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熱鬧的大阪,我到了王寺。王寺是京都和奈良之間的一個小站。從早到晚,綠色的奈良線不知疲倦地來來往往,車站裡提醒乘客到站車輛的終點站以及停靠站點的廣播反複播放。

靠近進出口一側的站台甚是繁忙,每天一早就可以遇到很多候車的人。年紀大的老婆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聽到車即將進站的廣播,就慢騰騰地起來,早早地等在月台上。年輕人和大城市的也沒甚差別,大多數是戴著耳機,玩著手機。

這裡的學生們最惹人喜愛,他們穿著整齊的校服,襯衫的接縫和褲腳的邊緣都被熨燙得平平整整。男孩子已經到了懂得耍酷的年齡,倚在柱子旁,他的耳機裡不知在流行些什麼歌,面無表情地望著空蕩的鐵道。

對面的站台上有兩個女孩子,過膝長裙、白襪和黑皮鞋的乖乖女打扮,沒塞進裙子的襯衫透露這一絲調皮的意味。她們把書包放在地上,面對面地站著,晃著身子聊著天,手舞足蹈地說笑著。站台這邊的我偶爾還可以聽到她們銀鈴般的笑聲,不知道那個表情酷酷、視線卻飄忽的男孩聽不聽得到。

橫穿二樓才能到達的最裡面的站台,大概是專門供列車修整、使用的。月台總是空蕩蕩的,沒什麼人。鐵軌閃著亮光,被炙熱的陽光烤得發燙。弄錯站台的我無所事事地在那裡坐了好久,一張專輯也快結束,車還沒來。是啊,去往目的地的車當然不會向錯的方向來。

 

文章出處/ 膠片的味道
圖片來源/ lilianwong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