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記得第一次翻《紅樓夢》,讀到那大觀園綠雲擾擾、釵環玲瑯,紛擾流轉的色彩讓人自感想像力貧乏:銀紅、豆綠、秋香、石青、柳黃、松花、鼠灰、月白……明明看的是白紙黑字,但覺滿目流光溢彩。

人類的思維進化順序,是從具像到抽象,先認識圖形和顏色,而後到文字和概念。因此,對事物形貌色彩的精準描述,無疑能加深人們對它的感知力,而這其中,顏色又是最直接且具刺激性和記憶點的。

大概也因為這樣,從備受時尚界追捧的 Pantone 流行色,到女孩兒們為各式口紅色起的暱稱,給顏色命名,成了一場從權威機構到街頭巷間都熱衷的文字遊戲。

Pantone 2018 流行色,紫外光色。

殊不知,這場遊戲,在一個世紀前就已開啟。

今年 2 月,一本名為《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的書(《維爾納顏色命名學》)再版發售。這是一本在照相技術尚未發明前,供人們參考的顏色分類手冊。他的作者,蘇格蘭畫家 Patrick Syme 希望它能為畫家、科學家、地質學家、化學家、解剖學家……總之你能想到的所有會與顏色打交道的專家,提供幫助。

這本書之所以叫《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是因為它是作者 Syme 以德國地質學家 Abraham Gottlob Werner 的顏色分類為基礎,豐富拓展而來。

在現代顏色標準化技術尚未出現時,這本 1814 年首次出版的祖師爺級別的色彩分類書,尚無法通過色號准確定義顏色,只能依賴精確的文字描述,輔以自然界中可見的事物,讓使用者能直觀感受某種色彩。

以本書開篇的白色為例,書中共輯錄了 8 種白:雪白(白雪公主白)、微紅的白、藏藍白、黃白、橙白、綠白(以上是五彩斑斕白家族)、脫脂奶白(不光是奶,還要是脫脂奶)、灰白。

看完名字,再看小色塊,仍分不出這些白色有什麼區別。

而這本書最有趣的是,將名字、顏色、描述和自然事物結合在一起。這樣一來,雪白不僅是「最經典、純粹的白色」,還是「沒有任何雜質的初雪」和「黑頭海鷗胸脯上的羽色」;而脫脂奶白則是「人類的眼白」和「蛋白石」的顏色。

這可能是最早的「五彩斑斕的黑」?

今天,當我們都以紅色為中國的代表色時,Syme 將一款藍色命名為「中國藍」(第 27 號色)。這是一種天青色混合普魯士藍的顏色,近似龍膽花背面的顏色。

當然,作為一本一個世紀前出版的手冊,在顏色可以通過數字精密表達的今天,《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顯然無法再以工具書的身份,躋身標準化顏色系統。不過,它或許能成為一本「詞典」,從人類的肌膚到閃耀的寶石,再到飛蛾翅膀下的輕柔羽毛,那些對顏色的質樸、精妙的描述,讓人不僅看見,甚至能感覺每種顏色的質感。

小編們或許能來一本,讓自己的文案更加活色生香。各位男士也可以考慮入手,這樣,以後和女孩子們聊到顏色,你腦海中不會只有那句「你說的黑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