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設計訪] 2013世界劇場設計大獎入圍 – 邱逸昕

今年,台灣的劇場設計圈充滿了光彩。因為,我們今年共有八個設計團隊入圍四年一度的世界劇場設計展(World Stage Design,簡稱WSD),入圍人數僅次於英國和美國排名第三。換句話說,我們入圍人數是亞洲第一。

這樣的殊榮,讓我們都相當開心,台灣的表演藝術,在許多人無怨無悔地投入之後,終於逐漸開花結果。而劇場設計的部分,也在這段時間逐漸受到重視,因為一齣戲要能夠打動人心,除了有好的劇本和好演員與導演之外,劇場的氛圍也佔了絕大部分的關鍵。這一次,MyDesy編輯們特別採訪了入圍的幾位設計師,請他們來分享一下自己獲選的心情和他們的經驗。

燈光設計師 – 邱逸昕是以《燕歌行》入圍燈光設計獎的部分。在劇中的舞台燈光以顏色變換的方式展現角色的情緒,光線的巧妙控制搭配特殊的舞台設計,讓中國著名的歷史片段又能夠穿越時空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以下是訪談的內容:

1.可以「隨意」跟大家介紹一下您自己嗎?(可以分享自己住哪、喜歡的人事物都可以)

我是邱逸昕,但從小覺得這不是個男子氣概的名字,所以我很討厭別人叫我名字(尤其是想表現親切只叫後兩字,總教我頭皮發麻)。在劇場裡大家叫我李歐,熟的叫我邱李歐,偏偏超熟的會反璞歸真開始叫我逸昕…,但是全天下大概有一億人叫做LEO,為了區別此李歐非彼李歐,我決定冠上Alpha這個姓氏來稍微讓自己不落菜市場名的窘境。

出生在嘉義,小一時舉家遷上繁華的台北市,離開了純樸的嘉義,卻依然因為父母的教育讓我長成一個很害怕麻煩別人的小孩,以凡事自己來的觀念一路活到現在,念台藝大時覺得自己要有些個性,最後挑了個”中庸”篤信之,造成現在反而似乎更沒什麼個性哇哈哈。在劇場打混若干年後,以吸引力法則與平常多做善事的基礎入圍WSD,為了證明中庸王道,我只好”非常中庸”的希望可以得到評審的認同。

2.在被通知入選之後,心裡面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呢?

我打給尚未睡醒的女朋友,然後聽她尖叫了大概一分鐘,接著到台中工作。

3.請簡單介紹一下這次入選作品的設計概念嗎?

好像很難簡單,那就複雜的說好了!

燈光是景的延伸,是戲的靈魂,是時間的掌握者,是觀眾視覺的決策者,在《燕歌行》裡尤其重要。

《燕歌行》的舞台設計王世信老師採用黑色麗光板鋪在滿台的斜坡上,表達歷史終為人所借鏡的意涵,許多大幅的窗格景與紗幕、銅雀臺景片等,營造出三國磅礡氣勢又不失文學中細膩的氣質。於是燈光與舞台的完美結合就變成我非常重要的課題。再者就是時間的掌控,影像王奕盛老師讓時空在虛幻與寫實間更迭,創造了美輪美奐的背景,而前景的立體空間就端看燈光如何與之結合。導演戴君芳老師的演員調度與節奏掌握清楚不含糊,在許多場次中可以看出三角愛情的糾葛、內心與外在條件的衝突,節奏的穩健與速度的掌握讓觀眾情緒連貫,所以在佈光的分區與時間調整上就有了挑戰。綜合以上的設計而後燈光就如一支畫筆將所有構圖囊括在內並賦予色彩。

《燕歌行》裡追蹤燈是相當特別的,在追蹤燈的幫助下可以不用使用太多的面光,於是不會因為顧及觀眾視覺過度加亮導致時間與空間的破滅,另外在不死靈與曹操靈魂此兩角色上也下了功夫,不死靈穿梭於現實與曹丕內心中,時而與曹丕對話,時而與觀眾戲謔,「在也不在」是他的表徵,所以我使用兩隻追蹤燈用反差極大的顏色來照顧,在現實中他會是埋沒在人群中的綠色幽靈,在內心中他又會是白綠參半的引導者、諷喻者。而曹操的靈魂實為曹丕內心掙扎許久的野心,終於在控管不住的狀況下幻化為曹操的虛影前來指引曹丕登基,於是我將曹操的顏色設定為人即將為王顯露的帝王之金黃,曹丕的正常色在野心的黃色旁顯得那麼無力,即將被吞噬。

時間感的確立是必須的,在銅雀臺一景中,曹家操練水兵接著晚宴,所以我用了大量的背光來營造黃昏時分的銅雀臺,展現曹軍水師的大氣場面,配合影像的效果,一開始就讓曹丕想更上層樓的心情呼之欲出。

夜景在影像的幫助下,有時是花園流水,有時是超大月亮,夜晚的亮度就必須考慮光源是月光抑或是室內燭光,如何在滿天星斗的夜晚提供觀眾舒適的觀賞亮度。

室內的冷宮、皇殿則須注意演員內心的意涵,比如在冷宮內有三重窗格幕將甄宓深鎖深宮,我將淡淡的藍紫色佈在窗格幕上來加強她內心的孤寂與寒冷;又如在正殿上曹植受令七步成詩,曹丕殺意陡升之時燈光會轉變為血紅色來強調危機四伏的環境。

許多畫面是以電影手法「蒙太奇」來處理,所以燈光的分區就相對重要,在誰該被看到與誰該隱藏間,需要許多時間排練與燈光調度才能達到完美的結合,同時也引導著觀眾聚焦在導演想要強調的人物事件上。

在戲中虛幻與陰陽常常並存,生者與死者、精神與肉體、過去與現在,每當有此狀態出現,燈光就會有象徵性的玄朱二色跟隨,一來區分現實與精神面,一來與舞台、影像與文本相結合。玄色屬陰,朱色屬陽,陰陽並濟,靈肉分離,曹丕的個性與決策就在此兩色中浮出於世。

燈光時而配合音樂點,有時是為了整體的技術需求或是演員需求增益與改善,我試著也期望將燈光以呼吸般的狀態融入在整個《燕歌行》裡,在演員的情感連結上,在各部門的技術融合裡,在觀眾的視覺至上中,扮演好一個重要卻不搶戲的配角。

4.設計的過程中,最讓您印象深刻的是什麼?

因為第三天就要錄影(等同第二天幾乎要將所有工作完成,一般來說首演會在第五天,也就是說有四天可以工作但我只有兩天)我們實在是做得天昏地暗,每天九點吃完早餐就工作到晚上十點,中餐晚餐都浪費了。到了錄影時當然還沒做完所有的畫面,下半場一起幕我的燈就亂七八糟的打在佈景上,於是我很焦躁的對著公視的工作人員連連喊卡,只見他用對講機對導播說:「ㄜ….燈光設計喊卡~燈光設計喊卡….」然後全世界停下來等我。

呼~忘不了~忘不了~~~

5.可以分享在劇中你最喜歡的情節或者你最想表達在你設計之中的元素嗎?

最喜歡的情節大概是曹丕遠征回來一心(你看我的名字又出現了)想去找他老婆甄宓,但是他老弟曹植卻在甄宓房外向大嫂求愛,三角關係搭配著導演調度的三角地位,看了真是覺得白目之人果真有白目之處。

6.您覺得劇場設計對一齣戲劇而言,代表的是什麼?需要注意的關鍵是什麼?

劇場是一個實現想像的黑盒子,最重要的是文本及演員,各種設計需要做的事情是幫助觀眾進入到劇本裡的世界,去感受”戲”所要傳達給觀眾的東西,所以若把演員與文本比喻為一顆星球,那麼我們就是在裡面扮演日月星辰、山川海洋,我們並不是最重要,但是我們的點綴會讓觀眾更容易進入戲中的世界,所以必須不斷的說,我們要扮演好一個重要的配角。

7.對於有興趣從事劇場設計的人而言,您有沒有甚麼建議可以跟他們分享?

劇場是個餓不死吃不飽的夢幻行業,不管是想要做技術或是想要當設計,不可或缺的是那份為了完成演出對的起觀眾無限燃燒自己小宇宙的心。我們不太被社會所知,不太被家人認同,不太有時間睡覺,不太有機會跟女朋友或家人度假,過節之時就是演出之時,團圓之時就是上工之時,親友的生離死別我們可能都無法參與,想做的事只能用肝去換,想看的電影只能十點之後去看,容易受傷容易發胖容易錯過王建民比賽,但是我們真的只是為了劇場,全部都當作苦茶喝下去,這行業很苦,不見得熬的出頭,但我相信只有要態度,只要你將靈魂和生命放進這個地方,劇場帶給你的喜悅與榮耀及成就會讓你無法想像!

後記

的確,劇場這條路並不是一般人能夠走的。這條路上需要堅持,需要熱情,當然也需要一點機會。但是在機會來臨之前,所有的投入都需要像是看待自己的生命般一樣重要。這一次邱李歐透過他的設計,把華人的戲劇和設計帶向國際,這是我們的驕傲,讓我們一起為他喝采!

接著,我們還會再陸續推出其他入圍設計師的採訪,請大家持續關注MyDesy跟我們一起關心台灣劇場設計的發展。

另外,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的話,歡迎到OISTAT組織網站上逛逛!

圖片來源由設計師邱逸昕提供。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