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nendo 工作室通過持續不斷的新設計引起了我們的關注,也變得越來越為人所熟知。據創始人佐藤大透露,他們每年需要完成兩百多個設計項目,涉及產品、室內、形象識別系統、展覽、食物……等不同設計領域。即便如此,nendo 還是在保持自己簡潔幽默的設計風格時,用一個個別具匠心的想法驚艷著我們。

💬
Q&A | designboom X 佐藤大

Q:「nendo」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

A:nendo 就是黏土的意思,我們希望無論在工作和玩樂的場景下,都要靈活,可以改變形狀、大小……還要有趣好玩!

Q:nendo 在全球有幾個辦公室?

A:我們在米蘭和新加坡各有一個非常小的辦公室,但目前我們還是以東京為主。

nendo 工作室員工們辦公場景

Q:nendo 設計的涉獵範疇非常廣泛,我們注意到,現在有許多博物館都有興趣舉辦以「nendo」為主題的展覽?

A:是的,2015 年我們參與了米蘭設計週,今年四月我們有希望在米蘭設計週上有一個單獨展覽的機會,目前還沒確定,但是我們的確非常喜歡做展覽。在博物館做展覽是很特別的,因為觀展的觀眾很多都不知道「nendo」,但又必須通過購票才能觀看。而設計週期間,會有數千的個人與品牌參展,參展者們對設計領域都有一定的了解,並對設計感興趣,所以更容易抓住人們的注意力。

Q:我還記得很多年前你寫信給我們說,「我們迎來了在 designboom 上的第一百篇關於 nendo 的文章」,作為最多產的設計師之一,有什麼你不喜歡的工作嗎?

A:其實沒什麼不喜歡的。我們做過很多不同的設計,也並沒有局限在工業設計領域。我們剛為有近 90 年曆史的早稻田大學橄欖球隊設計了隊服(小八卦,佐藤大就是早稻田大學畢業的哦),通過調整衣服的寬度,使球員看起來更強壯。這次的設計從研究橄欖球的玩法和球員的肌肉組織出發,還想要與球隊的歷史有一定聯繫。作為隊服改造的一部分,我們也考慮到了品牌和傳播方面的需要。例如,制服背面的數字其實和他們奪冠的年份有關。

nendo 為早稻田大學橄欖球隊設計的隊服

在設計這套隊服時,我們想豐富它的功能,所以使用了新材料和 GPS,非常有科技感。我們在設計過程中追踪了試穿者的感受,當他們提出「穿著不舒服」的反饋時,我們就會立刻改進線條和材料。這樣的設計過程大約持續了六個月。同時,我們也開始和時尚品牌合作,設計了鞋子和手袋。

nendo 把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的「W」放在數字的角上

我們還和日本的電視劇合作,設計了一位設計師的一切,包括了他繪製的草圖、工作室的每一件單品和他的工作室…… 我們在這個故事中設計了一個設計師。

有多家正在進行電動汽車試驗的汽車品牌也是我們的合作對象,合作的內容包括品牌設計和概念汽車的設想。雖然聽起來有點奇怪,但是汽車領域的確需要一些來自設計師的幫助,因為我們對這個行業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最後,我們在建築領域的設計也越做越多,今年四月,我們就會結束我們的第一項公共項目,它是一個 6000 平方米的汽車站,就像一個小公園,靠近京都。裡面會有一個咖啡館、劇院舞台和小兒童遊樂場。目前它是我們最大的項目,但是我們也在同樣在進行私人住宅方面的設計。

佐藤大的辦公室

Q:你是科班出身的建築師嗎?

A:是的,起初我的身份是建築師,接著開始做設計。目前,回歸到更大規模的設計讓我感覺很自在。因為通過小規模的項目,我學習到很多東西,比如如何設計家具和其他一些室內產品,這些都能應用於大規模的設計。

Q:當你開始一個設計項目,你會選擇先獨自設想,畫些草稿等等,再和團隊分享,還是喜歡立刻和團隊進行頭腦風暴?

A:基本上,我喜歡合作,無論和我的團隊或是外部設計師合作,我都感到很愉快。2013 年第一次正式對外合作時,我就和 Luca Nichetto 合作得非常愉快。現在我們工作室也會與許多其他設計師合作。

做設計時,最初的想法對我非常重要,我認為讓他人直接加入到創作其實有點困難。所以一般第一步,我會先提出了 10 到 20 個想法,然後開始與工作室成員交流。我們會一起把這些想法縮減到 3 至 4 個,我們的合作者們也會加入他們有趣的想法。

會議室

Q:客戶會不會常常把你引導到一個新的方向?

A:其實設計過程中最有趣的部分就是這些未知因素。三宅一生曾教導我,做設計必須有一個目標,然後一步步確立達成這個目標的步驟。當項目進入不同的方向時,如果你感到不舒服,就後退一步再看看。如果方向不同,而你對此保持很輕鬆的態度,這時有人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想法,它通常會為項目增色!所以,妙就妙在你不知道結果最終會變成什麼樣。

Q:與客戶的關係會影響到你的設計方案嗎?

A:是的,我的意大利客戶教會了我去珍惜與客戶的合作關係。當你在日本工作時,常常面對客戶時必須非常有信心,堅定地讓客戶放下擔心。但在意大利,你就是家庭的一員,團隊的一員。我試圖在這點上影響我的日本客戶,學習意大利客戶這樣的想法。如果我們互相交流想法,努力保持開放態度,我們就會成為一個家庭。

Q:和日本的大型企業合作時,也能這麼做嗎?

A:我們想讓他們成為整個設計團隊中的成員。現在日本有許多大公司會把部分設計工作外包給別的設計工作室,但是他們也想讓合作更順利,更像一個團隊。也有不少日本的大型企業想要縮小規模,因為他們感覺企業正在變得僵硬和龐大。我相信,幫助日本設計業發展的一個方法就是作為團隊中的合作者去幫助他們,而不是像設計顧問一樣,這兩者完全不同。

nendo 的模型製作室

Q:你會用 3D 打印技術來製作模型?

A:是的,我們的辦公室確實有幾台這樣的機器。目前來說,我認為它不適合用來生產成品。這項技術目前真正面向的還是我們這樣的設計者,而不是消費者。我們完成設計圖後,通過 3D 打印來檢查設計是否有問題。設計師在 3D 打印方面努力的方向是,如何讓人們擁有自己的 3D 打印機,不僅操作簡單,而且能帶來許多樂趣。我們也在進行一個 3D 打印機的設計項目,最後一步是要解決如何能讓它為大規模生產服務的問題。

Q:問題還是出在最後這一步?

A:是的,沒錯。當 3D 打印成型時,它還不足以呈現給顧客。我們有一台砂光機,用於噴砂和噴漆,用來加工這些模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一個滿是工具的模型房。

Q:將來會不會開一家商店,方便人們看到並購買 nendo 所有的產品?

A:很多公司都聯繫我們開一間 nendo 的商店,但我們還不確定這對我們來說是否有意義。這像是 Tom Dixon 做的事,而不是我們做的。我們想更多地專注於實際的設計工作。生產和銷售這個部分,是我們希望能留給專業人士的。我們想做的就是你在工作室中看到的。

 

圖文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