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錘子手機面臨產能嚴重不足和資金鍊問題時,在發布會光芒四射的工匠精神和情懷販賣,一時間也開始承受異樣的眼光和更嚴苛的拷問。

木智工坊,從這個名字,就能感受到他的工匠氣息,那麼,這樣不同領域、不同規模的工匠精神,能否有一個更安靜和自在的存在呢?

趙雷,畢業於清華大學建築學院的80 後年輕人,曾經從事建築設計工作4 年。2010 年在杭州創建了「木智工坊」原創家具品牌。

image © 木智工坊工作室/杭州

 

我覺得我自己的體驗是最真實的

TOPYS:你之前從事建築行業的,後來為什麼離開呢,你痛恨那個行業嗎?

趙:我不痛恨建築行業,只是我不喜歡做服務業,建築在中國還是屬於服務業的,就是誰出錢,就得陪他跳舞一樣。如果習慣了就無所謂,但是我不習慣啊。就拿做家具來說,我們也不做定製家具,雖然也有客戶要求,但我們是想自己做好的家具設計,讓客戶來挑選我們的產品就好,而不是按照客戶的要求去做家具。

TOPYS:讓對你而言,從建築到家具設計的跨度大嗎?

趙:據我觀察,國外的建築師做家具設計的非常多且很普遍,國外的家具品牌會和很多設計師合作,國外的消費者都買一個一個的單品,最後成為自己的一個系列。中國是一個設計師把很多產品都設計了,中國消費者喜歡買成套的家具。我覺得這是對消費和市場的理解不一樣,所以中國設計師幫家具公司設計的機會就少。

技術上來說難度並不大,跨度也不會太大,但是中國建築師他們很忙,他們蓋房子都來不及,別說學這個。如果有時間的話,花一點時間學就應該沒問題。

TOPYS:那你的做事方式是怎麼樣的,會不會做一些調研,先了解客戶的期望,然後做家具?

趙:我覺得我自己的體驗是最真實的,因為我就是使用者,其他人也是使用者,但是每個人的體驗都不一樣。想用調研的辦法找出最核心的使用問題是很困難的,所以憑藉直覺,我覺得自己用得滿意就可以代表一部分人群了。

TOPYS:嗯,有時候調研會出現一些很奇怪的聲音,擾亂你現在所做的事情。

趙:是的,比如關於產品開發方向,客戶可能會有很多意見和建議,但是實際上他本身想要的他說不出來,當有關聯幫助他想的時候,他才能說出來。

TOPYS:「木智工坊」為什麼選擇木?

趙:因為做木頭門檻是最低的。木頭這個材料很方便入手,並且它的市場需求空間還是比較大的。另外,我自己還是很喜歡木材的,除了實木,也有一些板材、膠合板。

TOPYS:介紹一下你們目前的產品線?

趙:現在產品編號到二十一了,今年預計添加到三十多件,大部分都是客廳和臥室的家居。民用的所有家居我們基本上都會做,不過塑料、金屬的東西都沒有,主要是做木頭。

image © 木智工坊2014年部分產品系列組圖

TOPYS:那你是怎樣去學習這些關於家具、木頭的知識呢?

趙:要邊看邊想的,我自己有一套學習設計的方法論,我是用一種建築的方法來看家具,比如我偏重於節點、構造,這是我學習建築的優勢吧,可能學家具設計出身的和我關注的點和想法都不一樣。

我做建築的時候關心這個建築是怎麼蓋起來的,學家具的時候就會很在乎它是怎麼做出來的,安裝出來的,這都是一種構造邏輯。包括你看中國傳統的木建築,並不是先有形式,而是構造為先,比如柱子、梁,後來發明了斗拱。

斗拱並不是藝術家畫的圖,而是工匠發現這樣的方法可以解決構造問題,他才發明這樣的構造。但是如果你把它當作一種符號,沒有這樣的背景需求,這就是一種很圖像化的設計,家具設計院校可能會比較願意做這樣的設計,他們認為傳統是一種符號,但是從內部邏輯出發的話,就是把表面忽略,只看內部的結構。

TOPYS:其實多數普通消費者只理解到設計的表面。

趙:嗯,這就好比大家看莎士比亞的舞台劇,普通人只看劇情,深入一點的人會看它批判的東西,再入行一點的人會去看它的文本結構。好的作品它都是有多層結構的,普通消費者只看最淺的一層就可以了,你沒有必要說讓他全部都看到,當然我們希望看到的越深入越好。

 

先做價值觀,其次才是商業上的成功

TOPYS:木智工坊是因為你個人的濃厚興趣誕生的工作室,那是不是說主要的設計還是你在做,或者你對他們的風格上有很強的控制?

趙:我們的家具都是按照一個系列出現的,目前這個系列的設計是按照我的想法做的,所以還是我把關。但是後來我們有設計師加入,也有新的開發方向,我就會讓設計師自己去想,設計師能力也都很強,所以我只管大的方向。

TOPYS:你現在找的設計師大概都是什麼方向的?

趙:我們全職的是一個設計總監,其他都是實習生,大部分是家具專業的。我很在乎員工的動手能力,如果你說一個人做出來的東西很有哲學思想——這個我們不在乎,因為家具必須是很實用的東西。

image © 木智工坊製作過程圖/杭州

TOPYS:有沒有準備做一些小的裝飾的木器?

趙:還沒有開始,我們的大件還沒有做完,比如衣櫃、餐邊櫃,今年準備先補齊這些大件。另外我自己個人來講比較喜歡大的東西,因為小件物品在商業上來講屬於比較情緒的生活化的東西,但是我們關注的是比較大的問題,比如平板包裝。你看我們現在坐的這個木頭沙發其實是可以拆裝的結構——可以拆裝的沙發,我反正目前在國內還沒有見過。

其實做拆裝,對於客戶體驗是沒有好處的,包括工藝上也很複雜,售後也很複雜,但是我們會一直堅持做這個,因為從社會的角度來說,我做這個可以降低運輸的能耗,為社會節約能源,如果整個行業都可以按照我們這個思路做,或者我們能夠起到一個代表的作用——家具運輸所耗費的能源真的很多。

TOPYS:宜家也是自己 DIY,但有的時候我們自己搞不定。

趙:那是設計的問題,我們的產品我們都會親自組裝,如果組裝的時候想需要很多技巧的話,我們就不會做了。比如我們現在在做的衣櫃挑戰就很大,市場上沒有要客戶自己組裝的衣櫃,我們做的2.2米的衣櫃,仍然要求客戶自己裝。雖然麻煩,但是這樣可以省掉很多運費,家具業所消耗的能源真的很厲害。

image © 木智工坊床架平板包裝 /床架示意圖

TOPYS:你們是代銷店的銷售方式還是什麼形式?

趙:其實我們是沒有代銷店的,有很多商戶想做我們的代銷店,但是就算給到所有的利潤,他們也會不滿足的——因為實體店的利潤要求很高,運營成本要求也相對高。

TOPYS:成本方面如何?

趙:定價上,成本構成最大的一塊是工廠的出廠價的成本,另外還有運輸成本,售後成本,產品損耗率,倉儲的管理成本,員工的成本。

這之中僅僅工廠的成本就佔去了將近40%左右,相比那些國際大品牌的化妝品、包包,他們的出廠成本只佔3%,不會超過10%。在實體店你是找不到我們這樣的產品這樣的定價的,除非特價的一些。

TOPYS:現在購買你們產品的大概都是一些什麼樣職業/年齡的人呢?

趙:都是比較年輕化一點的,年齡大都是30—40 之間,新買房的客戶。

image ©  木智工坊梳妝台

TOPYS:從你原來的興趣到後來作為一個事業,包括加入新的人一起做,那麼在轉變的過程中,你認為最難的部分是什麼呢?

趙:市場上有很多誘惑,很多公司發展的很快,我們是規模很小的,甚至對於很多公司來說,這個規模小得就像沒有一樣。但是你發現他們的品牌有核心競爭力嗎?他們有改變什麼東西嗎?所以我覺得要和他們做的不一樣,我自己是懷著年輕人想要改變一些父輩價值觀的想法——我很反對我的父親,我爸每次去家具市場,他會對那些紅木很有興趣,他身邊的那些有錢人都是用紅木,那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他的價值觀你改變不了,但我也不想跟他們的價值觀妥協。我們公司也是一樣的,如果我們和其他那些追求規模的公司做的一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中國的問題是沒有品牌,而品牌就是你的價值觀——我自己是這樣理解的,但是至少我對中國的公司都沒有太多的好感,他們追求商業上的成功,但是沒太多意義,在我看來,先要做價值觀,其次才是商業上的成功。小和大不是根本問題,只不過規模大你可以做的更加有影響力

TOPYS:我們發現很多的獨立產品他們也希望改變消費者的消費習慣,改變社會,但是在獨立售賣的過程當中,他的理想化和現實的實際結果之間還是非常需要做一個平衡的,畢竟消費者的喜好和市場的引導不 ​​是一天兩天就能挖掘出來的。

趙:其實有一些獨立品牌真的會遇到這樣的問題,非常艱辛,影響力和預期會有差距,但是木智工坊還沒有這樣的艱辛的感覺。另外我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平衡感很強的人,我並不注重個人化的表達,所以我本人就代表一種大眾需求。我們的產品從市場接受度來說一直都沒有問題,反而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只不過我們的供應鍊和產品開發的進度比較慢,但這不是因為找不到市場方向。

TOPYS:這麼看來,木智工坊是一個很平民的設計品牌,你覺得產品設計的來源是你喜歡的事情嗎?

趙:是的,這可能跟我自己的的性格有關,我覺得人不需要那麼多知識,有一些生活體驗就可以很快適應地球上的生活,它應該很單純——所以你為什麼要為了拔高自己給它增加很多理解上的障礙呢,我們的東西真的很簡單,材料、工藝、組裝的一些方法,還有形式,我們從來不說那些跟歷史有關的事情,不說元素來自於一些很少見的東西,我們認為家具就是日常生活所用的​​物品,它不是一個藝術品,它不需要深度的解讀,只要有社會經驗就可以了。

TOPYS:你認為木智工坊的發展方向是什麼?

趙:對於一個公司來說,無非是往大還是往強裡做。我們很在乎強的這一面,也很在乎我們的理念的表達,我們堅決想要改變這個市場,而不是說迎合它。客戶有很多喜好,但是我們一直堅持自己的整體理念,在這個的基礎之上才是去討論如何讓商品暢銷,如何把市場做得更大。

TOPYS:你有沒有最欣賞的品牌?

趙:無印良品肯定是很欣賞的,我最近還比較喜歡的一個公司是小米。首先和其他同樣做手機的公司比,它的款式最少,要做的少就要做到最好,很多款的時候其實是一種商業驅動——工匠精神是如果做就要做到最好。

現在社會追求的是和消費者快速的聯繫,我認為未來社會也會是這樣的,這樣商家和消費者也就不會再是廣告的奴隸了。小米的手機減少和消費者之間溝通的障礙,直接就可以和消費者接觸。做廣告的都知道,廣告總是和身份聯繫在一起,但是我希望一件產品就是產品本身,和其它的毫無關係,也不要產生任何联想。從做品牌的角度來說,小米公司的做法我比較認可。

 

文章出處: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topys

作為中國成立最早、最受歡迎的創意垂直網站,自2003 年成立以來,TOPYS以“Open Your Mind” 為宗旨,始終專注在全球創意、藝術、人文領域尋找最有質感的聲音。15年來,TOPYS專訪了百餘位全球頂級創意人,原創文章內容超過30000 篇,累計為超過百萬用戶提供了超過10 億次的閱讀機會。 未來,我們立志打造一個呼應當下商業環境、多元完備的全球頂尖創意內容平台,期待在頂級創意團隊和讀者、企業之間,架構更好的溝通、互動甚至合作的橋樑,賦予人及企業以最大價值及最高境界的成長。 我們相信,觀念變革的力量和思維方式的根本改變催生著一個全新的經濟型態正在形成:以創意經濟、美學經濟、教育體驗經濟、博物館經濟為核心內容,以激發創造力為目標,尊重人、發展人、成就人的全新經濟型態,一個創意的中國(from Made in China to Create in China),正在到來的路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