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居症

艷麗的色彩,在光的照射下晶瑩剔透,宛如一顆顆刻面寶石組合而成……這樣的藝術裝置竟然全都是用紙做的?!

這是居住在紐約布魯克林的藝術家 Kirsten Hassenfeld 持續了十幾年的系列創作。美麗的作品背後,是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對自然、人類、社會的相互關係,以及可持續發展的觀察與反思。

蔚藍之角

Q :這些紙寶石是怎麼做出來的?

A :我在就讀本科和碩士期間學習版畫和書籍藝術時,學會瞭如何用紙來創作。事實上,在我還小的時候,曾從一本書上學到過如何用紙建造東西。大約 2000 年的時候,我曾經用刻面寶石創作過一個作品。後來我研究出怎麼用紙來製作刻面寶石。

隨著對紙張了解的深入,以及大量的創作實驗,我發現我可以做紙狀的細管,像那種老式吸管。就這樣,我先用毛根搭建整個裝置的框架,然後每個口都用膠水把紙黏上。我用各種各樣,透明度不一的紙,但我只用一種膠水:PVA 白膠水。

星星上的星星

藍星

Q :你的靈感來源?

A :最初開始用紙來做裝置的時候,我思考的是一件事物的價值或珍貴之處到底在哪裡?我剛搬來紐約布魯克林時,完全以一個新的外來者的眼光看待這個城市的工人階層與富人階層之間的經濟差距

對此的思考我放到了自己的創作中,用刻面寶石作寓意,表達一種現實與渴望相衝突的矛盾心理。幾年後,我開始對自然界和人工造物之間的相互影響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包括珠寶、家具、建築等,這也是我對物質世界與人類價值何在的延伸思考。

後來,我開始聚焦於裝飾藝術界常見的仿自然風。這讓我想起自然的馴化,這個持續不斷的過程,我們從一開始就參與其中。

某種程度上說,藝術家也會無意識地捲入到自然馴化中,就像在物理空間裡,物理定律規定我們什麼能做,什麼做不到一樣。所以那些打破固有印象,將材質運用在不同事物上的創新創作通常令我非常著迷我也一直在看各種古老的手工書籍,以前的人心靈手巧,雖然材料少,工藝卻很繁複考究

鍍金年代

北極星

Q :為什麼開始選擇使用可回收材料?

A :在用白紙做裝置這麼多年後,突然覺得沒有創作熱情了我開始挑戰用一些之前因為覺得很醜而不採用的材料、圖案或者是破舊的包裝紙來創作。

最初,我讓朋友將他們用過的包裝紙、商務信封留下來給我,自己也到網上去買別人出售的舊包裝紙。很多人以前收集了很多包裝紙,這是美國大蕭條時期出現的一種習慣,折射出那個年代的再利用觀念

我也用一些撿來的東西進行創作,例如我會收集一些別人丟棄的材料,也會到二手店或在網上淘一些舊貨,最後把這些東西都整理成統一的模式我很關心這樣的創作是否對處理人類製造的垃圾有所幫助,希望可以減輕地球的垃圾負擔

藝術家 Kirsten Hassenfeld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Kirsten Hassenfeld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