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文化領袖:
在 2017 年達沃斯論壇上,40 位文化領袖聚集在一起,圍繞「領導力」的話題產生思維的碰撞。他們在各自的領域有極大的影響力,其中也有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包括金星、馬友友等。特贊聯合創始人過曉茜作為 WEF Global Shapers 的一員,也參與到此次的盛會中。特贊與數位文化領袖進行了深入對話,包括:Andrea Bandelli、John Grade、 Lonnie Bunch、Tracy Fullerton 、Tomas Saraceno、Patrick Tresset、Ana Cristina Vargas 等。

Patrick Tresset

Patrick Tresset 是一位來自倫敦的藝術家和科學家,在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取得博士學位。他開發出了一系列機器人和自動化計算系統,用來創作繪畫,這些藝術作品被收藏到倫敦的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泰特現代美術館以及法國巴黎的蓬皮杜藝術中心中。2017 年,Tresset 受邀帶著他的 3RNP (3 Robots Names Paul)機器人來到了冬季達沃斯論壇。

開始閱讀前,先來一個小遊戲——下面兩張圖,你猜,哪一張出自本文主角 Patrick Tresset?哪一張出自 Patrick Tresset 所研發的繪畫機器人 Paul?

答案是,左邊的是 Patrick Tresset 的創作,右邊的是機器人 Paul 的創作。你猜對了嗎?其實對錯不是最重要的,重點是,機器人也開始可以像人一樣去觀察物體,然後進行藝術創作。

其實一開始小編很難理解這個機器人的厲害之處,於是請教了一位設計師朋友,她說,在這個過程中,機器人不是在「復刻」,而是在「思考」,思考如何將它「看到」的三維圖像描繪在紙上。

Patrick Tresset 的 3RNP 機器人創作過程

想像在一場美術考試的考場上,大家都面對同一個模特進行創作,但創作結果卻是千差萬別的,因為每個人的觀察、理解和技法都是不同的,所以藝術成果也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而 Patrick 所做的,就是去訓練機器人像人一樣慢慢思考、學習和進步。

身為藝術家的他,為什麼會萌生這樣的想法?且聽小編慢慢說來。

Patrick Tresset 對藝術和科技融合的興趣起源於他的家庭,他的父母分別是藝術家和工程師,在 10 歲的時候他擁有了自己第一台電腦「primitive」。從少年到成年的歲月中,他不斷地在藝術和科技兩個領域間來回游走和探索。

而越過了 30 歲,他突然發現「我似乎對藝術失去了熱情,失去了用雙手創造藝術的能力」,於是他開始了對繪畫機器人的研發,讓機械臂代替他去進行創作,在這個過程中,他融入了自己在機械視覺、人工智能和認知計算(比如人如何與藝術互動)方面的研究成果。

3RNP 機器人

Patrick 最著名的機器人叫 Paul,它的軟件部分是可以捕捉靜物的攝影系統和具有繪畫能力的運算系統,硬件部分則是機械臂,可以握筆進行上下和水平的移動。繪畫開始時,攝像頭會識別和捕捉人臉,記錄關鍵數據並傳輸到電腦,由繪畫程序處理,然後傳輸給機械臂進行繪畫輸出。如果你想要感受一次「機器人畫家」的服務,通常需要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 30-40 分鐘。

Patrick 與 3RNP 機器人

有意思的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機器也會跟人一樣產生小問題,比如,畫畫的時候不小心手抖畫歪了線條,這個細節會喚起人的同情心,讓人與機器間產生情感連接。現在,Paul 的作品已經進入了倫敦的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泰特現代美術館以及法國巴黎的蓬皮杜藝術中心。

Q&A

Q=Tezign
A=Patrick Tresset

Patrick 在展示他的 3RNP 機器人

Q: 跟我們說說在達沃斯展覽的感受吧?

A:我的作品曾在柏林的科學畫廊展出,達沃斯的相關負責人當時也在,所以我就受邀來冬季達沃斯展出我的機器人。達沃斯論壇聞名全球,匯聚了各國精英政要,所以我也很好奇這裡究竟有什麼,參會嘉賓們會如何看待我的作品。當然,我最後發現,大家對機器人的反應是一樣的(笑),因為都有好奇心。

Q: 為什麼會想到給機器人取名為「Paul(保羅)」,是您的某個好友或家人的名字嗎?

A: (笑)不是的,保羅只是一個普通的、常見的名字,聽上去也很熟悉親切,這也是我希望這個作品能帶給大家的感受。

Paul 繪製的人物頭像

Q: 您會把 Paul 和其他繪畫機器人運用到其他行業嗎?

A: 目前它僅僅是我的藝術實踐。但擁有一個能繪畫的機器人確實很棒,也許未來我們可以通過手機 App 去連接機器人,不僅僅是繪畫這個技能,也許是更多技能。

Q: 一些人總擔心人工智能會威脅到藝術家,你的看法是?

A:人工智能是一把雙刃劍,可以創造善,也可以創造惡,但這個進程不會止步。我傾向於把人工智能視為人類的一種創造,被用於解決問題。正如我所提到的,只要我們不涉及人工意識,只要機器人不認為「噢,我要做自己」,人工智能的用途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從一定程度上說,科技可以保護人性,讓那些雙手有損傷或障礙的人依然可以進行創作,機器所表現的創造力可以幫助人克服悲傷、沮喪和孤單。在失去創作熱情的時候,我可能會一蹶不振,但通過開發繪畫機器人,我找到了另外一種拾取靈感的方式。

Q: 未來由人工智能創造的藝術會是什麼樣子?

A:接著我前面說的,人工智能是工具,就好像攝影師拍照片,相機是工具,而攝影師才是那個做決定的人,我不能說具體的藝術結果會是怎樣的,但是我相信兩者的協作一定能產生讓人驚嘆的藝術作品。

Patrick受訪視頻

文章出處/ 特贊 Tezign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