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er Tehrani 在設計共和舉辦的「設計慶典」跨界設計展覽期間,他談了談他的設計理念及作品。

「我認為最好的建築師是從限制中產生的。」

在接受《好奇心日報》採訪時,伊朗裔美國設計師和教育家 Nader Tehrani 這樣定位建築師的角色,並進一步解釋道:「沒有限制,就沒有創新,智慧也是從這些限制中迸發出來的。」

這段回答,可以視作 Nader Tehrani 對自己在建築行業從業 30 多年的一個總結,至於他是如何在種種限制中發揮創意的例證,則可以輕鬆地從他過往的設計中找到。

比如波士頓的這間 BANQ 餐廳,使用單一且簡單的材料—木材,構築出了一個從天花板一直延伸到地面的完整結構,大波浪狀的線條在整個空間中流暢地延伸開,用水流般的動感將整座餐廳包裹在了同一種氛圍之中。

而這個用樺木膠合板製成的框架,在為空間營造出藝術效果的同時,還有極強的功能性,除了支撐起空間,還將排水系統、自動噴水滅火系統、照明及音響設備等基礎設施都隱藏在了其中。

BANQ(來源:Archdaily,攝影/John Horner)

如果是設計一棟建築,情況顯然會比室內設計更為複雜。從建築結構和室內設施的設計,到建築材料的選擇以及建造方法的考慮,每一個細節的處理,都不得不與種種限制條件(有限的預算和場地、業主及建築未來使用者的需求,以及政府的法規等等)進行博弈。

如今,在全球自然環境不斷惡化以及經濟不景氣的大背景下,大多數建築設計師開始逐漸失去依靠財大氣粗的業主打造天馬行空建築的自由,在需要精打細算、節省開支的同時,還在逐漸承擔起保護環境的新職責。

新一代的建築設計師應當如何適應新時代的需求,以及新時代的建築應該朝什麼方向發展,既是 Nader Tehrani 作為一名建築設計師在思考的問題,也是他作為一名教育家一直在探討的內容。

Nader Tehrani(來源:Cooper Union)

不過對於 Nader Tehrani 而言,在創立並運營建築設計事務所 NADAAA,且先後在哈佛任教 8 年,在麻省理工學院建築與規劃學院擔任了 4 年系主任,如今又成為了庫伯聯盟學院( The Cooper Union)查寧建築學院的院長後,探討這一問題最有趣的方式,是將他的雙重身份結合在一起,為建築設計學院設計一棟建築,並將其打造成一本實體的教科書。

墨爾本大學設計學院,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儘管完成於 2014 年,這個由 Nader Tehrani 率領 NADAAA 與墨爾本當地的建築設計事務所 John Wardle Architects 合作設計的項目,如今在他看來仍然是「最驕傲的項目之一」。

這個項目總共花費了 14 個月建成,比預計的時間提早了 4 個月,在行業內也獲得了不少肯定:在 2015 Australian Interior Design Awards 中它被評為 The Award for Public Design,美國建築師協會為其頒發了 Honor Award for Architecture,同時它還被 Green Building Council of Australia(澳大利亞綠色建築委員會) 評為了6 Star Green Star Design(六星是評價體系中的最高等級)。

墨爾本大學設計學院建築外觀(來源:Archdaily,攝影/John Horner)

建築的外觀十分特別,北面、東面和西面均用無數塊熱浸鍍鋅鋼板覆蓋,它們的排列並不規整,在有些位置特意向外突出,表面還佈滿了許多小孔。而在建築的南面,設計師摘除了這些遮蓋物,還加入了數十個密集分佈的玻璃窗,在與人造草坪相接的建築底部,還設計了一排向外傾斜的玻璃板,每一塊玻璃板的傾斜角度均不相同,它們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曲線。

建築南面外觀(來源:Archdaily,攝影/John Horner)

建築南面的玻璃板(來源:Archdaily,攝影/John Gollings)

Nader Tehrani 認為在設計的過程中,考慮「從部分到整體的關係」至關重要。這一理念在墨爾本大學設計學院的建築外觀處理上體現得最為明顯。在設計中,「部分」與「整體」,指代的不僅是建築的各個組成部分與整體建築之間的關係,也指建築與其所處的周圍環境甚至更大的全球環境之間的關係。

「我們不只是去造一棟建築,更應該去理解一棟建築所身處的生態環境,它與整個景觀、整座城市、整個區域、甚至整個地球等等更大的概念之間的關係。」Nader Tehrani 在採訪中解釋道。

這座位於墨爾本大學 Parkville 校區中部的校園建築,與海灣 Port Phillip Bay 之間的距離大約 7 千米,為了使建築更為經久耐用,所選用的材料需要有較強的、抵抗海風腐蝕的性能。防鏽蝕性能極強的熱浸鍍鋅鋼板是理想的選擇。而將這些鋼板垂直排列,覆蓋在混凝土結構之外,除了能起到裝飾建築外觀的作用,還能遮擋直射的陽光,並起到一定的隔熱作用,而為了不影響通風,在鋼板表面鑽滿小孔成了一個解決方法。

建築的南面之所以進行「裸露」處理,是因為這個方位在地處南迴歸線以南的墨爾本是背陽面,沒有陽光直射,溫度相對較低、光線也相對較弱。大面積使用通透性較好的玻璃,能夠改善室內採光,與建築其他立面使用熱浸鍍鋅鋼板進行遮陽、隔熱一樣,能節省對能源的消耗。

位於地下的閱覽室(來源:Archdaily,攝影/John Horner)

室內設計也充分考慮了節能的特性。地下一層閱覽室的採光,得益於建築南面底部一排玻璃板的設計,自然光的補充可以減少電能的消耗。而地面以上的五層空間,則採取了天井式的設計,因而與大多數教學樓所採取的、將教室等功能區分設在狹長走廊兩側的設計不同,展覽區、自習區、教室和辦公室等設施環繞著天井分佈在四周。自然光可以透過建築頂部的玻璃板,順著方格天花板的膠合板沿壁傾斜的方向,柔和地照進室內。

而為了提高空間的利用率,在天井的中部,設計師加入了一處與天花板相接卻懸在地面之上的塔狀結構,在其內部設置了三間工作坊。覆蓋在這一結構外部的膠合板表面,佈滿了小孔,距離地面越近,分佈得越為緊密,而在這一結構的底部則分佈了數十塊垂直排列的木板;這一系列設計,是為了吸收空曠空間中的噪音,解決因天井的設置而產生的回音問題。

除了充分利用自然光,從屋頂採集的雨水也沒被浪費,它們能被輸送到位於地下室的一個容量為 75 萬升的儲水裝置中,之後再從那裡輸送到建築內部的洗手間,以及建築之外的草坪和花園的灌溉系統中。

在整個空間中,設計團隊還安裝了許多感應器,可以系統地檢測空間中的能源使用、碳排放量、濕度、氣溫、空氣質量等,蒐集的數據會顯示在置於建築底層的一塊大顯示屏上。

而為了滿足墨爾本大學設計學院的教學需求,建築內部的許多結構都未做粉飾,直接裸露在空氣中,方便學生們了解建築的結構。在建造的過程中,整座建築的施工現場則直接變為了教學現場,還舉辦了一系列導覽活動,讓學生們了解這棟建築是如何建成的。

除了充分考慮了 Nader Tehrani 所提的「部分到整體」的關係、使整座建築實現節能環保且具備設計感之外,建築的建造過程也很高效。「我們當時意識到,如果考慮得聰明且周密些,整座建築 80% 的部分是可以在工地之外完成的。」Nader Tehrani 回憶道。

熱浸鍍鋅鋼板、混凝土結構、玻璃板、膠合板等部分,都是預先在工廠中生產,後用卡車運送到施工現場再進行裝配的。這種預製造樓的方式,在我們之前曾做過介紹的紐約 Carmel Place 公寓中也得到過運用;這樣做不僅可以節約時間,降低天氣變化等因素對建造過程的影響,使工廠的預製件製作與工地現場的樓房搭建同時展開,也能更好地估計所需材料的數量,減少資源浪費。「這是這個項目之所以能提前完成並低於預算的原因。」Nader Tehrani 在採訪中說。

而對於這座位於校園中心區域的建築,這種特殊的建造方式,還能減少建材在施工現場的堆放,將建築施工對校園正常活動的影響進一步降低。

這種在 Nader Tehrani 看來是「將流水線生產運用在建築建造中」的方法,在過去的建築設計中,並沒有得到充分的運用。這不僅關乎技術的發展水平,還關乎建築師在一棟建築背後的思考力,Nader Tehrani 認為,設計一棟建築重要的不一定是它最後的樣子,「而是它是如何被建造出來的」。

就像預製房技術的運用一樣,隨著科技的進步,建築行業的許多方面都受到了影響。GPS 和 GIS 等技術被運用到了城市規劃中,設計一座城市,不再是傳統地劃定街道與不同的功能地塊,而是與時下流行的大數據相關聯。而具體到一棟棟建築的設計中,計算機技術不僅影響了繪圖、建模的過程,還改變了環境與人的關係,智能係統的出現,使人們與周圍的環境的互動有了可能。

在 Nader Tehrani 看來,這一切給了年輕建築師許多機會,他們能夠利用互聯網技術更快地獲取信息,也能在前人打造的基礎上實現更多的創新。獲取和掌握最新的知識與技術,對於年輕建築師而言已不是什麼難事;與之相比更為緊要的事,反而是正確理解自己的職業。

他說:「最最基礎的部分,是你不能去做有害世界的事情,此外,你還得有抱負去推動這個世界的進步。」同時,他認為:「建築師是與社會契約相連的,我們不僅是在建造一座建築,我們也是在搭建與觀眾們的聯繫,這裡的觀眾不僅僅是人類,也指我們周圍更大的生態環境。」墨爾本大學設計學院等生態建築的誕生,實質上是這些思想基礎與具體的知識、技術結合的產物。

而在如今互聯網將世界聯繫得更為緊密的大環境下,在不同的文化與學科背景下進行交流,在他看來,也是建築師必須掌握的一項能力。在 Cooper Union,Nader Tehrani 嘗試更好地建立建築設計與工程、藝術等不同學科之間的關係:「我的一個目標就是能讓 Cooper Union 成為一個中介,讓不同的角色都能更好地扮演自己。」

「建築學本身就是一種思考方式」,Nader Tehrani 認為建築師的職責在未來也不一定局限於建築設計,如今就有不少建築師利用所學前往矽谷從事開發軟件,或者轉型成為了出色的工程師。

「以後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我們是不知道的。」他說,「我覺得最好的建築教育,不只是訓練你習得專業技能,而應該是讓你準備好擁抱不確定性,以及學習如何讓你自己去適應不同的環境與傾聽不同的文化。這樣你才可以在不同的條件下進行創新。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你不知道自己會去做怎樣的設計,但是你不會害怕去做研究和探索。」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Nader Tehrani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