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f Hay Image © HAY

HAY 由 Rolf Hay 於 2002 年成立,一年之內便在「科隆國際家具展」上推出首系列家具,並於 2005 年開始從全球精挑細選產品,進一步地推出配件系列。

HAY 的創作以本世紀中葉丹麥家具設計的黃金年代為靈感,同時探索新技術、新材料及家居生活新方式的可能性,十餘年來,HAY 一直努力開拓國際市場,致力於以親民的價格提供優秀的設計作品。

 

WH 是 Hay 較藝術化的一個分支

TOPYS:你們有一個品牌叫做 WH,「Wrong for Hay」它和 Hay 的關係是怎樣的?

HAY:我經常會被問 WH 和 Hay有什麼不同,其實就是藝術指導不同,WH 是我們的一個分支。WH 的藝術指導是Sebastian Wrong,在英國一家很出名的設計公司 Established & Sons 工作,Hay 的藝術指導是我太太 Mette,這就是區別。

不過很多時候,WH 是偏藝術的,他和很多藝術家合作。WH 是在倫敦成立的,很多產品也都在倫敦銷售,所以 WH 在英國文化的影響下更為倫敦,而 Hay 則更為哥本哈根。

TOPYS:那你們和 Wrong 的合作,與你們和其他設計師的合作有什麼不一樣嗎?

HAY:沒有,一樣的。

WH ldf2013 hackney serve curve Image © HAY

我們對設計師強勢是因為知道自己要什麼

TOPYS:一般來說,Hay 的新品發布過程是怎樣的?例如,是你和 Mette 先有構思再讓設計師們去實現,還是你們以買手的身份去發掘好的產品,然後拿到 Hay 來賣?

HAY:都有。比如這位年輕設計師是我們在一次展會上發現的,我們立刻愛上他這個盒子的創意,所以問是否能幫他量化生產,他說可以。所以這一切很簡單,一點都不復雜。

TOPYS:你們自己的設計團隊有多少設計師?

HAY:30 個左右,有些是室內設計師。其實我們很喜歡和其他設計師合作,因為如果一個團隊長期一起共事的話,思維都會比較一致,很難會有新的想法出現,這時候其他設計師的出現會讓產品有一個新的轉變。對我來說,一個好的設計是出其不意。

WH ldf2013 trion neu bent wood mirror pion Image ©HAY

比如這是哥本哈根大學讓我們做的一套家具,我們不斷去溝通、研究,去大學裡面看學生們的行為習慣,之後開始思考到底誰能擔任這個項目的主設計師呢?然後就著手開始聯繫。這個項目我們邀請到了一對兄弟設計師 Ronan & Erwan Bouroullec,項目做了三年,很不容易。

我很喜歡和建築設計師合作,因為我覺得建築設計師是最棒的家具設計師。有時候我們要跳出產品設計去看東西,結合建築學、文化學,然後以這兩者的角度去看產品。如果你困在你的世界裡去看東西,你永遠都不能真正了解到東西的本身,這一切的答案都是好奇心!

為哥本哈根大學設計的家居 Image © HAY

TOPYS:你的設計師團隊和外部設計師合作時會因為不同的思維而爭吵嗎?

HAY:不會吧,我是沒見過。最後決定權還是在我們倆手上,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其實還蠻強勢的,所以我們也在嘗試學習傾聽,但其實我們強勢是因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TOPYS:關於「想要什麼」,你和 Mette 都強調直覺,這種直覺是基於你們長期的市場營銷背景嗎?

HAY:我們從來不做未來三年的規劃,我們就是憑感覺,就像一個杯子,不要描述過多、不要設立太多策略、不要把設計複雜化,其實關鍵就是你看到這個杯子之後,感覺是什麼,喜歡還是不喜歡,買還不是買。

這種直覺很難說是來自哪裡,也許是源自我們對設計的熱情

 

好設計的關鍵在於製造

TOPYS:你們做產品有嚴格的時間計劃表?還是為達到想要的完美而不計時間?

HAY:當然時間很重要。但是其實做家具真的很麻煩,你可以做一個一年內完成椅子設計的計劃表,但是實際上就是要花 3 年。你看著覺得很漂亮了,但是一坐上去,你又會想改善一下轉角位之類的。

以前丹麥有一個故事,有人在街上碰到一位設計師,於是他問,你在做什麼?這位設計師回答說,在做一張椅子。三年後他們又相遇了,這人又問了同樣的問題,這位設計師說,我三年前就告訴你我在做椅子啊!

TOPYS:作為公司的 CEO,你通常在產品的哪個環節開始參與進來?

HAY:我和我妻子兩個人的做事風格很不一樣。我最大的熱情來源就是如何實現產品,我認為對於一個公司來說,最重要的是公司的老闆願意承擔對生產何種產品的決策權。

TOPYS:所以在設計的一開始你就會參與進來?

HAY:是的,但是我最喜歡參與的部分其實是生產。我喜歡到處跑,了解新的設計、技術,去聽製造商們對產品的意見和建議,比如工廠時常會問是否能改變下設計,以更好地適配,或是體驗會更好等等,然後我會把這些反饋給設計師們。

很多人都覺得好的設計源於好的設計師,但是對我而言,製造商才是最後去實現設計的人,產品是設計師與工廠之間的合作成果。

New Order Image © HAY

TOPYS:Mette負責哪個環節?

HAY:她對於產品有很多好的想法,而且非常擅長組織設計師們去實現。她對設計有天生的觸感,但是她對生產製造不感興趣。

TOPYS:Hay的產品運用了很多新材料和新工藝,前期投入也會很大,一般你們是先接到訂單再去做還是自己墊錢去做?

HAY:我們都是自己先投資後取成果。其實是有很大風險的,因為你不知道能否成功,也不知掉有沒有人會買。

但是在推出新產品的時候,我還是盡可能地使用新的生產技術,因為它往往投入少、產量高。我們不斷給設計師新的技術建議,當他們有新的想法的時候,我們也會幫助他們找到相關的技術。這也是 Hay 成為低價的奢侈品牌的原因之一。

這看起來是個非常普通的櫃子,其實很有特色,這裡有一個塑料的榫卯,你可以隨意打開、變化。這個設計來自一位非常有天賦的德國天才工程師 Stefan Diez,這是世界上對塑料使用的一次突破。

New Order Image © HAY

我對於丹麥設計歷史很自豪,但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時候,大部分的家具都追求獨特、個性,很多人買不起。Hay 不是一個標榜低廉的品牌,我們只是善於發現低成本的材料。一個有設計有質量的產品,才會讓你的錢花得其所。

TOPYS:做各種新的嘗試,是不是意味著產品有時候會賣得很差甚至賣不出去?

HAY:很多啊!這個凳子就賣不出。這個凳子叫做 nobody,是一張兒童座椅,首款一體成型的凳子,我們還花了好多錢做了更大的版本。這個產品獲了好多設計大獎,但是就是沒人買。

我覺得可能是太獨特了,是很可愛,可是大的版本的話在晚上看像是「見鬼」了——看上去真的還蠻像鬼的。但是真的是個很好的概念,我覺得是我們最好的產品之一,但是沒有獲得商業上的成功。

Nobody 椅子 Image © HAY

TOPYS:Hay 的系列很多,材質也很豐富,有很多國外的工廠,所以你們是如何協調、把控質量?

HAY:答案是「必須」。你想要讓你的公司全球化,那就必須需要加入當地元素,我們和中國、丹麥、瑞典、德國等等工廠的合作關係都是非常緊密的。質量的把控是由溝通出來的,所以需要有我們的人在那裡,每天和供應商溝通,告訴他我們的期望,比如我們做這個地毯,我們就要有人在印度。

TOPYS:在生產過程中發現有問題的設計,或者是達不到預期效果的情況時,你們是怎麼處理的?

HAY:這種情況很多!我們是人,會犯錯,你必須要調整好心態。我們很多產品都會回頭重新設計。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HAY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