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這個世界每天都更新了什麼,我總是忍不住更關心這個世界都留下了什麼…

比如,建築和園林,這些一經落成便不會輕易改變的城市景觀,你不會在一天之內就領略到它所有的魅力,也不太可能僅從外表就讀懂它的故事。它們總在我們匆忙來去的日子裡,一點點發生變化,一點點改變你的視野,甚至不經意間已經牢牢地住進你多年後的回憶裡

如果要去巴西里約熱內盧,一定不能錯過的就是下圖中這條大西洋沿岸的 Copacabana 人行道。站在馬路上望去,黑白兩色的石頭鋪成的波浪蜿蜒伸向遠方,一直綿延數英里,從半空中看,就像一幅巨大的二維抽像畫,充滿現代感的藝術圖形組合,為城市打造出一條美麗而壯觀的海岸線。

這條道路就是巴西著名的景觀設計師 Roberto Burle Marx 的代表作。

在里約熱內盧,你能看到的許多大型公共工程和富麗的熱帶花園景觀,都成自他手。但 Marx 的名望卻不僅來自他的作品,他還是一位非常有政治立場的設計師,無論何時,他都忠於自己的祖國,即便在殖民者前也從未動搖。

他於累西腓市(Recife,葡萄牙語,是巴西第五大城市)的第一個景觀設計作品,就在一個葡萄牙軍事基地裡。他大膽地在那片花園裡種上了甘蔗——在當時被認為是反抗葡萄牙殖民主義的象徵。最終,因為這個設計他被解雇了,但他依然不放棄在作品裡融入他的政治思想。

早在里約的國立美術學校讀書時,他就深深地愛上了園藝,當時他的老師也是一位出色的現代主義建築師 Lúcio Costa。

Roberto Burle Marx 意識到巴西的所有花園都是以法國設計為基礎的,並且所有的植物都是進口而來,只因為巴西的植物不被大家認同、不夠格走進園林——而這正使他極力想要反對這一切。出於這些原因,Marx 不斷地收集著巴西本土的植物。

在家鄉,他擁有一座古老的種植園,裡面有他花盡畢生心血採集的 25000 種植物,此外,他還發現了 50 個新物種,其中有 40 種都由他親自命名。

帶著某種執念,Roberto Burle Marx 幾乎不到巴西國界線以外的地方工作,所以,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這樣一位偉大的設計師的存在。

好在,紐約的一家猶太人博物館做了這件好事。他們將 Marx 的作品從景觀設計到掛毯、壁畫、裝飾性牆面統統請進了博物館,同時也把他的故事、繪畫藝術,他的愛國情懷和對植物界的貢獻,一起帶了進來。

Marx 本人堅持認為自己首先是一個畫家,因為繪畫是他人生中接觸到的第一種藝術形式,19 歲那年在柏林學習藝術的經歷,讓他對德國表現主義有了一定認識,回國後便心懷熱情投入了繪畫學業。

他說,繪畫本身就是在創造景觀,只不過後來,景觀成了他的畫作,而植物就是他的畫筆。這沒什麼差別。

「我畫我的園林」也成為了他的經典名句。他的景觀設計常結合繪畫式平面和自由曲線的運用,揮灑自如。

「的確,繪畫是二維,Marx 的景觀設計只是在此基礎上增加了兩個維度,」猶太人博物館的副館長同時也是這次展覽的策展人 Jeff Hoffmann 說,「縱深和空間的維度,但也是時間的維度。一座園林是不會原封不變地待在那若干年的,Marx 要思考很多問題,在春夏秋冬四個季節,園林看起來分別是什麼樣子的?一年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兩年後呢?而在傳統藝術上,你永遠不會遇到這些問題。」

1994 年 6 月 4 日,Marx 在他心愛的種植園中去世,享年 84 歲。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Roberto Burle Marx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