磯小屋是「台北高等農林學校」實習農場作業室,1926 年,台灣蓬萊米之父─磯永吉在此埋頭研究如何因應台灣氣候,種植出軟又 Q 的米,幾經波折後才改良產出「蓬萊米」始祖,而後短短十年,迅速改變台灣米市場。

「家鄉的米最對味」,現在我們所品嘗富嚼勁又香 Q 的稻米,都源自於磯永吉當時研發改良的蓬萊米。磯小屋內,仍保存磯永吉的研究手稿及當時使用的研究器材,不僅承載著稻作歷史的變化,更洋溢著滿滿先人在此激盪腦力及傳承的智慧脈流。

至今將近百年歷史的磯小屋,雖已指定為古蹟保存,卻沒有系統性經費得以維護修繕,欲透過群眾募資,號召眾人出一份心力來修繕這充滿意義的磯小屋,得以永久傳承。

貝果小兵(以下簡稱小兵)有幸邀請到農藝系謝兆樞教授(以下簡稱謝)來與我們分享關於磯小屋的故事,跟著謝教授的分享一同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吧!

小兵:磯小屋富有歷史意義,在台灣稻米史上有舉足輕重的定位,想必對台大農藝系也別具意義,可以描述一下磯小屋在你們心中是什麼樣的存在嗎?

謝:台大雖歷經悠悠歷史,但校園內有如此古樸的建築物已經不多了。磯小屋比台大的正規歷史還要久,早於 1928 年台大建校,1925 年磯小屋正式落成。

▲以台灣蓬萊米之父─磯永吉為命名的磯小屋

雖說磯小屋以磯永吉老師的名字做為頭銜,其實,從日據時代高等農民學校開始到帝國大學,是好幾組人馬在此研究的根據地。在整個歷史上的定位,除了水稻以外,還擴及到其他農作物,甚至特用作物,如:棉、麻…,眾多專家在此研究,奠定農藝系最基礎的發展。身為農藝系,永遠如此扎實的基礎對我們更是意義非凡。

我們經常說「We feed the world,我們餵養整個世界」,這種格局始知過去,不僅止於餵養,還有糖、棉、麻等身體所需的一切都奠定在農藝系。上課教學時,我都以此為榮,並以此期勉學生:你們是延續這段歷史的一員,能不以此為榮嗎?能不期許自己嗎?

▲承載著不僅農藝系,也是整個台灣米歷史的磯小屋,外表雖舊,卻保有相當亮眼的內涵。

磯小屋雖不是華麗的建築,但他曖曖內含光,對我來說,他是一個如神主牌的存在,相當重視。對每個農藝系的老師與學生而言也是,心中都有他的存在,看到他就知道我們從如此歷史脈絡中承續下來的。我當初也是懵懵懂懂的大一,進來後發現系上有這般特殊的歷史,以此為榮,最後我們會以一輩子~投注在農藝系也是如此。

小兵:維護磯小屋、舉辦相關展覽到發布「米報」,都是憑靠志工們對磯小屋的情感熱愛所自願付出的,這並不容易,可以分享過程中遇到的挫折與艱辛嗎?

謝:這一段路上,我們一直走得非常非常艱辛…

接續剛才所述,台大校園中破破舊舊的建築已不多,今日,大家較喜歡林立的高樓大廈,像磯小屋這樣富歷史的老建築,只有我們這輩的人會一直這樣念念不忘。

▲彭雲明教授帶著小兵環顧磯小屋,就像自己小孩般,關於磯小屋每一處小細節彭教授都瞭若指掌。

磯小屋還沒被指定為市定古蹟前,隨時可能被收回改建,也隨時可能在一次颱風中倒塌,單靠一個系的能力絲毫無法修建。即使身處惡劣的情況,我們仍不斷想盡辦法要維護修繕磯小屋。從很早很早的系主任開始,以有限的經費去做整治,維持至少堪用不會倒下的程度。

後來被指定為市定古蹟,這是令我們手舞足蹈、相當振奮的消息。但即使如此,學校還是不會挹注龐大資金來經營它,我們只好自發性透過很多小額捐款,甚至投入教授們的私費回饋於此,維持修繕磯小屋。

小兵:雖說磯小屋是用堅固的亞杉木製作,但幾經歲月的磨損,斑駁的外牆淺而易見,尤其今年又特別多颱風,每每颱風時肯定特別憂心難熬,有曾經因為颱風造成損壞嗎?

謝:講到這點就非常感慨,非常痛心…

磯小屋裡有一道破損剝落的牆,是某次風災後所留下的悲痛痕跡。由此可知我們的急迫,有很多事情是無法慢慢等,磯小屋這樣的建築,在如此潮濕又風災頻頻的環境下,每每發布颱風警報時,歷年系主任除了關心學生、系館之外,有更大部分就是關心磯小屋!這一生中一直提心吊膽,能撐過這種強風幾次呢…如果有天整面牆垮掉了該怎麼辦…

▲某次風災後,老舊的牆面禁不起強風豪雨灌注,破損坍塌。

▲磯小屋外牆多處岔出的木板,窗戶遮雨棚也毀壞已久。

▲支撐磯小屋的主要樑柱因雨水長久侵蝕之下,木頭嚴重腐朽

▲磯小屋外牆清晰可見歲月的痕跡,多處斑駁。

▲設置磯小屋的屋簷排水導溝裝置是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工程之一。

身為農藝系,維護這裡是我們的責任,那面牆已修復多次,但很多如屋簷等部分也已不堪用,我們希望從局部最急切的地方做修繕,按部就班,長遠之計當然希望保留格局之下改頭換面,就能放下心中的大石。

小兵:萬事起頭難,多虧大家的辛勞付出,漸漸地磯小屋被更多人看到,願意共同支持保存磯小屋,這其中也有不少賺人熱淚的故事吧?

謝:最初在做磯小屋的整理時,上方閣樓部分累積四五十年的垃圾,學生與志工們不辭辛勞地爬上去清理,積滿層層灰塵的髒東西,一一從上面拿下來,相當費力。前方種植農作物的水槽,也是憑藉學生與志工們的付出,將泥土挖起重新整土,得以種植,還要定期整理。我們都不假外力,自己辛勞地付出,花最少的錢但投注最大的心力去維護磯小屋。

▲磯小屋的閣樓,當初堆滿四五十年的垃圾及滿滿灰塵,在學生、志工們努力之下才有現在乾淨的樣子。

我們也經常講述磯小屋的故事給學生們聽,如此薰陶之下,學生們也愛上磯小屋,每個人都能朗朗上口這段歷史,志工當然不在話下,雖不是相關科系,接受我們開的課程後,皆能頭頭是道高談歷史、甚至分享品種的故事。

▲投注一生心血在磯小屋的謝教授,娓娓道出與磯小屋之間的點點滴滴。

這一路上雖艱辛萬分,但大家同心協力希望這個標竿永遠建立、永世傳承,看到學生、志工對機小屋這棟建築的愛惜與付出,我們幾位主要推動保存磯小屋的老師們都非常非常感動。

小兵:認識磯小屋後,小兵現在每當嚼著香 Q 的米飯就會想到磯小屋~除了傳承歷史、保存古物外,有其他期許磯小屋在現代發揮什麼力量嗎?

謝:首先,我們必須更充實自己,讓磯小屋的內涵更豐富。吸收更多現代策展的技術、傾聽別人的建議,也希望能夠擴充展場的範圍(到整個磯小屋)。讓大家來到磯小屋除了建築以外,能夠看到更多實體的物品。因此,我們得鞭策自己多走向社會,生動地傳達磯小屋的價值,從一碗飯延伸到過去從沒有人談起的故事,這是我們齊心協力要做的。

再者,我們計畫出版,讓大家能時時閱覽。去年從米報摘錄一些文章出版了選集,明年五月的年會將會第一次出版「蓬萊米的故事」,系統性敘述從當時引進水稻到培育蓬萊米的種種過程。我們都不敢懈怠這樣神聖的工作,當然也期許我們能夠用新聞媒體或是影片的手法,讓現代的大家更輕易了解這段歷史。

▲現代社會中,不可缺少過去流傳至今的史觀,舊高等農林學校作業室「磯小屋」便是如此重要的存在。

希望這樣的史觀,能夠永遠傳承在現代社會中,這是我們的期許,亦是夢想。

搶救台灣蓬萊米源頭,別讓磯永吉小屋湮滅在臺北的車水馬龍!

文章出處/ 群募貝果
圖片來源/ 磯永吉小屋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