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電影《陰間大法師》、《愛德華剪刀手》、和動畫《聖誕夜驚魂》《地獄新娘》獨樹一格的鬼才導演提姆波頓,在MoMA舉辦了他人生第一個回顧展。館內從大廳到中庭,地下室到三樓展間處處可見波頓筆下角色的蹤跡,還有佈滿黑白條紋的牆壁裝飾,讓MoMA搖身一變成為提姆波頓的黑色異想世界!

以往在大廳入口擺放著羅丹的雕塑作品「Balzac」,現在則漂浮著將近一層樓高的的「毒男孩」(Toxic Boy),一個形狀像燈泡,藍皮膚,帶著憂愁表情的氣球,讓人差點忘記這裡是現代派大師莫內、馬蒂斯或是畢卡索的家。

展覽分成兩部分:地下室的展廳陳列了完整的提姆波頓電影海報還有他的拍立得攝影作品,三樓則展出七百多份手稿、電影角色模型和短片放映。在地下展廳的入口,波頓替MoMA製作了一個30秒鐘的宣傳短片。影片中,小男孩機器人用手工打氣筒替一組氣球充氣,費了好大的勁,原本癱在地上的氣球終於飛起來變成圓滾滾的MOMA四個字母,讓人會心一笑。
走進主展覽場,觀眾得先通過一頭疵牙咧嘴怪獸的大口,而以象徵怪獸舌頭的紅地毯舖成的通道,讓人想起波頓電影「陰間大法師」中主角通往死亡之路。觀眾在這可以放慢腳步,觀賞完整「汙漬小子的世界」(World of Stain Boy) 六部動畫。紅地毯的另一頭,則是一個漆黑的空間,MoMA使用黑光技法,讓波頓的幾幅手繪圖和大型裝置作品「旋轉木馬」在黑暗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頗呼應波頓作品中陰暗幽微的風格。這個黑光空間之後才是主展間,陳列波頓的電影手稿,以及因為風格過於怪誕或故事太黑暗而沒有被執行的遺珠、策展團隊在波頓家中挖寶挖到的隨手塗鴉、著名角色如剪刀手愛德華的真人大小模型和電影道具、書籍、發表和沒有發表過的短片等。

這個由紐約現代美術館電影部門策劃的展覽,拜波頓盛名所賜,吸引許多影迷或非傳統藝術觀眾到場參觀。但是這個展覽的核心,並非著重在螢幕上的視覺呈現,而是如策展人的陳述,在於回顧波頓一路走來的創作歷程。珍貴的手稿記錄著波頓從童年一路到迪士尼動畫師以至於後期開創個人品牌風格與思想的演變。

要剖析波頓的黑色世界,便需要去追溯他在加州Burbank的童年生活。波頓在策展專刊說道:「Burbank對我來說從沒有像家的歸屬感。」。他寄情於繪圖,看恐怖電影,藉由馳騁在豐富的幻想世界中來逃避孤獨,他的內心世界豐富多彩,又極度黑暗。城鎮裡的墓園是他小時候的遊樂園。

他回憶長大之後第一次去美術館參觀:「我很驚訝美術館的氣氛跟墓園差不了多少。」如此不同於一般人對美的感受和定義,持續影響著波頓的創作。也許因為如此,他的創作充滿了大量奇特甚至怪異的角色,這些角色多是生活在平凡甚至無聊的世界裡,忍受不被了解的寂寞,但也都因為孤獨使這些角色產生一種特別的魅力。他們必須要與環境對抗,或是選擇被環境吞噬。


波頓在一個訪談中表示,美國人慣於把人分類,加上標籤–這個人愚笨、那個孩子聰明、另一個不正常等等。這樣的劃分方式,常讓被掛上標籤的人(包括他自己)感到挫折,也讓世界單調灰暗,製造很多的成長悲劇。除了剪刀手愛德華,展覽中如「汙漬小子」、「牡蠣男孩憂鬱之死」(The Melancholy Death of Oyster Boy and Other Stories) 都反映出導演這樣的世界觀。

波頓的創作主題常圍繞在小男孩(其實就是他自己)的家庭關係,小男孩的恐懼、以及小男孩的愛情。小孩子的世界永遠都比成人的大,而且存在各種奇特形狀與大小的生物,如發著藍光的食人花,和真人一般大小的水果、沒有眼睛的大嘴魚等等。

波頓作品中也不乏另類的「黑色浪漫」。在作品「食人族」中,一對穿著上班族服裝的男女,享受著互相囁咬的快樂。另一組命名為「羅密歐與茱麗葉」的作品,兩座孤獨的城市島嶼,一個在陸地邊緣,一個在海上載浮載沉,慢慢地他們發現彼此而靠近,最後兩座小島帶著幸福的微笑,飄上天空。

而波頓的動畫及電影之路則要從迪士尼說起。他最早跟迪士尼「交手」,是他青少年時期寫的繪本小書”the Giant Zlig”,展覽中展示他向迪士尼寄出的投稿信,與迪士尼的拒絕信一併陳列,讓人莞爾。不過這只是波頓和迪士尼緣份的開始。中學畢業之後,波頓領取迪士尼的獎學金,進入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繼續求學。畢業後就到迪士尼製片廠展開動畫師生涯。「在迪士尼工作後我才深切體認,那些我畫的卡通人物,並不討人喜歡。它們比較像被車輾過又復活的卡通人物。」

1983年波頓幫迪士尼製作了Hansel and Gretel 這部兒童短片。因為風格過於恐怖,在當時播出一次之後,就被高層下令凍結永遠禁播,連波頓本人也忘記這部電影的存在。要不是MoMA策展團隊努力在波頓家挖寶,這部短片恐怕現在還沒有機會問世。展覽期間觀眾可以獨家欣賞到這部作品。此外,MoMA到明年四月間都有波頓的電影放映活動以及各種講座,波頓迷可不要錯過這次重溫波頓經典的機會!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刊載於藝術收藏與設計雜誌一月號)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