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NY Magazine)

喜歡坐在紐約街頭,吸納那高密度的藝術能量,然後忘記時間的流逝。不管是靜止不動的雕塑、或是街頭藝術家,或是遊走在行為藝術和公共藝術界線的表演/裝置作品,從來就是紐約不可或缺的、變化萬千的人為風景。

PLAY ME , BECAUSE I’M YOURS 就是其中一個令人感動並且自然而然親身參與的街頭互動作品。這個夏天,六十座鋼琴一一被local藝術家巧手改造,變成繽紛亮麗或康丁斯基風的樂器,送進包括Staten Island渡輪碼頭、Coney Island、Bronx和曼哈頓布萊恩公園、中央公園等數地,大聲向路人吶喊著「PLAY ME, BECAUSE I’M YOURS!!」。

於是行人先是駐足觀看,然後有人技癢上前簡單彈奏一曲,越來越多人圍觀,黑色套裝的女士輕輕跟著音樂擺動身體、小女孩格格笑地跳著舞、情侶相擁慢舞、西裝筆挺的businessman沒有停下來,腳步卻自然地放慢。。

這個project是一個由紐約local藝術家組成的藝術團體Sing For Hope發起的。開始幾天,六十架鋼琴都有專門的志工看顧著,夜間將它們上鎖;下雨的時候則替他們蓋上篷布。後來社區裡的人開始自動自發照顧這些鋼琴,彷彿它們也成為社區的一份子1。小小的一座鋼琴,開發並實踐了社區意識的另一種可能性,也再次拋出公共場域所有權的議題。

因為「PLAY ME」,流行音樂、即興歌劇演唱和rap在城市角落此起彼落。令人驚訝的是,根據紐約雜誌的報導,一個多月的執行期間中,只有一宗蓄意破壞的紀錄。這和Sing For Hope的預想完全不同。

我常常由此想到西雅圖的飛夢社區,自詡為「宇宙中心」的這個小城市,尊重創意,鼓勵居民用奇思異想妝點社區。其中的一個結果是社區某一候車亭的「等待電車」群人雕像。由於它的主題喚起了在地人的集體經驗,引發居民對作品不斷進行「再詮釋」(比如替他們穿上聖誕老公公或結婚的打扮)的行動(康旻杰的說法),變成一次次社區意識的強化。

「PLAY ME」和飛夢都帶著無政府主義的色彩,而他們也都用平易近人的藝術破除人與人之前溝通的疆界。

2010年夏天,紐約幾近令人窒息的炎熱,在鋼琴樂音中輕盈涼快起來。。。

參考資料:(1) New York Magazine reasonstoloveny | 延伸閱讀:streetpianos.com

文章出處 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