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小鵬,1987年出生於江西,專業學的是油畫;現在上海工作生活,以攝影和畫畫為主要創作。今年被我們選入Goooodie的第一本攝影合集《館子》。小鵬的照片雖然粗暴直接,卻不乏細膩的觀點。這次未發表過的有關家人的系列,著實和他別的照片有所相異,或許是其中的溫情太濃使然。

以下是Goooodie最近對他做的採訪。














 

看你畫的漫畫,讓我覺得作者是一個相當注意細節的人,而且很善於挖掘日常生活中的樂趣。但怎麼看都不像是個潮流雜誌編輯,那些內容和時尚無關。
我骨子裡沒有那種製造迷幻或是美妙的氣質,我習慣從自己最普通的生活裡找畫面。不像個潮流編輯?那就對了,我討厭自己像個潮流編輯,或者我現在沒有試圖讓自己打扮成像“某一類”,或者讓自己的畫和攝影變成像某一類。

你覺得自己畫畫好還是拍照好?
當我用其中的任何一種表現方式做出想要的東西那一會兒,我就覺得自己自己那一項原來幹的真好,一般只是一會兒,我一般不會喜歡自己的東西很久。

相比漫畫的故事性,是什麼決定你拍下一張相片的?
我覺得照片和畫這倆在內容承載上是不一樣的,至少在我現階段理解來看。這應該是緣分,想想看在幾百分之一秒內,發生和你內心對應或撞擊到你的畫面,這是不是就叫緣分。

你會隨身攜帶相機嗎?
出門了都會在包裡塞一個,便宜的單反傳統相機,我不捨得花錢買貴的器材。

如何得到你的第一台相機的,還記得第一次拍照的情景嗎?
我買的第一台數碼相機是高中畢業時候,我哭著鬧著對我媽說了很多傷人的話才賴到手的賓得的卡片機。第一台傳統相機是三年前一個很愛我的人送給我的。我記得第一卷照片是拍了很多之前想像的畫面,有了相機之後就跟爆發了似的。結果因為我不會裝膠卷,拿去沖的時候是空白的,我和那個老闆吵了一架之後哭著去乘公交了。

攝影在你的生活中佔據怎樣的位置?
假如不拍就會丟掉生活中許許多多的畫面,多可惜啊。攝影只是我現階段“觀看”的一種方式,沒有特別要強調的,或許哪天我不再拍照了,那可能是我找到了更好的方式。

你從自己作品中收穫了什麼?
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去翻看以前的照片,我覺得這些東西堆在一起時更能夠讓我看明白我要的是什麼,然後去找那些自發感受。這應該是一點點地過濾,一點點地在找我想要的東西,這其實是一條線索。

有什麼偶像/導師人物/作品給予你靈感或促使你思考學習麼?
影響過我和給我靈感的人太多了,正面的負面的,數也數不過來。說到這個問題我第一個浮出來的大概在四年前看的國內攝影師劉立宏一本叫《尋常》的集子,拍得十分尋常,同時卻細膩生動,對我的觀看方式影響還挺大的。另外,周圍那些拍照的年輕人,我也常會關注他們的作品。

這組家庭照片的拍攝動機是什麼?
我發現我拍家人都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拍攝,而不是說像拍一個主題計劃那麼去拍。當我走進一間屋子,就會有畫面發生,完全不需要什麼情緒或者動態那些設計。看著家裡的小孩長大發育,長了喉結長了鬍鬚,爺爺會比上一次見到顯得更沒力氣,這些悄悄發生的東西對我來說很重要。

家人面對鏡頭時持有何種態度?
我自從有了相機之後就開始對著家里人拍。在我用鏡頭對著他們的那幾分鐘,我沒有看到恐懼和不信任,並且我也不需要讓他們做怎樣僵硬的動作,只是拍他們的常態。通常在拍家人的時候,我都是一邊看著鏡頭里的畫面一邊和他們聊天。我今年國慶回家時,爺爺要送別來家裡看他的小姑姑和她的丈夫,在他們到了樓下停車場時,爺爺在家裡五樓的陽台窗戶上伸著脖子看著他們上車倒車出庫,直到拐出了小區的大門。我當時看到這個畫面已經感動到不行,用很快的速度按了一張,當這張照片掃描出來顯示在屏幕上時,我覺得拍照實在太偉大了。

說說照片上的家人吧。
照片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和我曾經呆在一個屋子裡的親人,在我小學那會兒他們便分散著去了不同的城市工作,姑姑也一個個被娶走,後來只剩下爺爺奶奶。接著奶奶去世,叔叔搬出去了,姐姐結婚又組了新的家庭,這樣的一個過程有時候讓我覺得難過,所以讓我每次回家或者去到他們的家,都會覺得我這輩子有會有幾次這樣可以這麼近距離看到他們的機會。並且我發現我只對血緣關係的親人才能讓我想要拍攝,把我姑姑娶走把姐姐娶走的那些男人,我總覺得不是一家子的。

他們是如何評價你這組作品的?
好幾次我和爺爺說我要幫他拍肖像照時,他都告訴說他想要拍那種以後可以化成瓷版畫掛在家裡牆壁上的那種。上幾週還是我第一次打印出這組照片來寄給他,同時還寄了一些龍井茶。之後我打電話回去問他收到沒有,我期待他會說點什麼。他只說了“蠻好”二字,接下來就以問候結束了通話。

如果有朋友要去你家鄉住一段時間,你會如何介紹家鄉給他?
一個用摩托車代替出租車,並且人人都想提前進入小康的小城市,喜歡在江邊打著燈吃放很多辣椒的宵夜。

在生活中什麼給你樂趣,或者讓你覺得痛苦/悲傷。
應該是各種各樣的便捷吧,讓我有機會觸碰各式不同的生活形態。它們帶給我畫畫和拍照的靈感,同時又讓我無法專注在某一個創作點上。這導致你說的痛苦和悲傷還有樂趣一直在循環產生。

你未來五年內的計劃是什麼?
下個月都還沒有計劃,更別說五年了。我想是能遇到這樣那樣的人和事,努力一點多拍拍照,畫更多新的東西。賺更多錢或者是拍怎樣的東西,可能也是在過程中會出現的。

Yuan Xiaopeng, a Shanghai based photographer, was borned in 1987.

 

文章出處:Goooodi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Goooodie,取自goodie一詞,意為「好極了」、「想要的東西」。 Goooodie由咖小西 (上海) 和壹萬 (北京) 共同創立於2011年5月,試圖呈現的是一種精煉後的獨立氣質, 是時裝、設計、攝影、音樂、寫作和文化的結合。 這個年輕自由的新載體,會有繁茂不止的生命力和無限的可能性。

Related Posts