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有那些潛意識裡存在的記憶,關於親人,關於朋友,關於夢想,關於我們的很多很多……只是有時候我們忘記把它放​​在上面地方了。

對於爺爺奶奶輩,我們了解的有多少?他們的情感世界我們是否可以進駐;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我們是否明白。那我們是尋找還是循找呢?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解讀吧。

AT:你好,先向大家介紹下你們團隊吧?

《循》:我們都來自09級中央美術學院數碼媒體工作室娛樂設計方向。

李一介負責導演事宜,杜盡知和趙財梁主要負責本片的美術和視覺效果,李征主要進行室外場景的設計和搭建。我們四個男生組成了這個團隊,完成了這部關於親情的短片。

AT:《循找》是一個怎麼的故事?如何去理解循字?

《循》:《循找》是一段抽象的心靈旅程

所有和自己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生活過的孩子都有這樣的記憶,在校門外翹首等待、在路邊購買小吃、在廚房忙忙碌碌,總是一個蹣跚的身影。每天周而復始,經歷著循環。

我們年輕好動的生命,漸漸淡忘掉這一環環深沉的愛。就片中盲眼老太太來看,她循著過去的記憶片段,完成了對常人來說再普通不過的探親之旅;對於我們來說,《循找》是我們循著兒時的模糊憶識,重塑老一輩親人映像的感悟之途。

「循」字包含了沿襲的意思,老太太和我們所經歷的是對舊事物一種熟悉而不確定的印象。當然,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嘛,我們更歡迎大家各色解讀。

AT:短片裡的世界為何沒有其他角色的存在,是否會覺得有點冷清?

《循》:其實整個街景我們完全可以把它理解為老太太的內心世界。孤寂的內心產生了一個無人的失落城。而老太太買糖、過馬路的事件,也可以理解為老太太的個人臆想,說白了,她為自己的夢編劇。

AT:場景是短片的一大亮點,能簡單的介紹下你們的製作過程和有哪些經驗。

《循》:設計場景時,我們大量的參考了香港的九龍城寨。九龍城寨是個特別的地方,它的命運就是老人內心的寫照。高密度建築的空城,加強了這種荒謬的反差。

團隊中的兩個廣東同學,本身就對香港有著別樣的憧憬與熱愛。這種精緻與復古的特點十分符合我們對片子的整體構想。當然,要說這是我們大陸學生對香港的獻媚也可以成立。

在場景的製作過程中,我們採用了「搭積木」的方法。就是先做好各種樓體和門窗然後進行隨意的拼裝,一個街道就形成了。其實片中所出現的場景,只是整個城市的冰山一角。

 

AT:這是一個關於情感的故事,似乎情感的烘託或者說故事性不夠強,你們是怎麼理解你們作品的。

《循》:共鳴是我們的唯一目的。網上給片子的留言中不乏有想念自己的爺爺奶奶、想趕快飛回家去看望他們的願望,這些就是《循找》的初衷。而我們也是飽含這種對老人的想念進行創作的,我相信這種感情還是有很好的傳達的。

而我們的故事也把主要篇幅放在了細節上的刻畫,這位盲眼的老太太,無論是撫摸孫女的照片,還是艱難地坐上搖椅等,只要能夠使一部分觀者回憶起自己親人的點點滴滴,我們就心滿意足了。

另外,整體故事的情節因為考慮到工作量,其實是一定程度的刪減(畢設大期將至,我們都有 deadline)。

 

AT:在你整個製作過程中遇到了些什麼樣的困難?如何來解決的?

《循》:我們覺得最大的困難就是如何平衡品質和時間的關係。我們因此有過很多爭執。當然大家都是穿一條褲子的好基友,爭執在我們看來都不是問題。

AT:接下來你們團隊有什麼打算?

《循》:最緊要的就是先做好各自的畢業設計咯。一介,李征和杜盡知都準備去美國繼續學習動畫,財梁做好了進入行業內摸爬滾打的準備。

 

AT:對在堅持著動畫路的朋友說點什麼吧。

《循》:堅持就是勝利,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定得努力學習提升自己,不要成為低劣國產動畫的幫兇(笑)。

詢問過一些朋友看過短片後的感受,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故事性弱。我也在問自己,什麼打動了我?就向採訪中說的:「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嘛」。
短片的純粹性是否可有?也是作者自身對於生活的解讀。就好比我們如何去解讀「偱」字一樣,你會有著自己的理解。我是被這種隱性的情感打動了,或許這種純粹性會轉移自己理解的客觀性,我想這時被喚起記憶的自己已經贏得了作品的初衷。
我們需要聽到來自不同聲音對世界,對生活的理解和解讀……
by:Tccool

(左到右)趙財梁 | 李征 | 杜盡知  | 李一介

 

文章出處:Anime Tast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