博物館或其他有趣的地方給來哥本哈根的遊客?

HAY:哥本哈根現在有許多很棒的餐廳,很難選擇,不過 Ved Strande10 是我最愛的餐廳之一,離 HAY House 很近。我們也喜歡去 Glyptoteket 博物館,是從哥本哈根的熱鬧擁擠中難得的逃離。

TOPYS:給年輕設計師一些建議。

HAY:相信你的直覺。試著去學習東西怎麼做,將這作為設計新產品的啟發。過去是強有力的資源,但試著不要被過去羈絆,而要將新技術應用其中。

Hay House Image © HAY

採訪手記:熱愛設計+沉迷產品製造=買得起的設計

採訪 Rolf 是個體力活,因為他和 Mette 第二天一早要飛去威尼斯和供應商開會,我們飛到丹麥的當天晚上,就冒著濛濛細雨趕到 HAY HOUSE 與 Rolf 會面。

身為哥本哈根最美的 design store,HAY HOUSE 果然名不虛傳,它位於哥本哈根最熱門、也是北歐最大的步行街上,與 LV 等奢侈品品牌旗艦店為鄰,有著絕佳步行街景觀,卻又躲上小樓、鬧中取靜。

一走進 HAY HOUSE,溫馨且超高顏值的燈、地毯、沙發、收納小物——以及店員,都讓人第一眼就愛上。

也許這就是  Rolf 所說的「直覺」,「​​關鍵是你看著這只杯子的感覺,喜歡還是不喜歡,買還是不買。:對啊,最終真正和消費者對話的,還是產品本身,行還是不行,就看它——還有它的價格了。能這樣解讀設計語言的,大概也只有非設計師出身、自嘲為 countryman 的 Rolf Hay 了。

Hay House Image © HAY

有些報導誤將 Rolf 寫成 HAY 的主理設計師,事實上無論他還是妻子 Mette 都不是設計師出身,但都在家居行業有著長期的採購和營銷經驗。而他們對設計的熱情比我們見過的很多設計師都高。

訪談在移動中進行,因為 Rolf 總是說著說著就去取他最新納入 HAY 體系的某個盒子,或是帶大家去看那個在技術創新上突破天際的德國櫃子,於是大家跟著他在 HAY HOUSE 裡各種穿梭和探險,興趣是停不下來的馬達。

Rolf 沉迷產品製造的另一個表現,在於對中國超強製造力的羨慕嫉妒,用「垂涎」來形容都不為過。他一再向我們強調,中國有那麼強的製造技術和工廠,你們要好好利用啊!

這個熱愛設計同時又沉迷產品製造的男人,有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設計師所缺乏的踏實感,這兩種特性的結合,恰恰是 HAY 強調的「買得起的設計」的基石,不是嗎?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HAY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