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來到唱片店,放眼望去,架上周杰倫、五月天、蔡依林、王力宏、SHE、陶喆、黃立行、林宥嘉……琳瑯滿目的唱片,充斥精彩視覺感的封面是否讓你心動地想擁有?你可知這些來自台灣,或主流或小眾的歌手,或流行或搖滾的樂隊的唱片平面設計70%都是由同一個人設計的?難以想像有這麼一個人霸占掉如此大份額的華人流行音樂重要市場。而這位非常出色的大忙人,忙著應付焦急催稿的客戶的同時,還想著擠出時間摸摸攝影,學學法文。

他叫聶永真,台灣設計界最受矚目的設計師之一。原先喜好畫畫的他學的是工業設計,因為不滿專業方向和系裡現狀而決定重考,終以榜首之姿考上商業設計系。大二時參加誠品商場文案創意比賽獲獎,以「特約文案」出道。八年前接了第一份被正式邀約的唱片封套設計案:然後一發不可收拾,唱片案子越來越多,其中包括周杰倫從《葉惠美》開始的多張專輯封套設計。

這只1977年出生的「獅子」還涉足書籍裝幀、戲劇/電影海報、文案多個領域的工作,而且均做得有聲有色。給北京世紀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設計的《京極夏彥系列作品:姑獲鳥之夏、魍魎之匣、狂骨之夢》簡體中譯本裝幀,獲選去年的全國書籍設計藝術展最佳作品,那些封面上層次繁複細膩的畫作,滲出圖形之美的毛筆書法字以及用紙工藝突出的紋理手感令讀者愛不釋手。

2009年,聶永真出版了個人作品集《Re_沒有代表作》,收錄自己七年設計生涯的近一百件重要設計作品。數種尺寸/紙質結合大玩圖書形式,正是他一貫喜好把玩材料質地的手法。2010年該書的簡體版在中國內地出版。

品嚐城市

在台中的成長生活裡,當地傳統環境有否影響了你的創作?似乎台灣發達城市的審美觀念深受日本文化的影響,到了台北後,這座開放的城市又是否賦予了你什麼不一樣的靈感呢?

還在台中的時候,尚未接觸創作或設計,高中畢業後便北上至台北讀大學、學設計,自己其實很難理出台中是否對我後來的設計之路有某種程度的影響。但台中一直都有一些很棒的地方或事件是相當具有藝術水平的,台中有很多茶館、主題餐廳、書店、藝文展演的場地等……空間的裝置跟人文訴求的概念都發揮地很好很成熟,讓人喜歡。

台灣主要城市的文化與娛樂傳播的確似乎與日本有著連動的關係,台北與東京之間的交通方便快速,所以兩地信息通常會互通更新得比其它城市更快,致「類日本」的潮流、設計與審美品味在早期一度蔚為主流傳播與認同的某種特定符碼。近幾年則比較平衡一點,國際間各城市的刊物或信息皆同時很平均或混和地在地發聲。

台北地狹人稠,氣候不定、夏季多與冬天陰冷,這樣的氣氛反而讓自己感覺到格外詩意。另一方面,因為台北是台灣的主要城市,人才濟濟,在這座城市裡常常可以認識一些來自國內外或各地天分很棒的朋友以及接觸到特別的作品,在台北二分之一以上都是中南部外地人,這個城市的文化流動與美感觀點因為「人」與「背景經驗」的關係而變得更具選擇性,這樣密集能量的刺激總能讓自己開拓眼界。

 

你和內地的出版社有過合作並因此獲得大陸這邊的獎項,那你有否來過大陸?

國、高中時候有跟爸媽返鄉探親過兩三次(爸爸是廣東人、媽媽是台灣人),幾年前跟家人去桂林玩了一趟,但目前為止一直都還沒有機會到過上海或北京。

對內地的城市面貌大半來自中外刊物及電視節目,我覺得內地最珍貴的地方是無論各城市皆保有當地具特色的文化特徵,新規劃區與舊房舍的同時並存非常地迷人,再現代化的都市都必須要兼顧老房子的保存、維護或空間的再利用,我喜歡目前這樣的面貌。

對內地視覺、藝術跟設計的認識一樣來自中外刊物以網絡上的媒體傳播(如flickr網站等),中國在前衛藝術面貌與美術創作人才上開始有自己一套獨特的氣質跟氛圍,帶著一種「冷靜」與「內爆」的美感與詩意(當然也有普通無趣設計的存在啦),Prada在2010年超現實形象黑白短片裡,以中國城市/中國人的面貌做主梗,我認為它也同時演繹出了當今中國一道正存在著的、令人注目的神秘美麗表情。

製造詩意

你為「抽象」的文學、音樂作品設計的書籍、唱片封套大部分都很喜歡用「具象」的攝影照片(比如人物、對象),是出於商業考慮,還是你個人喜歡攝影,認為這些圖像很有詩意呢?

我不太會因為商業考慮而做出連帶影響的選擇。其實為「設計物」磨合出感覺對的影像需要更多的感受與功力,即便是具象的攝影照片,若它帶有抽象的文學指射意涵,同時兼顧閱聽人(消費者)第一眼看到這個設計物的感覺層面,它便是一個高招的「美學的技術」。

圖像的原稿或本身不會生來就帶有詩意,通常要經過在美感上刻意地安排或正確的安置,才會產生特有的感覺跟詩意,我擅長用「自溺」跟「感覺」將圖文/設計作品賦予詩意,但通常在經過我這一關之前,圖像只是圖像,照片只是照片,文字就也只是文字而已。

 

你會挑案子來接嗎?剛接觸一份案子的時候,你是如何去展開設計的?

會,我會看感覺以及自己調性的合適度挑案子。就唱片來說,會看自己對該案的藝人/音樂/企劃方向有沒有感覺跟成熟的想法;就書的設計來說,會先考慮書的內容是否讓自己喜歡,出版社是否能給足夠的美感發揮空間不致干涉太多等。音樂的部份會跟企畫、攝影共同討論方向,或花時翻閱自己歷年收集的素材數據庫(雜誌、書刊、拍照、網絡)去幻想、去轉換成新的可能性;書的部份我會由出版社編輯提報給書店用的新書訊息/簡介中,找尋關係主視覺的關鍵詞——無論抽/具象,再去取得、製造合宜的視覺元素,然後花時間跟感覺去試。

 

設計書籍的難處是?

設計書籍對我而言較大的難處是面臨裝幀成本考慮時的讓步,另一個有時會出現的難處是有些出版社編輯或上層會以自己的主觀美感判斷或市場考慮,試圖要設計師修改成他們想像的輪廓,但不是每個出版社編輯或上層都能有一個好感覺去做這件事,大半時候讓步給優秀資深的設計師做負責且精準的判斷是必要的。

 

怎麼看待那些純色書皮上沒有任何圖像花紋,只有一行標題的設計呢?

這種設計對大部分的視覺設計師來說是安全好看的。我也希望我書架上所有的書都沒有圖像,只單純安靜地打上書名,對設計師來說或許這樣就夠了,但對市場或普羅大眾則不一定。這類設計必須要精準測量你的目標是誰、你想賣給誰。

另一方面,這類的書也已經太多了不是嗎?當然我相信無論設計一本簡單只上標題的書、或一本封面以圖像為主的書都需要一定的功力,要思考的是,當過多設計師太常做一樣的事,漸漸地它對於設計圈或出版市場來說,便再也不是一個多了不起的挑戰。

 

在你看來,什麼是商業化什麼是藝術化?有一個衡量的界線嗎?是不是只要大眾接受了,再藝術化的設計也是商業的,安迪沃霍爾也說過「商業藝術乃是’藝術’的下一個階段」這種話。

我覺得商業化的設計較帶有「媚俗」與「市場取向」的特質,訊息的強制露出、清楚與叫賣式的傳達、雅俗共賞的安全圖像都是偏向商業化設計的特質;藝術化的作品則建立在一個無須顧及普羅大眾訊息接收是否達到平均的概念,它可以是一種小聰明、小圈子內的特定語言,它是一種作者與風格取向,它要的是認同而不是消費。

但商業化跟藝術化並不是二元對立的,我相信介於兩者間的灰色地帶各種敏感傾向的龐大,它因應不同的社群需求跟而存在。

安迪沃霍爾的確是一個很棒的預言家, 「商業藝術」並不絕對等於「商業化」,我相信他的意思是:我們存在於這個充滿符號消費的資本主義世界中,藝術與創作的題材從當代生活中取樣,必定是不可擋的趨勢之一。

預建未來

你有這麼豐厚的音樂/書籍設計經歷,是否可以憑著相關工作量的大小來側面地評價出華語樂壇當前的狀態是否穩步發展或者處於低迷狀態?聽眾/樂迷的審美、口味是否反過來影響了音樂的發展走向和唱片公司對你的要求?

我是七年前才加入唱片設計的行列,沒有經過最大鳴大放的那個蓬勃年代。其實手上跟同業唱片的設計量一直都是穩定的,不穩定的是它的賣量。不過台灣華語唱片因中國內地市場的開拓,它還是有點生機的。另一方面,音樂/唱片在近年來逐漸成回歌手經紀事業發展的形象跳板,音樂與唱片是製造「質感」、「認同」與「歌手定位」,而經紀發展則是第二階段的要搶的「餅」。

聽眾/樂迷的審美品味是否影響到唱片公司的決策這件事,其實因唱片公司而異。有些唱片公司以保守與市場需求為上,有些唱片公司則抱以理想與創新試圖成為音樂圈內領先的標的。其實這兩種都有遇到,至少不是只存在第一種,還不會太慘。

 

你如何看待MP3這種被傳統唱片業捶罵的數碼格式,以及在世界範圍內逐漸抬頭的電子書行業呢?如果有出版方邀約你為MP3和PDF這種數字格式做視覺設計,你是否接這案子呢…….因為你對材質很喜愛啊,數字格式就喪失了這樂趣。但是可以玩flesh動態效果呢,哈哈。

世界在改變,任何東西或觀念都有存在或再更新的必要。數字格式化的視覺設計我並不會排斥,任何東西的設計都可以找得到感動的地方,我喜歡玩跟常識新的東西。自己的確很喜歡有手感的東西,當世界變得越數字,這些東西對我而言就越重要。

 

請你設想一下,50年甚至100年後的人類是通過什麼樣的媒介吸取知識和聆聽音樂的呢?

1)無形訊號:傳播物藉由空氣中特定介質(媒介)的反射(類似Wifi),傳達至感官。
2)牆:牆成為最通用的觸控互動媒介,無論是家裡、公共場所、戶外,任一道牆皆裝設了互動碰觸與影音系統,隨時提供全人類用自己的賬號登入、收信、開會、搜尋、觀看實時影音等。牆從「一道道牆」轉變成為了「一道溝通面板」。

文章出處:Goooodi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Goooodie,取自goodie一詞,意為「好極了」、「想要的東西」。 Goooodie由咖小西 (上海) 和壹萬 (北京) 共同創立於2011年5月,試圖呈現的是一種精煉後的獨立氣質, 是時裝、設計、攝影、音樂、寫作和文化的結合。 這個年輕自由的新載體,會有繁茂不止的生命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