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攝影術剛剛誕生的早期,攝影師們根本沒有選擇,他們所能拍出來的畫面只有單色的,直到柯達將彩色膠片量產之後,才讓彩色攝影走入普通攝影師的生活。

可是因為黑白攝影的重要的特性,很多攝影師依然選擇拍攝黑白照片。

黑白攝影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用突出的對比以及光影來訴說一個獨立的故事,並且沒有了色彩的干擾,也會讓觀眾更加容易將注意力集中在畫面內容本身。

尤其是注重情緒表達和故事性的街頭攝影,黑白成了多數街頭攝影師的最愛。

如果你也想拍攝黑白照片,並且從過去的前輩大師們的作品中學習,那麼這些攝影師你不能不認識。

安塞爾· 亞當斯(Ansel Adams)

作為有影響力的 f/64 攝影社群的締造者之一,他可能是 20 世紀最有影響力的黑白攝影師之一。

學習攝影的人一定都會熟悉亞當斯的那本《論攝影》,這本書也成為了無數攝影愛好者的啟蒙之作。

作為攝影大師,他提出「區域系統」的技術概念,認為攝影師應藉光線的變化,控制底片和相紙上的密度觀感。亞當斯也倡導「可視化」的概念(他亦常稱之為「前可視化」,但這個詞並未為後世所接受),指照片給予人的觀感,取決於光線的測量值,即在景物攝入鏡頭那一刻已經決定。

除了攝影,他一生都在拍攝的國家公園的作品同樣也為自然環境的保護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拍照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想要在攝影中製作出傑出的作品遠比其他的藝術形式要難的多。

Photo by Ansel Adams

赫爾穆特·紐頓(Helmut Newton)

紐頓可謂是一位多產的情色攝影大師,而且在他的作品中總是會流露出一種不安、抑鬱或者可以說是病態的情緒。

但是他的時裝攝影和人體攝影卻有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讓人感到震撼。

他的作品對後現代攝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當然作為一名情色攝影大師,爭議是不可避免的,他的作品總是激怒那些女權主義者,他們認為紐頓並不是在讚美女性的身體,而是在徹底透露他強烈的男權思維。女權主義者們還會封殺紐頓的作品,在他的攝影展上搗亂,往他的攝影作品上潑油漆。

但是紐頓的妻子卻認為丈夫是一名絕對的女性崇拜者,他喜愛女性,並不會意圖侮辱她們。

關於他的作品是否是前衛藝術,紐頓卻強調:在我的字典裡,藝術就是個下流字眼。

發現的慾望,慾望的轉移,情緒的捕捉,構成了攝影藝術的三個基本概念。

Photo by Helmut Newton

塞巴斯蒂安·薩爾加多(Sebastião Salgado)

「生活本身就是多彩的,而黑白只是在描繪死亡。」經常會聽到有的攝影師說這樣一句話,在他們眼裡,他們看不到黑白的美麗。

而Sebastião Salgado 鏡頭下的黑白色調卻告訴我們,美好並不總是發生在顏色中。

Sebastião Salgado 是一名巴西社會紀實攝影師,攝影記者,他曾經旅行過超過一百個國家來拍攝他的攝影主題,並在世界各地舉辦攝影展。Longtime gallery 總監 Hal Gould 指出薩爾加多是 21 世紀最重要的攝影師。

2014 年,以薩爾加多和他的攝影作品為主題的電影《地球之鹽》(《薩爾加多的凝視》,豆瓣評分 9.1)上映,獲得戛納影展特別獎。導演為德國著名導演維姆文德斯(代表作《德州巴黎》、《柏林蒼穹下》等),以及薩爾加多的兒子 Juliano Ribeiro Salgado。

《薩爾加多的凝視》台版海報

我不是一名藝術家,藝術家都會專注於他的工作對象。對我來說,我只是在記錄歷史,我只是一個歷史的訴說者。

Photo by Sebastião Salgado

尤金·史密斯(Eugene Smith)

讓 Eugene Smith 真正出名的,是他拒絕和所謂的專業標準妥協,以及既殘暴又逼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照片。

最初 Eugene Smith 在畢業後成為紐約《新聞周刊》的攝影記者,這是大部分攝影記者夢寐以求的工作,但是由於 Eugene 的個性太過強烈,導致他給人以難以相處的印象。

在當時,《新聞周刊》規定所有的新聞照片都必須以中畫幅相機拍攝,Eugene 拒絕使用中畫幅相機拍照而被《新聞周刊》開除。

在二戰中,他拍攝了大量珍貴的第一手影像資料,尤其是在硫磺島拍攝的大量照片,成為了導演創作同題材電影(《父輩的旗幟》)的靈感來源。

在他的作品中,他總是會為他的形象保留主體的尊嚴。

如果情緒沒有足夠的深度,那麼記錄還有什麼意義?

Photo by Eugene Smith

哥敦·派克斯(Gordon Parks)

在他的身上有很多個身份,演員,導演,小說家,詩人,作曲家,但是這些並沒有讓他為世人所熟知,人們熟悉他是因為他的另一個身份,黑色攝影師,同時也是 LIFE 雜誌有史以來的第一位有色人種攝影師。

正因為他是黑色的,所以沒有人能夠比他更能理解那個黑白的世界。

在他去世時,英國《每日郵報》這樣評論他:「Gordon Parks 是美國 20 世紀的標誌性人物,他是攝影大師、人道主義者,民權運動家。他用鏡頭真實地記錄了 20 世紀 40-60 年代美國黑人的生活狀況和反種族歧視民權運動,是當時乃至民權運動以來最著名的攝影師之一。」

我遭受了罪惡,但是不允許他們繼續剝奪我的自由!

文章出處/ 膠片的味道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