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自古寓意美好,取其外殼作胎付以土灰,塗之以漆,經十幾道工序手作而成花生殼胎大漆胸針系列,且有多種使用功能:胸針、裝飾鈕扣、筷架、筆架等。

古之漆器,皆天然生漆,取自漆樹混合天然礦物、染料,加以施色。再以木、竹、皮、金、紙、陶、麻等天然材料作胎,以土灰作底,外表塗漆。創新性採用半個花生殼為胎體,批麻掛灰留胎漆器傳統工法精工手作,殼體堅硬輕便、表面細膩美觀,內側為日本貴和製作所銅鍍鎳胸針配件。

范建軍比我低兩級,是我同為工業設計專業的學弟,也是山東老鄉,還記得幾年前建軍來上海工作室找我,做出去日本學習漆器的打算,但是學制為四年,時間比較長,四年後的中國市場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所以有點擔憂和迷茫不知道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而轉眼時間飛逝,明年就是建軍的畢業年,最近一直在忙畢業設計課題的製作,花生大漆系列是業餘時間設計製作的新項目,在今年『設計上海』首次推出展覽,目前在穩步推進中,大好設計河山工作室也對於產品的整體設計與商業策略進行深度的研究和合作,希望給大家呈現出該系列設計的趣味性與高品位的質感。該系列作品獲得日本國際漆展·石川 2017 設計部門獎勵賞。

花生輪廓優雅的弧線結合大漆的色澤質感優雅而迷人

冥冥中我們自有一套與天地萬物溝通的方式。因此花生自然也就有了「早生貴子」、「好事發生」的美好寓意。我要做的只不過是藉由自己的理解,把這份美好傳遞給更多的人。

也剛剛好,我還是個做漆的。和天然材料結合,把漆塗於其上,使之好看耐用,這本就是漆的特長。-范建軍

在該系列作品中,現代設計的簡約趣味性與材料工藝的內涵厚度形成很好的搭配與碰撞,形成一種有意味的時尚感。日本的花生比較貴,前不久,建軍回國到山東老家專門採購了一批山東大花生帶到日本製作。花生殼質地很適合作為大漆內胎,筋絡結合大漆,製作出來的成品堅韌,不易損壞,這樣產品就可以長久使用與留存。

緣起(范建軍自述):

雖然,對致力於研究中國傳統文化、手藝的我來說,最好的土壤莫過於她的發生地- 中國。但,有時遠觀也是一種觀,之於我,這種感覺更為強烈。乍一想,赴日學習已是第五年。

來日之前,雖也一直在進行傳統文化、手藝的研究,但有時更似一種慣性行為。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時候,往往缺乏思考「為什麼」。及至來日,我才更深刻地覺知到自己是中國人,異文化的環境也漸漸催生了對自我文化的反觀…… 為什麼日本寺廟林立卻無道觀、為什麼日本建築屋頂的瓦是「 ~」型,而中國是「 ⌒」型、為什麼吃飯的「碗」還可以寫作「椀」、為什麼日本龍更接近唐宋,且全無明清氣象、為什麼日本人鍾愛「漆」,中國人鍾愛「瓷」、直至有一次,日本友人告訴我植物南天在日本有吉祥的寓意,並試圖解釋它有「轉難」的意思時,我才開始明白,一旦東西落入解釋,便不再生動。我想,我只能做帶有自我氣質(也就是中國氣質)的東西,因為我與之無隔。

無隔,是多麼重要,這種文化的「語感」不是學來的。其實,中國類似的「諧音梗」也不在少數,可能這也與我們這個創造了象形文字的民族有緣吧,冥冥中我們自有一套與天地萬物溝通的方式。因此我想,花生自然也就有了「早生貴子」、「好事發生」的美好寓意,我要做的只不過是藉由自己的理解,把這份美好傳遞給更多的人…. ..

也剛剛好,我還是個做漆的。和天然材料結合,把漆塗於其上,使之好看、耐用,這本就是漆的特長。理所當然,我做了《花. 生》系列。

七款樣式,每一款都有背後的美感與寓意

多用途,可以用作裝飾鈕扣、胸針、箱包配飾以及筆架筷架

美肌紙,特有的皮膚細膩觸感包裝

漆繪

灑金

鑲露珠

取生花生,把表面的軟殼剔除,留中間的硬芯。之後依次是刻苧第一遍(用櫸木木炭粉、麻布絨、米糊、生漆做成刻苧漆)、粗磨、刻苧第二遍、粗磨、貼麻布(用米糊、生漆做成糊漆,貼麻布)、粗磨、固定別針(花生穿孔,後用微型螺絲固定)、粗磨、刻苧第三遍(目的是填埋穿孔痕跡)、細磨、蒔地第一遍(拿矽藻土撒於塗了呂瀨漆【生漆、黑漆做成】的表面,乾了之後再塗一遍呂瀨漆固定矽藻土)、蒔地第二遍、細磨、中塗第一遍(用黑漆)、精磨、中塗第二遍、精磨。這之後,根據作品主題不同,技法也有所不一,分別用到了金彩、髹漆、漆繪、變塗、鑲嵌、沈金、蒔繪等技法。

文章出處/ 大好設計河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大好設計河山

大好設計河山的產品項目從民藝材料和工藝中探尋靈感,希望通過科學理性的現代設計思維與系統性材料工藝實驗創新的方法將傳統生活中獨特的藝術美感、手工製作溫度與機能設計融於產品為一體,帶給人們全新的生活使用與情感體驗。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