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倫敦薩默賽特宮將迎來一系列的遊戲展覽和特別活動。作為 2017 年倫敦遊戲節的一部分,一場名叫 Now Play This 的特別活動和 Game Changer 展覽希望能夠從不同的角度和深度來探索遊戲的發展歷史,從傳統形式進化到多媒體載體的設計思考,以及「玩」這一行為所涉及到的更多可能性。

Now Play This 今年已舉辦到第三屆,由倫敦遊戲節、英國藝術委員會等機構支持,其主要的策展方是 Matheson Marcault ——一家由遊戲設計師 Holly Gramazio 和遊戲製作人 Sophie Sampson 組成的工作室,他們擅長與文化、歷史或科學機構合作,以遊戲的形式讓大眾參與進各類主題的展覽和活動。

4 月 7 至 9 日間, 薩默賽特宮的新翼裡將會呈現 90 多種互動遊戲,以及演講、工作坊等特別活動。從雙玩家的桌面遊戲到多玩家的互動遊戲裝置、虛擬現實遊戲,戶外活動再到實驗性的遊戲設計,人們可以參與、體驗這些由藝術家、遊戲設計師呈現的遊戲項目。

試著把這個活動看成一個關於遊戲文化的互動裝置群展,參與創作者的背景也豐富多樣——他們可能是專業的遊戲設計師,藝術家、作家或是研究學者。在這裡,遊戲的目的不僅僅是用來創造輸贏的快感,同時邀請觀者從不同的角度來觀察「遊戲」這一形式的本身。但有趣的點在於,既然都是遊戲,那就不需要那麼嚴肅。

比如 The Awkward Arcade 遊戲,由來自曼切斯特的藝術家 James Medd 設計,更像是一次對經典街機遊戲機的致敬。 Arcade 這一單詞,除了指建築學上的「拱廊」之外,還有遊戲廳的意思。

Awkward Arcade 是由 8 台傳統的遊戲機組成的實驗性遊戲廳,遊戲內容均根據上世紀 80 年代那些常見的電子遊戲所改編。「這組裝置會令人回想起那些從前設置在公共場合的遊戲機。它們通常能夠迅速地引起人們的注意,在短時間內令人投入全部的關注力。」 Medd 在遊戲介紹中寫道。

兒童繪本作家 Vivian Schwarz 將會為 Now Play This 專門創作一個遊戲 Restless Spirit Projector。目前,她還沒有在自己的博客上透露更多細節。街頭藝術家 Aïda Gómez 則在一整個房間的四面牆上寫滿了字母,作為一個輕鬆的「找單詞」遊戲:Joy is Here。

作為 Now Play This 的延續展覽,為期一個月的 Game Changer 則更關注於展示遊戲發展的歷史。展覽將展示設計師和藝術家是如何用想像力和最新的技術來改造三種經典的遊戲形式的——撞球遊戲、國際象棋遊戲和迷宮遊戲。

包括來自紐約的概念藝術家 Zach Gage 設計的手機遊戲 Really Bad Chess ——它的規則和角色和正常的國際象棋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每一盤你的旗子角色都是隨機獲得的。也就是說,你有可能要用 8 個騎士、4 個主教和 3 個兵來贏的比賽。

或者,試試由 State of Play 遊戲公司推出的 Inks 彈球遊戲。在展覽上,Inks 被做成了一台和傳統彈球機一樣大小的機器,不過彈球區域由一塊顯示屏代替。美麗的界面和動畫效果讓它在去年獲得了蘋果最佳設計獎。

一份 2016 年末由尼爾森調研公司發布的報告中提到:「由於電子競技類游戲的普及度、覆蓋度和認可度的增加,遊戲的定義已經在逐漸發生變化。」暢銷書作家、遊戲設計師 Jane McGonigal 曾在一次 TED 演講中認為:「遊戲提供了一種風險較低的生存環境,在那裡,人們學習得更快,更容易團結,表現得更好。這顯然是一種我們可以再利用的資源。」

話說回來,當遊戲的功能和形式變得越來越多樣化,甚至被用來解決社會問題時,毫無目的的玩樂樂趣也應該被重新定義嗎?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Now Play Thi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