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意味著四時盡也水始冰水凝為冰,薄薄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立冬僅是拉開嚴冬的序幕。冬神被稱作玄冥,也許就是想用空寂清冷來提示我們,珍視時間為世間譜寫的未央歌。

不知不覺沉浸於晚秋美景時,冬季已悄然飄至,萬物收斂鋒芒,且收藏銳氣溫婉渡過。感覺到冷時只需輕按空調開關,在北方差不多也開始有暖氣了的現代生活。室內戶外兩重天。日本又如何?我們來看看近鄰又是如何渡過漫長嚴冬的。

日本住宅除了現代稱作「洋式」的現代建築外,亦有大量的傳統住宅保留下來,現代生活方式取暖與我們並無大恙,傳統住宅多以木造,整個屋子的保溫取暖顯然不易,住戶自身保暖和使用暖具則是現實之選。

現代暖具中雖有空調、電熱毯、地熱等種種,但於日本人來講,圍坐在暖桌旁,看電視,吃桔子,成為不可或缺的冬季風物詩。家族代代傳承來的習慣,即使在洋式建築盛行的當下,依舊是未曾泯滅的日常生活習俗。

暖桌的使用歷史可以追溯到室町時代,用漢字「炬燵」表示,但起源據說是禪宗的僧侶從中國帶來的「行火」,最初修行用可移動的行燈,在此基礎上下番工夫改造後,將炭火燒熱用以溫暖手足而用,稱之「行火」也成為生活中的佛教用語。

舊式的暖桌在地上鑿出數十厘米深坑,將木炭加熱的爐膛放置其中取暖,有時也用碳塊。於深坑上再架有名為「櫓」的木框格,其上覆蓋棉被,腿腳都可以藏於被中取暖。到了夏季不使用時,深坑蓋上榻榻米便平整如常了。

到了江戶時代,隨著榻榻米進入尋常百姓家庭,炭火放入陶盆中可移動的放置型暖桌也被普及。當時武士中流行著不可靠近暖桌的風俗,「近則不潔」的規矩令武士唯有忍耐渡冬,但在影視作品中看到,京都近江屋被暗殺的「坂本龍馬」,當時蜷縮在暖桌旁,這是據說感冒所致,看來「忍」文化滲透至生活起居方方面面。

暖桌的普及是與原料的木炭增量和棉製被褥普及息息相關,到了昭和30年代,一氧化碳中毒的危險得到認識的同時,電器的入流,熱源也順理成章的逐步替換成電熱暖桌。

現在冷了把暖桌和火缽從收納里取出即可使用,可是在江戶時代可沒有這般簡單,不管風雨冷暖,年年啟用的時辰都是有講究和規定的。舊曆十月亥日即立冬前後的時日,方可開始使用暖具,這不是當時幕府的強制行為,此乃江戶民眾嚴守的規矩。

這天也被當作是「開爐日」,亥日始用暖具逐漸成為一種意識,一個習慣。這時還屬初冬,武家町屋都要準備過冬了,亥月第一個亥日是武家的開爐日,町屋庶民則需要耐心等到第二個亥日,也就是12天后,雖有差別,但這是當時身份差異帶來的,庶民並無怨言。相反,只需稍加時日忍耐,​​便可節約不少木炭費用。

為什麼是亥日?心存疑慮,查找後方知,舊曆裡月日都以十二地支進行劃分,而十月恰好是亥月,在亥日又有避火難的信仰,亥月亥日開始使用暖具,相信冬日則將不會發生火災。陰陽五行中也有「亥主水性陰,可勝火」的說法。看來亥月亥日開爐並非古人肆意決定而為。

除了暖桌,火缽也是日本冬季常用的暖具之一,雖然現今的都市家庭越來越少使用,但在偏遠故鄉還保留著溫暖的記憶。火缽的起源是從平安時代中國傳入的,到了鎌倉中末期才於庶民間逐漸普及開來。

傳統的火缽多種多樣,《枕草子》中也有提及,顧名思義是盛裝用的缽盂容器。使用時加入燃燒的木炭來取暖。此缽盂並非概念中的僅有陶瓷所限,由青銅、鐵、木頭等等製成,各式火缽也因階層各家採用不同工藝與材料製作,普通庶民相比武家或商家,並不富裕因此火缽也顯得簡素質樸許多。

火缽通常放置在家族成員經常圍坐的旁邊,一來作取暖之用,二來煮水沏茶也是冬季室內保濕的生活智慧。有的還兼有餐桌的收納家具使用,甚至有木製火缽底部還帶有小抽屜,用來盛裝火箸、鎮壺、煙管等配套用的小物件。

昭和20年代更是成為茶室客廳必備的家具,也被譽為「火缽乃大人之玩具」,著名的俳人「日野草城」便有俳句感懷心神,「望炭火溫柔,燃燒內心安定溫存,汲取休憩溫暖」。

隨著更加安全、高效的取暖方式湧現,火缽雖然逐漸地消失於尋常百姓家,退出歷史舞台,但近年又有許多人開始懷念起擁有火缽的生活,在缽上架鐵瓶,待水沸,燒上一壺清酒夢半仙,在煙飛灰滅中尋求內心放鬆的風情。

江戶的冬季想必比如今更加寒冷吧,相比起夏之酷熱,冬之嚴寒愈發難以煎熬,室內的暖具也不過暖桌與火缽這些,寒冷之時,家族圍坐在一起,相談甚歡或聆聽感傷,推杯交盞或清茶滿香,和樂融融或思念月光,如此光景都是只有家才能維繫的那絲故鄉,暖具便承載著這份情愫,我想那才是內心相互支撐渡過寒冷的溫暖大補湯,亦是人間亙古不變的未央歌。(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