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發展到這個程度,才有我們這個品牌

TOPYS:你剛說到責任感,但是這個點和用戶的需求是否好平衡呢,比如有些非法木材其實是很受歡迎的。

趙:在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做家具之前,中國用非法木材的比例是很高的,包括東南亞、非洲的木材,各種號稱是紅木的木材的比例是非常高的,因為熱帶木材性能更好,顏色更深,更具投資價值,而且它確實是越來越少。所以從生產者的成本方面去推,他們就會努力尋找這樣的木材,通過非法渠道運進來。

成本很低,性能又好,性價比就很高。而合法木材對於消費者來說性價比較低,沒有升值空間,又是淺色系,性能跟紅木確實沒法相比。但是我們不想走老路去滿足一些普通消費者,我們想創造一種新的生活理念。

TOPYS:那你希望木智工坊的品牌形像是什麼樣呢?

趙:這跟我個人的喜好有關係。最重要它是很實在的,不會有謊言。我們不願意做那些大部分品牌商都在做的事情,比如去申請各種認證,僅僅是拿來促進自己的銷售。我們想做真的有用的事情,也希望是透明化的、很真誠的

我們不會說自己全部是無甲醛的產品,也不會強調自己是全實木——我們當然是全實木的產品,但是我不會拿這個作為賣點,因為站在全社會的角度去看,這樣賣點的宣傳是一個純粹的商業行為,不負責任的行為。比如我們現在不做油漆的東西,因為油漆的物品在使用的過程中,有40%的物質都揮發到空氣中去,這些有毒的物質最終流入到江河湖海,全部都靠我們的環境吸收掉。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用原生態的植物會好很多。

image © 木智工坊工作室/杭州

TOPYS:有沒有想過讓大家通過更簡單的方法去了解你的這些理念?

趙:有想過,我覺得用文字會比較好吧,所以我在準備寫文章,然後把我們的東西都解剖出來給別人看。

TOPYS:大家都很關注你微博上的宣傳,如果可以堅持投入一些,那麼你已經在培育一大批讀者,他們看木智工坊的東西久了,自然就會跟著你的理念走,我認為這是一個比較好的品牌思考和品牌溝通的方式。

趙:我之前寫過一篇《對非法木材說不》的文章,我覺得有些人可能已經有這樣的價值觀了,但是他沒有表達出來,我寫出來,大家從法律或道德層面來討論這件事情,才會有影響力。

現在很多明星在宣傳反對象牙消費,但是普通老百姓的消費多在木材,中國有一半的木材都是非法木材,所以不同價值觀會遭到批判的可能性和影響也就更大,這也就意味著對於社會進步的作用更大,如果連木頭的消費都會在乎的話,更不用說象牙、鑽石的消費。

TOPYS:互聯網對你的品牌建設的影響是怎麼樣的?

趙:就是因為互聯網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才會有我們這個品牌出來的。現在獨立的品牌那麼多,因為傳播的門檻比較低了,大家才都有比較多的生存空間,我們算是抓住了現在這個時代的機會吧。

 

來吧,改變世界!

和趙雷這些年輕的創業者聊天,你會發現,80後已經實實在在把社會責任扛在了肩頭。他們對傳統行業的涉足,帶來的不只是新鮮血液,他們更要追問這血液裡的道德成分,正如趙雷所說「不想跟他們(父輩)的價值觀妥協」。

無論源自相對無憂的物質,或是更為充沛的精神自由,願趙雷們的學識、視野和責任感,能讓他們熱愛的各種行業,注入一些嶄新的精神,並讓行業從此改變。

 

感謝趙雷接受TOPYS的專訪。

 

文章出處: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topys

作為中國成立最早、最受歡迎的創意垂直網站,自2003 年成立以來,TOPYS以“Open Your Mind” 為宗旨,始終專注在全球創意、藝術、人文領域尋找最有質感的聲音。15年來,TOPYS專訪了百餘位全球頂級創意人,原創文章內容超過30000 篇,累計為超過百萬用戶提供了超過10 億次的閱讀機會。 未來,我們立志打造一個呼應當下商業環境、多元完備的全球頂尖創意內容平台,期待在頂級創意團隊和讀者、企業之間,架構更好的溝通、互動甚至合作的橋樑,賦予人及企業以最大價值及最高境界的成長。 我們相信,觀念變革的力量和思維方式的根本改變催生著一個全新的經濟型態正在形成:以創意經濟、美學經濟、教育體驗經濟、博物館經濟為核心內容,以激發創造力為目標,尊重人、發展人、成就人的全新經濟型態,一個創意的中國(from Made in China to Create in China),正在到來的路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