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上,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裡?」「在家,當我和我的家人在一起的時候。」這段來自北歐人的尋常對話,透著一縷明朗的暖陽,駐留在我們身邊。

在斯堪的納維亞那片冰火交融的土地上所獨有的簡約和生趣,化作家中明媚的風格設定和留藏生命間的摯愛物件,猶如一淌時間,經過自然的縫隙緩慢流淌至今。

當我們對認知中的「北歐風格」愈發熟悉,卻對這片土地和設計風格的溯源感到異常陌生。究竟是什麼造就了北歐風格的純淨、溫暖之美?

 🌿
從未凍結的時間
斯堪的納維亞的誕生

「地理學家們總是用野蠻的圖案來填充起那些還未被發現的空白區域。」在奧拉斯• 馬格努斯 1539 年繪製的《海圖》中, 斯堪的納維亞還是一片海上巨怪頻出的邊陲之境。然而沉睡近 500 年後,時間卻在漫長的白色嚴冬裡,將那裡融化為五個至愛的北歐國度:挪威、瑞典、丹麥、冰島、芬蘭、包括格陵蘭島。

或許是對時間的知遇之恩,斯堪的那維亞人在面對季節輪替,寒冷與溫暖、黑暗與光明、憂鬱與希望永無止盡的交替時,形成了特有的設計思考與生活方式。而在其中,也始終保留著對 20 世紀初誕生的現代主義和功能主義的表述和演進。隨後的兩次世界大戰,將曾經的貴族審美和大眾所需的功能結合,生產出人人買得起的產品。

20 世紀 50 年代初,斯堪的納維亞現代設計形成了一個可辨認的實體,讓人們逐漸明晰了事物應不斷延續而不是被取代的道理。如今,更是作為一種生活中的藝術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

 🌊
順其自然的流淌
何為斯堪的納維亞設計

無盡的森林蔓延在黑暗與白晝的緩慢交替裡,釋出悠遠的霧綠和灰褐,隨後被恆久的白色覆蓋。雪皚中浮現著水藍色的冰川,那是古老大地的啟蒙,隨著風,一點一滴徜入海洋,與天上的雲絮一同向峽灣蜿蜒不息,這是斯堪的納維亞的存在,時間於不經意間流露在這些自然的事物當中。

冰雪
-室內&色彩-

嚴酷的寒冬與漫長的夜色,讓北歐人的生活並不常在戶外,而是在家裡。家人的相聚是現代人的返璞歸真,為家粉刷層次豐富的原色、擺放值得信賴的物品,這一切皆化作明朗和溫暖。

在瑞典的南方森林旁,IKEA 的建立將屬於北歐記憶的老物件以現代的技術與需求轉化為新型的實用主義家居必備,自選動手組裝家具,不僅讓物品作為一種日常的存在,更成為了溫馨舒適的陪伴。

IKEA

以上世紀中葉丹麥家具設計的黃金年代為創作靈感,HAY 試圖與設計院校學子建立起旺盛的探索關係,去不斷接近新的材料、技術,將家的概念存於房屋空間裡,創造出成就完美一天的選擇。

HAY

使用對材料損耗最輕的柔和加工方式來保留住材料原始的特質,Broste Copenhagen 找到柔和的色彩與質樸的色調之間的微妙平衡。

Broste Copenhagen

森林
-材料&靈感-

安徒生童話裡茂密的森林腹地是斯堪的納維亞的文化符號,也是用來改善日常生活的永續靈感與資源。每件家居物件與自然都有著緊密的關係,在抽像或天然的形狀,堅硬和柔軟的材料間尋求著舒適與樂趣。

熱愛在林間尋找靈感,丹麥家居品牌 Bolia 挑選合適的楓木、雲杉、松木和橡木、白樺木材運用到室內裝飾中。保留樹木的特殊紋理、柔和細密的質感以及樸素的色彩,製造出帶有生命力的家居環境。

Bolia

KH Würtz 陶瓷作坊裡父子倆利用原始開采的石器做原材料,兩人手工在傳統的車輪機拉胚、並在上釉燒製時添加不穩定的元素,讓每一個器皿的肌理都飽含微妙且不可思議的偶然性。

KH Würtz

丹麥設計師 Kay Bojesen 將 31 塊木件組成人們手中童心未泯的木猴。作為丹麥人兒時的玩具,木猴身上的天然柚木油脂豐富,隨著時間發生氧化作用,逐漸散發出溫暖的金黃色。

Kay Bojesen 的木猴

iittala 將芬蘭人鍾愛的材料玻璃,採用傳統的吹製工藝,化作森林間、河岸邊的小鳥。水晶般透亮的質地與暗含的色彩,把自然編織於其中,去往生活。

iittala

光影
-燈光&設計-

短暫的夏日很快就被靜謐的秋冬暗夜包裹,時而浮動著藍綠色如風暴般魔幻的極夜浮光,會再一次進入沉寂。在創造能夠釋放暖意光明的形態和質感前,光的奧義對於斯堪的納維亞人而言,既神秘又通透。

燈具設計大師 Poul Henningsen 反複試驗照明角度和材質,他的經典作品 PH 系列吊燈始終遵循著「等角螺線」的曲線角度,在​​來回的折射與層疊漸變中化作迷人的光線。

Poul Henningsen 的 PH5 系列

丹麥設計巨匠 Verner Panton 總是將詼諧玩味的氣質注入燈具製作中,創造出 Globe 吊燈,捕捉著人們對於太空年代的聯想與憧憬,球體的冷暖層次變化細膩地完成了對光的擁抱。

Verner Panton 的 Globe 吊燈

摒棄了繁雜的細枝末節,關注簡單而純粹的線條,Lise Crawford 浪漫地將鐵製的底座穩定在底部,用木條連結著檯燈,而陶瓷燈罩則維護著亮起的燈光。

Lise Crawford 的 Wastberg 燈

椅子
-功能&思考-

追求機能性和美觀度兼備物品來改善生存環境,是從維京時代維繫至今的信念,椅子以基本簡單的結構和人類如此親密的關係,成為了一個不斷被塑造的命題,椅子也是斯堪的納維亞設計師們關注功能性的集中體現。

因為酷似小螞蟻的造型而被打趣叫做「The Ant」(螞蟻椅)。作為曲木工藝的引領者,設計大師 Arne Jacobson 用一整塊多層膠合板通過熱壓彎曲形成椅面。

Arne Jacobson 的 The Ant 螞蟻椅

「北歐設計之父」Alvar Aalto 的狹小租房經歷讓他在 1933 年設計出了 Stool 60 凳子,既是椅子,又可以用作低矮的桌子。以「L」狀呈現的彎曲凳腿,在多個凳子重疊時,會排列出幾何般的有機建築造型。

Alvar Aalto 的 Stool 60 凳子

Karuselli 椅子來自設計師 Yrjö Kukkapuro 喝伏特加醉倒在雪地裡的形狀。他將容易塑形的金屬絲放在其他椅子上,然後坐在上面,獲得了最合適的弧度。經過一整年的研究,他才將成品製作出來。

Yrjö Kukkapuro 的 Karuselli 椅子

Hans J.Wegner 的 Y 椅

因椅背特殊的 Y 字背板得名「Y 椅」,丹麥設計師 Hans J.Wegner 受到中國傳統明式圈椅的啟發,賦予了背脊更舒適的支撐。每張椅面需要長達 120 公尺的天然紙纖,靠工匠全手工編制而成。

文章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