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一個數據驅動的公司,Google在設計上有著不太輝煌的過去。公司的第一位視覺設計師Douglas Bowman就因無法忍受這種文化而離開。不過,自從Larry Page擔任CEO以來,公司的設計出現了令人讚賞的突破。從網絡應用到移動應用,Google似乎逐漸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視覺語言,並且開始以統一的風格來打造用戶體驗。在此前的一些報導中,我們已經了解到,這是Larry Page在公司內部推動產品重設計,以及各部門設計師合作的結果。The Verge網站最近深入到Google內部,通過公司的設計師們進行交流,獲取了更多內幕資料。

根據Google搜索首席設計師Jon Wiley的說法,Larry Page就任CEO後的一個命令就是重新設計所有產品。Jon Wiley有兩個月的時間把Google搜索改頭換面,並且開始從整體上思考Google的整體風格,「我們必須使所有產品變得漂亮」。


Jon Wiley將這項計劃命名為「肯尼迪」,公司的高級設計師們聚在一起,確定了一些設計上的原則,同時還從Google創意實驗室獲得了幫助。Google創造實驗室集合了公司紐約辦公室的頂級設計師,因為給公司做產品營銷而廣為人知。

「肯尼迪」計劃影響了Google的一系列產品。在Larry Page擔任CEO的三個月後,Google發布了全新版本的Google搜索、Google地圖、Gmail和日曆。接下來,Google發布了Google Now以及一系列iOS應用(Google+、Youtube Capture、Chrome、地圖)。這些產品都遵循了「肯尼迪」計劃產生的設計理念。Jon Wiley說,曾經的布朗運動已經變成了設計理念的流動溪流,雖然路上會有分支,但都流向一個統一的方向。對此,Android用戶體驗主管Matias Duarte說,「Google正在經歷一場設計革命」。

在這次採訪中,The Verge網站了解到,Google仍然沒有一個總設計師,不過,公司有統一的流程來貫徹設計理念。「肯尼迪」計劃中誕生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團隊:UXA。團隊的成員是紐約的一些設計師。Google並不公開提到UXA團隊,這使它顯得有些神秘。UXA是一個小團隊,但是它和Google重要產品的頂級設計師們進行日常合作。它的任務是「設計和開發一套真正的UI框架,將Google應用轉變為對用戶可用的漂亮、成熟、易接近和統一的平台,」並將這種理念貫穿到所有的產品中。


關於設計師們的交流,Jon Wiley說,「我們走到一起,我們吃午餐,我們不停地交流」。Google地圖移動版首席設計師Darren Delaye說,開發iOS應用的設計師們會討論產品獲得的反饋以及設計上的一些嘗試。

要了解Google的設計流程,Google Now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Android的產品主管Hugo Barra曾經告訴The Verge網站,它開始於一項20%計劃,結果變成了更加龐大的項目。

「當談論設計、設計文化的崛起以及Google的設計流程時,Google Now從許多方面來說都是是一個很好的例子」,Android用戶體驗主管Matias Duarte說。Google Now團隊需要將Google不同的服務融入一個界面之中,而且「看起來是Android的自然延伸,同時不失去Google風格」。為此,Android團隊採用了與「肯尼迪」計劃一樣的流程,在整個公司內部進行合作。


「我們和Jon Wiley的搜索團隊緊密合作,因為他們構建的是Google Now的一大部分——知識部分。我們和倫敦的Andr​​oid團隊緊密合作,他們開發的是語音部分。在Moutain View的Andr​​oid團隊可以了解你的位置信息。我們聚在一個很大的作戰室,攪拌,混合,重新開始,試圖創造出最簡單的體驗。」

Duarte強調了字體的重要性。Google Now使用了大量的空白,而不是人工的分割。「我們真正想要的是大膽的字體、空白和大圖片帶來的強調、風格和層次感,並體現在我們給予你的卡片上」。這是Google的新風格,並且會在整個移動產品中推行。

Google Now關鍵的設計隱喻正是他以前在webOS上使用過的卡片。它體現了形式和功能的統一。Google Now的設計完全有可能影響整個Android的設計。Duarte說,Android的設計指導Holo是非常靈活的,它可以處理Google Now提供的設計線索,因為Holo不強迫視覺和感覺上的一致。

Google Now的卡片,以及」肯尼迪「計劃產生的理念,為2012年的所有重設計定下了調子:一種現代的內容框架,它拋棄了笨拙的人工陰影,代之以乾淨的線條、生動的顏色和高度可讀性的字體。卡片影響了搜索結果上的知識圖譜、Google+的賬號界面以及iOS上的Google地圖。


Jon Wiley說,Google風格應該介於蘋果的擬物化和微軟的Metro設計之間。新的Google是有深度的,但並不是浮華的。

對於設計師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設計一個跨平台的界面,同時保持原生感。Gmail的首席設計師Jason Cornwell說,Gmail重設計的目標是「使Gmail在網絡、Android和iOS上有統一的視覺感,但是要找出這些平台的特別元素,將其和Gmail推行的整體風格融合起來。」

Gmail的iOS版經過了多次重設計,才找到了正確的方向。應用上有一個表示新內容加載的「spinner」動畫,其靈感直接來源於Google+ 上獨特的下拉動畫。從這個小細節裡,可以看到Google不同產品設計團隊的合作。

Google地圖iOS版是新設計理念的體現。Google地圖移動版的首席設計師Darren Delaye說,這個全新起步的產品是一次非常好的機會,「我們可以試驗、起步,做出全新的東西」。Google地圖iOS版結合了」肯尼迪「、Google Now和Google.com的許多元素。許多人認為iOS版的地圖甚至超過Android版,對此,Darren Delaye說,這兩個應用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反映的是不同時間段的Google。他說,地圖的成功之處並不是它的界面,而是你操作步驟是否足夠簡單。


Google地圖iOS版最完整展示了Larry Page的願景:簡單、有用、賞心悅目的設計。它體現了Google的一種新趨勢:跨平台、跨團隊和跨應用的合作。」每個人的工作都基於Google最新的做法「,Daleye說,「當產品中出現了新的或有意思的東西,而且可以被廣泛採用的話,我們會把它們放到整體的設計語言中」。他說,這是「我們開放文化的一個特性」。

在採訪中,每一個人都會重複這樣的話,「一個簡單、漂亮、有用的Google」。Jon Wiley說,不同團隊開發的應用,都是「Google 化」的,「這只是通過彼此交流做到的,而不是跟隨嚴格的設計規則。」

Android用戶體驗主管Matias Duarte說,「我們正在Google整體內部緩慢構建一個真正的設計文化。團隊是獨立的,但是交流、友情和合作正在不斷增加。」

Google正在經歷一場設計革命

與施密特擔任CEO不同,Larry Page更樂意讓人來做出設計決定,而不是數據。不過,Google的設計過程仍然是自身文化的體現,Larry Page並沒有進行微觀管理,他讓員工處理具體的設計過程,同時用核心的設計師進行指導。對於Google的設計革命,The Verge的精闢總結是:如果說施密特時代最為人所知的是「不要作惡」,Page的Google可能很快以「不要醜陋」來定義了。

本文來源:愛範兒原文:theverge.com

文章出處:瘋狂簡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創建於2010年7月,是一家獨立的跨界互動行銷資訊網站,以「智造創意快感」為理念,專注品牌的數位化傳播與社會化營銷。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