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去買文具——是很多人學生時代的重大愛好。每天簽到校門口小店,與朋友一起試用新上架的筆,不過零用錢不多,買之前總要仔細盤算;作業開始之前,慎重挑出「今日用筆」;為了新橡皮,會把筆盒裡的東西全部倒出來,重新整理一遍,而為了新本子,會在內心慎重設計第一頁的開本方式……

這些與文具有關的放鬆(開小差)時間,幾乎填滿了我們還沒有朋友圈、沒有郵件紅點、沒有王者榮耀(!)、也沒有淘寶購物車的年代。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開始不再那麼在意新本子的第一頁,不再那麼在意橡皮先磨掉哪一個角——甚至根本不再用筆寫字了。這些曾給我們簡單快樂的存在,連同我們「搶救修正帶」的技術一起,留在了回不去的舊時光裡。

不過,在這個文具不再是主角的新時代裡,有一間倫敦的文具店卻獨到地以一種屬於新世代的方式火熱著,打造了一個設計感十足、屬於大人們的「學生時代」。

這間特別會拍照的文具店叫做 Present & Correct,他們的 Instagram 有 14 萬粉絲,在那上面,他們用一整套系統的俯拍模式,無可挑剔的平面構成與輕鬆活潑的配色,與所有的 Instagram 粉絲進行一種秘密的視覺交流。

好看的文具們有時候依著規整的直角、直線精妙排列;有時候,按照 Wes Anderson 式的時髦 tone 調,以不同的色系列隊;有時候,畫面又呈現著一種看似隨意的不規則狀態,而實際上,連每一個角度、每一處留白,甚至圖片的順序和組合都有著很深的套路,不是想學就能學得來。

✂️··· 🖍··· ⏰ ··· 📌

Present & Correct 是由平面設計師 Neal Whittington,在 2008 年於倫敦創辦的。當時,它只是一間有著設計師眼光和品牌體驗的線上商店,售賣著他從世界各地尋覓到的、自己喜歡的文具品牌商品,或是 vintage 文具。

Neal Whittington 開店的初衷源於自己的喜好。在花零用錢的小時候,他就很愛買文具了。這位文具重度痴迷患者長大了之後,從事起平面設計師的工作。然而比起數字軟件,他卻總是更偏愛拿著真紙真筆塗塗畫畫。

「我總覺得,不同的紙張、不同的筆,它們實際接觸的時候會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和弦』」,他說,「我特別喜歡做這樣的實踐,去把一切組合起來看看,總會有虛擬狀態下所沒有的、感性的因素出現。」而 Present & Correct 在社交媒體的爆紅,也與主人「真的很喜歡社交媒體」有很大關係。不過,他所說的「喜歡」超出了現代社會人人都有的社交媒體依賴範疇——他已經為自己和 Present & Correct 發展出了一套「網癮的正確打開方式」。

「我覺得在社交媒體上,不應該太強求,或是太面面俱到。因為各種各樣的社交平台裡,根據每一個人、每一個品牌個性的不同,效果都會不一樣,通過嘗試,選擇對自己最有效的就好。」而他自己也根據每一種社交媒體自己的特性,選擇、發揮著它們各自的優勢。

比如,他很喜歡用 Twitter 來分享那些自己覺得有趣的網上內容——「我網癮挺大的,剛好可以用來把各種我上網看到的好玩好看的東西分享給大家」; 而 Instagram 則更純粹一些,都是 Present & Correct 自己的圖片,從自家產品「擺拍」到風格統一的攝影作品,連貫卻不失新鮮感;在覺得「Facebook 變得越來越難用」之後,他也會適時地作出重心的轉移:「得費很大勁兒才能讓粉絲看到我們的帖子,所以用得越來越少了。」

所有這些細緻巧妙的經營合起來,漸漸組成了 Present & Correct 自己的個性。他說:「我不太喜歡用『簡介』之類的說明,因為那像是一種單方面的『告知』,實際的認知應該用更多樣化、更有趣的方式達成。」

Twitter 上的每一個分享、Instagram 上的每一張照片,或是每一個評論的互動,每一次售後的追踪,無形、不可言說地,都成為了建立或是鞏固 Present & Correct 形象的秘密。

📐··· 📏··· 📎

Present & Correct 既售賣有設計感的新文具,也為大家從各地蒐集 vintage。他們一開始,也只能主動地通過各種跳蚤市場、後備箱市場這樣的傳統方式蒐集 vintage 文具。

而現在,多年的 vintage 蒐集工作讓他們認識了一些文具藏家、一些在世界各地的文具朋友,這在無意中為他們建立起了一個小小卻可靠的資源網絡,令 Present & Correct 的採購方式產生了很大的變化——這些人會在各自的渠道,幫 Present & Correct 留意合適風格的文具。

今年,他計劃要去法國,還有波爾圖、慕尼黑和柏林的文具場好好搜刮一番,除了工作出差的淘貨計劃,他的「淘貨模式」在自己的度假旅行時也根本「關不掉」,時刻 ON 狀態,不停地在所有可能的角落尋覓好東西。

Q
在 vintage 文具的淘貨經歷中,
有過什麼令人傷心的「錯過」嗎?

A
幾年前,我找到過一堆上世紀 50 年代的法國蠟筆,品相很好,包裝也特別漂亮,但我忘了自留一套!像這樣錯過的東西其實不少,我還記得一個很可愛的橡皮展示架,是從一間老的德國文具店里拆下來的,還有一組幾何圖案的橡皮圖章,倫敦淘到的,都挺後悔沒有留下來的。

不過,好在我有點兒『喜新厭舊』,
新發現的可愛存在,總能讓我忘了這些『錯過』的傷。

2012 年,Present & Correct 在倫敦 Arlington Way 有了自己的第一間實體門店,來自不同地方、不同品牌的文具和雜貨們,在這里以充滿創造性的方式舒服地相處在一起,和它色彩溫柔明亮的 Instagram 照片一樣,激發著每一個(不管是否隔著屏幕的)來訪者的物慾。

而對 Neal Whittington 來說,Present & Correct 的小小實體店,是個巨大又開心的變化。「雖說增加了店租啊稅啊那些雜七雜八不能避免的支出」,他說,「可是現在,可以在店裡面對面地遇見來自全世界的、喜歡文具的人啊,這真是一件太可愛的事兒了!」(在去年的倫敦設計週期間,我們也有親自去拜訪過 Neal 哦!還買回了幾件喜歡的文具:)

讓他一直充滿興趣和動力的,不只是這些喜歡著文具的客人們,世界各地正在真誠做著好的文具的品牌和職人們,這也是 Neal Whittington 的熱血來源——「在這個行業裡,只要想要,就總能遇到新的好東西呀。」

「讓自己用起來舒服、開心的好文具是值得投資的」,Neal Whittington 說,這種關於文具的價值意識,也正伴隨著「生活器物」的潮流而增強。而且,因為文具本身就曾是個很受歡迎的存在,這種時髦的、關於文具的慾望,在一定程度上說,只是被合理地再激發出來而已。

Present & Correct 店內的很多文具都來自日本、美國、德國和韓國。而這些國家,都是 Whittington 心中,文具意識很前衛的國家:「它們從很早前就有了許多很好的文具品牌,這幾個國家文具產業裡的人,都一直是以非常嚴肅的態度在對待文具的每一個細節。」

✏️ ··· 📒 ··· 📝 ··· 💛

店主私心推薦

Mail Box「信箱」

「Mail Box 是一個我們和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合作的新產品系列,大家都喜歡信封,大家都喜歡那種假裝嚴肅規整的幾何表格圖案,『信箱』把這兩個元素合二為一了!」

Amazing Scissors「神奇剪刀」

「喊他們『神奇✂️』是有道理的,它們大約是上世紀 80 年代在日本設計生產的,不銹鋼堅固耐磨,既是剪刀、又是尺子,還可以算是圓形模版,別緻又實用,到今天還是人氣滿分。」

文章出處/ Voicer
圖片來源/ Present Correc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