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antastic Flying Books of Mr. Morris Lessmore”,也就是“神奇飛書”,獲得了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大家因此對這部作品倍加關注,Animation world network就在大獎揭曉前採訪了本屆入圍作品的製作方。令人欣喜的是,我們的特邀撰稿人MJMK對這些採訪稿進行了翻譯,這樣我們就可以來看看作品背後的故事了。





摘要:這裡是對其製作人William Joyce的採訪,英文原文來自於Animation world network

The Fantastic Flying books of Mr.Morris不僅獲得了奧斯卡題名,還是這次角逐的領跑者。這對Willam Joyce、聯合製作人Brandon Oldenburg以及他們坐落在Shreveport, Louisiana的Moonbot Studios無疑是個好消息。今年Oz和Buster Keaton掀起了默片懷舊的流行,我這個星期就來和Joyce討論這個話題。

Bill Desowitz :你的這部復古短片完全抓住了一個時代的精神,這一點和被題名的長篇電影《The Artist》和《Hugo》極為相似。你對此是怎麼想的?

William Joyce :恩,當《Hugo》拍出來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你說的這個相似性,我本人也是Melies的粉絲(*喬治.梅里埃,Hugo是向這位電影大師致敬的作品)。事實上Brian Selznick(*Hugo原著作者)是我的好朋友。過去我們在Harper Collins(*一家出版公司)的編輯是同一個人,而且興趣也非常一致,梅里埃和他的自動機器人是我們那時討論的一個話題。我的朋友Chris Wedge,將Hugo的故事從紙面搬到大熒幕的過程,我也一一見證。當我看到電影裡梅里埃的東西被還原得那麼漂亮時,我就知道我們的想法一致,關於重現過去,重現曾經的電影業,重現Fleischer兄弟(*美國紐約的動畫工作室,最知名的作品是30年代的Betty Boop)搭造出小模型並用於《大力水手Popeye》的時代。

BD: 所以你們都打算追溯到源頭並讓歷史重演。

WJ: 那個時代的銀幕中一些純粹的、無雜念的、精湛的東西給人直接、強烈的感覺。只是大家都在今年選擇了這個題材的確非常巧合。然後《The Artist》也拍出來了,我們事先可沒約好。當我看了《The Artist》——Brandon和我就去研究了電影默劇,當時我們正埋頭拍攝《The Fantastic Flying books 》,並學習了默劇中的表達方式和鏡頭技巧等。我的天,大家都去吸收了同樣的養分,就好像默片時代席捲而來,把每個人都捲入暗潮一樣,這的確很奇怪。

BD: 不過考慮到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和我們努力想解決的問題,這似乎就說得過去了

WJ: 要重現默片的拍攝是非常複雜和艱難的事。《The Artist》製作組實在太棒了。是的,我聽說了一些細節,我覺得那非常酷,但是我無法想像自己去操作。一般來說,當你要重現舊派的講故事方法,尤其是那種老劇院的風格,最後往往會有一種故弄玄虛不真切的效果,像是一次風格化的練習。但是《Hugo》和《The artist》,我認為他們真正進入了狀態,是那種情緒張力使他們後來的表現那麼出色。於是舊派電影中的各個元素開始發揮作用,它們完全遵照了舊時代的故事行進準則,這是非常難得的,同時使內容的表現力得到了放大。我一幀一幀的思考,《The artist》恐怕是我很久以來見過的最徹底最深思熟慮的電影。

BD: 讓我們回來談談Morris和你所收穫的。

WJ:我們現在似乎已經獲得了點名聲:) 我對人們從這部作品中收穫的樂趣感到吃驚,人們似乎渴望著一些更自然和輕鬆的東西。而這種類型的故事框架和情感表達在早期電影中是很多的。但同時舊電影往往不夠流暢,不那麼一氣呵成,所以我們花了大量的時間考慮如何讓各種元素自然而然的嵌合在短片裡,讓它們呈現出即興的效果。

BD: 熒幕上舉重若輕,背後是大量的努力。

WJ: 正是如此。我當時閱讀了PGWodehouse的作品,他寫了享有盛名的輕文學Jeeves,他說他改了90多遍稿才做到讓讀者閱讀時覺得是隨興寫出來的。

BD: 當製作完短片並發布了e-book app後,將Morris寫成書是什麼感覺?

WJ: 你知道——很有趣。我原始的想法就是寫成書,但是在完成之前,我開始了短片的製作,電影和寫書其實是正相關的。但是製作app,是個很不同的體驗。書寫的越好,製作app的難度越大。我們放棄了很多短片中包括的情節。我們不打算製作一個插圖小說,所以有一整節都省略的情況。我最不希望它變成電影的複制。我們精心畫出每一頁,(可不是短片截圖),這很耗時,但正因這份投入讓它有了書的質感。我們打算將其改編為一個木偶劇,當你去看的時候,你會被帶入一個又一個場景,而不僅僅是觀看一個舞台。你身處舞台上,所有表演就出現在你身邊,這會是一出非常複雜的戲劇表演。我們打算繼續這個故事,不僅僅是改一改台詞,而是發展一個長線故事,一路記錄下來。我們會寫下這些場景,豐富它們,然後看看如何從一個不同的角度來詮釋整個故事。我們覺得這樣的方式會更有趣。為何不?沒什麼既定行規啊?我讀到過Irving Thalberg (*歐文.塔爾伯格,米高梅早期的金牌製作人)如何讓Marx Bros(*美國早期的喜劇明星,最初是三兄弟表演,後來是四兄弟,最後是五兄弟同台演出)在街上表演。所以我們也要試試用舞台劇的方式拍電影。

BD: Rise of Guardians進行的如何了?(*這是一部基於Joyce同名原著的3D動畫,即將上映)

WJ: Oh,別提了。我們只剩不到一年的時間了,可是還有很多事要做。但它的確是我所期待的樣子。非常漂亮,3D效果很棒。我最初對3D的主意不太感興趣,但是,看完《Hugo》還有我們現在的這個短片,我的觀點在逐漸變化。而且,你知道,《丁丁歷險記》用了3D看著很不錯。

BD: 你的超級英雄故事總是融合了神話和童話的風格:Santa, The tooth fairy, the easter bunny, Jack Frost(*都是知名的西方童話人物)。

WJ: 想一想最早的動畫作家就是那些創作Golem(希伯來神話中的魔像)的猶太人,我只是把它們帶回來而已。

神奇飛書官網 | Oscar2012系列訪談 | MJMK個人網站

文章出處:AnimeTast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