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國人熱愛紅色,卻一直沒有將它貫穿持續運用到雜誌上而使其成為一個標誌。來自德國柏林的季刊《032c》卻幾乎做到了,他們用大膽的紅色封面爭奪眼球。

在 Pantone 色卡裡,032C 是紅色的代號。在《032c》看來,紅色是50年代至60年代象徵德國設計的色彩,它還具有政治和社會意味,而來自德國的電子樂先驅 Kraftwerk 也曾使用正紅色作為其視覺標誌。

早期如一份朋克雜誌

90年代的柏林充斥著「一切都有可能」的濃厚氛圍,文化藝術噴勃而出並且互相交織:平面設計師同時在經營 Club,建築師開起了藝術畫廊……整個柏林新舊交替、蓄勢待發的都市精神深深影響著《032c》的取向。

最初,主編 Jörg Koch 及運營總監 Sandra von Mayer-Myrtenhain 兩位創辦人希望雜誌能像網站一般具有顛覆性,做一本 fanzine。2000年冬天發行的第一期《032c》,薄薄的新聞紙印刷,充滿了 DIY 精神。黑白圖片為主,標誌性的正紅色貫穿了整份報紙,視覺及設計在這本新刊裡的地位要高過內容,其輕薄的特性和易讀的內容也很適合人們隨身攜帶,而不像後期雜誌那樣越來越厚「我們以反作者身份,反新聞的手法來確立我們的態度,模糊了作者的名字。我們希望第一期雜誌看起來像是 Dieter Rams 設計了一份朋克雜誌。」

Jörg Koch 最初定義這份雜誌的態度,使得《032c》在德國雜誌業界乃至全世界脫穎而出,受人尊重。



2007年第二次革新

《032c》最初三期都是以報紙形態出現,前三期封面還都是正紅方塊;2002年秋冬第四期開始到2004年冬天出版的第八期,雜誌形態取代了報紙,封面都是滿 Page 的圖片,Logo 時紅時藍時灰,有些搖擺不定的感覺;2005年夏季出版的第九期至2006年冬的第十二期,版面都顯得非常地整潔、樸素,沒有多餘的設計裝飾。

直到2007年第十三期的出版,《032c》又一次 re-design 來革新自己,藝術總監 Mike Mieré 在封面上延用並加重了《032c》初期那大膽的紅色,如同一個鏡框一般,只是每期框內的圖片不一樣。

雜誌內外一新的第三次改版在時尚界及雜誌界掀起了軒然大波。大家都在爭論,《032c》到底變醜了還是變美了?「New Ugly」一詞也隨之成為當時最為流行的美學現象。改版這一勇敢者的實驗對於 Jörg 來說如同一塊試金石,可以看到人們站在哪一邊。

「有意思的是這場爭論可以暗示出平面設計領域裡的現象——這裡存在著一些保守的紀律。可是,誰可以規定你做什麼呢?好品味的排版設計意味著即使內容極為平庸卻可以把它設計得好看。我們反著來,我們的內容足夠有趣,並不需要多餘的裝飾。」在 Jörg 的眼裡,太多人都知道怎麼把一本雜誌設計得有品味且令人嚮往,以至於大家的共同的品味變成了cliché。

2008年,之前獲獎無數的《032c》又獲得了德國的「 Lead Magazine of the Year 」這一殊榮。












《032c》這樣一本以時尚藝術及政治在業界樹立其地位的雜誌,會不會也被時尚工業完全佔領,這也很難說。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032c》離創辦人早期所期望的顛覆性雜誌越來越遠,它開始變得有那麼一點平庸。

 

文章出處/麥芽 malt
圖片出處/032c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