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於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的 Percy Lau,原本志向是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然而,導師發掘了她在配飾設計方面的異禀天賦,便鼓勵她專注在配飾設計上。

2013年,Percy 成立了同名品牌「Percy Lau」。從上帝的創造與大自然中攫取靈感,透過天馬行空的設計,進而呈現出對科學實驗和哲學思辨的濃厚興趣。她從不去定義配飾是什麼,她更喜歡透過設計去思考人與配飾之間的關係和互動性。

眼鏡是 Percy Lau 的主打產品,大膽前衛,從不循規蹈矩。

「直到現在,我也不認為我在做『眼鏡』,我是在為眼睛做配飾,將自然科學元素運用在設計中,希望時尚愛好者們能重新審視自己,了解自身,建立屬於自己真正的風格。」,Percy 說。

2013 年 Percy 根據「眼睛」延伸出的系列,透過透明樹脂等材料製作的主題去探討人們看到的是否是真實的,這系列入圍了 International Talent Support 比賽,並成為了 YKK 大獎最年輕的獲獎者。

SS2015 系列,以「人類」為主題,由「眼睛」激發靈感,整個系列以細胞分裂的形式展開,Percy 旨在希望人們能夠更好的理解人類自身,包括進化過程和身體結構的機能

SS2016 系列則是從日本原宿文化中汲取靈感,Percy 將這種幾乎盛行了 20 年的彩色隱形眼鏡元素運用在鏡片上,像是貓眼、複眼、蜥蜴眼、人眼,非常大膽和出挑。

令她感到好奇的是,當我們的心靈之窗被遮蓋,容貌被​​改變的時候,我們是更好的融入還是更突顯在人群之中了呢?

Q&A|Voicer X 設計師Percy Lau

Q:聽說你在學習配飾設計之前,是學習科學專業,這種跨學科的轉變是怎麼發生的?

A:當時還在叛逆期,選擇設計是為了不想過無聊的實驗室生活。

Q:兩個專業之間有怎樣的一種相互的影響?可否結合作品來解釋一下,兩者如何在你的作品之中發生化學反應?

A:我認為設計和科學都不是純粹的創作,而是發現的過程。理科影響了我的思維習慣。而在實際應用上,數學、物理、化學的很多基礎理論影響著我的作品發展。比如說「Seeing is Believing」系列,我用到了物理的折射原理計算,然後對材料的應用也需要化學的知識。

Q:當初為什麼會選擇配飾設計,尤其是選擇眼鏡作為你的創作類型?

A:我在選擇設計科目的時候,可能不像很多的設計師朋友從小就有種對某方面的熱愛,選擇配飾是因為我的恩師,他認為我在對人體有和別人不同的理解和看法,而鼓勵我學的。

而眼鏡更是機緣巧合,一直以來我喜歡對不同的器官作研究,考慮到器官和配飾之間的關係。因此我在大學時期做了「disORGANised」系列,也很幸運的得到很多很好的評價。

剛好我的畢業設計選擇了眼睛,做出來的系列入圍了 International Talent Support 2013 比賽,並有幸獲得 YKK 大獎。

所以行業的前輩們認為設計眼鏡是我畢業後很好的一個方向。直到現在,我也不認為我在做「眼鏡」,Percy Lau 是在為眼睛做配飾。

Q:你的設計總是很出人意料,實驗性很強,尤其是眼鏡系列作品,可以簡單說一說你的創作思路嗎?相對於日常佩戴功能性,更多的是一種藝術化的表達方式,可以這麼理解嗎?

A:我的創​​作思路其實是很多元,但脫離不了比較偏理科的思維方式。比如說我喜歡將一切的東西解構,像「Deconstruction」系列當中就用了很多解構的元素。

我也喜歡大自然的規律,人體本身有太多有趣的元素,包括內在與外在的,都是我創作的靈感。「Cell」系列以多層圓形鏡片去表達細胞分裂的過程。

功能性和實用性是我們建立品牌後很重要的考量,可能看上去我們的有些設計影響視線,但我們會經過眼間距等實際的數字進行對眼鏡人體工學的調整。這可能也是學過數學的好處吧!同時,我們還選用了日本和意大利的材料,保證品質和創意共存。

Q:你想通過你的作品表達一種怎樣的世界觀?

A:其實萬物都是上帝賜與我們的禮物,而我們要去發現它。

Q:你最希望誰佩戴你的眼鏡?

A:中學時期喜歡周杰倫,他鞋子特大號的 mv 裡有選擇我的設計,我非常開心!現在喜歡 FKA TWIGS,她的音樂和表演很迷人,我想和她合作。然後也希望和更多音樂人合作,因為音樂是我比較陌生的領域,我想在不同的領域上有新的嘗試。

Q:未來會將設計拓展到更多領域嗎?近期有什麼計劃?

A:不同領域的創作是我一直做的。比如說三年前我在和朋友打麻將時設計了一套透明麻將。而今年我將這個概念發展成電影,並且邀請了新晉導演田原一起創作。

我一直覺得設計師不應該局限在自己的範疇,如果有不同的嘗試跨界,也會對自己的領域有新的認識和啟發。最近我一直在想月球的運動規律,所以說不定明年大家會看到 Percy Lau 一些新玩意。

Q:哪個設計師對你影響很大?

A:珠寶設計師 Gijs Bakker,帽子設計師 Stephen Jones, 還有時裝設計師 Elsa Schiaparelli。

Q:回想在聖馬丁學習的經歷,你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有什麼想要分享給後輩的嗎?

A:可能我不會很積極地鼓勵大家說努力就能成功之類的話,因為做設計天份很重要,這也是我在學校看到最殘酷的現狀。

我更不希望有人為了設計師的光環而盲目選擇這一行,這不是求學的本質。學校教會我最多的就是,發現自己是誰,並且為什麼選擇設計去表達自己

 

文章出處/ voicer
圖片來源/ Percy Lau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